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五章 不夜城

    陈一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大量的麻醉剂让他双眼发晕,眼前尽是重影,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白色的床单和被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地下铺着白色的瓷砖,反射着清冷的光泽,隔着房门,依稀能听见门外走路的声音。这是一个小单间,白色的单人床边放着小巧的电视柜,柜台上摆着一块小屏幕,接通了电源,但还是黑的。

    此时他身上长穿着宽大的纯白色长袖,但左边靠近胸口的位置,透过白衣,有点点青色的光芒。

    陈一赤着脚,到在房门前扒拉开门上的窗口,探头瞧了瞧外面的场景,可门外边一只手把突然他的脸摁了回去。他揉了揉发酸的鼻头,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又走到电视柜前,打开屏幕下面的柜子,里面是几支装着青绿色透明液体的无针头金属注射器。

    他拿起一支,坐回床前,撸起白衣。精瘦的上身,左胸心脏处有一个青色的点。这是一个大直径弹孔一样的圆环,看起来和陈一手中的那支注射器差不多大小,旁边有一个小金属单片和他的身体紧密贴合,他把自己的大拇指按在那块金属片上,随着复杂的机械声,一根注射器弹了起来,许多青色的光趁着缝隙跑了出来。

    陈一深吸一口气,慢慢拔出了这根见底的注射器,随后便颤抖着手,迅速把手中那根满的插了进去,按住金属片固定。

    他放下衣服,长长地叹了口气,过了这么久,每次换引导液的时候自己总是会心悸。虽然这个过程不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但看着不属于自己身体的部分镶嵌在自己体内,总归是有些难受的。

    引导液,这是从废墟中捡到他的人,D博士配置出来,维持他生命体征的药液。据说,当他被发现时,他的心脏已经被一块不知名的青色碎片贯穿,本该死去,但不知为何破损的心脏处没有血液流出,他只是一直处于昏厥状态。D博士没有拔出碎片,而是将整颗心脏用生物增强机械包裹住,以调配出的引导液救活了陈一,而他也一直以这种液体生活着。

    “喂,我饿了,今天什么时候才有饭吃?”陈一站起身来朝门外大声喊了一句,似乎是在和刚刚把他摁回去的那个人说话。

    门外隔了好一会也没有人回答,陈一悻悻地挠了挠头,说:“不吃就不吃,怎么还不回话了,果然就是莫得感情啊。”

    他摇了摇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前多了个人,木槿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眸,灰色的运动服,脸上洋溢着可爱的笑容。

    “林清你怎么来了?”陈一探头看了看房间的门,视线又回到了她娇俏的脸上,小小的脑袋里大大的困惑。

    “你还不清楚吗?你在哪我就在哪啊。”林清拉起陈一修长的手。

    冰凉,柔软,心里还涌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身体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陈一胡思乱想着。

    “对了,我昨天晚上那是怎么回事?”陈一居然没有甩掉她的手臂,而是无意识的轻轻揉捏着。

    “你说的什么?”林清皱了皱秀气的眉头,有些不解。

    “没什么,就是昨天梦里的你,有点不一样,还有场景我梦到了之后的情节。”

    还没等林清回话,

    外面看门的人突然用力敲了几下门,仿佛是想把门敲垮,巨大的声音把陈一吓了一跳,接着从窗户外露出半机械化的侧脸,眼眸内隐约有电在流转。

    “七号,不要一个人大声说话,另外,D博士有事找你。”

    “仿生人就这么不懂分寸的吗?”陈一向他挥了挥拳头,但仿生人漠然的眼神让陈一颇感无趣。

    他又看向林清,林清指了指外面的人,又指了指陈一,一手抹自己的脖子,作歪头状。陈一嘴角不自觉扬了起来,他觉得林清这样子怪可爱的,想笑,但又只能憋着。

    陈一沉默着坐了一会,电视柜上的屏幕闪了起来,随后一个穿白大褂,戴着黑边圆框眼镜,面容慈祥的六七十岁老爷子出现在屏幕里。

    “咳咳,能听到吗,陈一?”D博士的嗓音柔和而舒缓。

    “在呢在呢,老爷子,有什么事吗?”陈一悄悄瞅了一眼林清,又看向屏幕,露出憨厚老实的笑容。

    D博士目睹了陈一自娱自乐般的行为,在他眼里,陈一只是悄悄把头偏向一边,对某处投出了询问的眼神,看上去像一个自导自演的话剧,根本没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你把你的行李收拾收拾,然后拿上剩下的引导液,来我这里,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真的吗,博士?我终于康复了,可以出去生活了?”陈一几乎快要忍不住自己的激动了,从苏醒到现在,他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外面世界的样子。

    老博士笑着摸了摸自己灰白的胡须,点了点头。

    “那我马上过来找您。”陈一当即转身去收拾行李,嘴里哼着过时的奇怪调调。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D博士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关闭了视频电话。

    陈一本想和林清讨论一下该带些什么,可她不知道跑哪去了,于是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带的,只用黑色的双肩背包装了几套纯色衣服,和剩下的引导液。

    他正准备打开房门,又折了回来,掀开了白色的床单,从枕头下方拿出一块老式的黑色石英手表,表面的屏幕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也听不见其中秒针走动的声音,应该是已经坏掉了。

    他慢慢把表展开,小心翼翼的把已经磨掉皮的带子扣在自己的手上,表面向内

    陈一的房间外是条砌着白色瓷砖的走廊,旁边有很多一模一样的房间,和一模一样的仿生人,他们穿着黑色的仿生作战服,腰间系着高压电击枪,双眼一动不动地向前盯着。

    陈一越过他们的视线,假装不经意往其他的房间里看去,但窗户的特殊材料注定只能让他看见一片黑暗,但有些房间里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嬉笑声忽然从后面传来,陈一扭头,发现林清又在走廊里蹦来蹦去,她路过每一个站岗的仿生人,在他们眼前扮鬼脸,略略略,慢慢走到自己的身边。

    或许是停留的时间有些久了,一些仿生人慢慢把自己的头转向陈一,空洞的眼神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想做些什么。可身边的林清又握住了她的手,烦躁的心情如潮水般褪去,他感觉自己像长了翅膀一样,连脚步都变得轻盈起来。

    他心情不错,一路小跑着走进了到达D博士办公室的电梯。

    到了博士门口时,林清松开了手,看了看门,说:“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为什么啊?”

    还没待他反应过来,身后一股力量便把他推了进去。

    听到开门声,博士从办公椅上起身,但手指还在全息影仪上指指点点,似乎很忙。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发酸的双眼,向陈一说:“坐吧。”

    陈一也不矫情,轻车熟路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把背包放在沙发旁边,一副悉听尊便的表情。

    “陈一啊,你也知道,咱们这是研究院,没有政府资金支持,也没有商人投资,现在资金紧张,养不起你们这些家伙了,你们是时候去外面见见世面了。”

    “我倒是想早点出去,之前怎么不让我走?”陈一装模作样咋了咋嘴巴,故作不满道。

    “呵呵。”D博士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避开了这个话题。

    “对了,咱们研究院和外面的一个机构有合作,你们出去后,可以帮他们做点事,说不定对你们有好处。”

    “老爷子,从视频开始你就一直说我们我们,除了我还有另外的人吗?”陈一从桌上拿起一只橘子,开始剥皮。

    “对,除了你,还有另外四个小家伙,你待会就能见到了。”

    D博士又扶了一下眼镜框,说道:“除了这些,你们还需要遵守一下保密条款,毕竟我们研究院的所有资料都是对外不公开的。”

    “条款?什么条款。”陈一正哼哧哼哧吃着橘子,突然脑子后面“当”地一响,他双眼一黑,栽了过去,手中的半只橘子咕噜滚地。

    这就是保密条款吗?陈一在晕过去的最后一刻想到了一句话。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头。

    陈一被敲昏过去后,办公室里走进两个穿着黑红作战服的人员,他们向D博士点头致意,然后一人架起陈一,另一人拿起他的双肩背包,朝办公室外走去。

    D博士回到办公桌前,看了看投影仪里的信息,思考了良久,按下了屏幕上的许可入境。

    信息:

    陈一,男,疑似十八岁,黄昏废墟中唯一存活的人,成功接受机械体改造计划。生命体征正常,性格正常,疑似患有轻微的妄想症,常常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尚未发现具有异常能力,准许入境

    陈一在巨大的嗡鸣声中醒来,他发现自己正在一架全自动军用运输机内,被绑在座椅上,机厢里只有他和对面坐着的,穿着蓝黑相间的墨镜大汉。他看到了自己胸前挂着的双肩包,微微松了一口气。

    “你们敲闷棍都这么专业的吗?”陈一想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可手正铐着沉重的抑制器。他战术后仰,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墨镜大汉闻言看向他,忽然笑了起来,古铜色的皮肤被两排洁白而整齐的大牙衬托得越发黝黑了。他伸出机械左手给陈一松绑,解开抑制器,又熟练地从上衣口袋取出一个镀金小黑盒子,从里面抽一支烟出来,接着把烟凑到左手边。

    左手指尖忽地冒出一簇蓝色的火苗,大汉点燃了烟,深吸一口,一脸满足。灰白的烟雾从嘴里涌入鼻孔,又被他吐了出来,在机厢里形成烟圈,慢慢消失不见。

    “您这一看就是老烟民了啊。”陈一感慨道。

    “少废话,你们五个人在不同的飞机上,我只负责你。我是此次行程你的负责人,你也可以叫我,冯长官。知道这次你们要去哪吗?”

    还不等陈一说什么,机厢的运输舱慢慢打开,顿时五颜六色的霓虹从外面溢了进来,他们侧方是一座由科技与灯光铸成的钢铁巨城,中心处有一坐极高的塔型建筑,它把自己的顶层藏入了云层中。城市里几乎每个建筑物都有发光的屏幕或灯管。在城市上空能听见嘈杂的声响,如同猛兽咆哮的摩托车嗡鸣声,各种音乐声,还隐隐约约有着枪声,此时正是黑夜,但城市五颜六色的光芒甚至要把这一片天照亮,城的四周全是海,望不见的海,只有一条路从海的另一边,与这座城市相连。

    陈一趴在运输舱伸出的货梯上,探出头俯瞰着这座迷离的城市,他的头发肆意地在风中飞扬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在他的脸上逡巡着,有一股诡异的感觉。

    林清也蹲在他旁边,紫发飘荡中,她朝陈一笑着。

    “你知道这是哪吗?”后面传来冯长官的声音,他走了过来站在陈一背后。

    还未等陈一说话,冯长官油光锃亮的战术皮鞋一脚踢在陈一的屁股上,把他从几百米的高度踢下了飞机。

    看着视野内极速放大的海面,陈一脑子里还回响着老冯贱兮兮的声音:

    “小子,欢迎来到不夜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