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四章 小怪兽(下)(新人求推啊!!)

    林清用买的食材做了一顿晚饭,四菜一汤,这对于几乎天天吃方便食品的陈一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而且,味道似乎比杨姐做的更好吃。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这是热腾腾的饭菜,更加可口吧。

    饭菜飘香的小公寓里,陈一在洗碗池清理,恍惚间觉得这样是不是有了点家的味道。

    林清在陈一这和他一起看电视,聊天,留到了半夜,本不善言辞的她,也逐渐打开了话闸子,和陈一相谈甚欢。

    林清这次带了自己的衣服,她洗完澡后,换上了一身灰色的运动服,隐约能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你今天也要住这里吗?”陈一眼睛有些躲闪,却又服从内心地看着刚出浴不久的运动装林清。

    “不了我今晚还有事要做。”

    陈一突然冒出来一些不好的想法,高中女生深夜独自外出,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原来他远远不够了解面前的这位同学啊。他的心莫名有些紧绷,胸口闷闷的。

    陈一挺高,站着的话,只能看见林清紫色的发旋,上面还有她还未擦干的水汽。

    他看着林清走到房门前,又看着自己伸手想要抓住林清的手臂,可他的脑袋忽然刺痛了一下,画面忽然诡异地停在了他抓住林清探向房门的左手的一瞬间,她定住不动了,好像一具雕塑。

    在陈一的眼里,这个场景像是褪色一般,先前丰富的颜色,像逆流的水,流入惨败灯光下的阴影里消失不见。他看见林清木槿色的头发慢慢变灰,一切只剩下了黑与白,像一张陈旧的褪色海报。

    他发现自己也动不了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可墙上石英钟发出的喀嚓声,还在不断侵入他的脑海中。这声音像是有一种奇怪的魔力,让他的脑海越来越昏沉,可大脑的刺痛感还在不断加剧。

    他好像被困在了这里。陈一的意识在这张褪色的纸张里不断浮沉,他无休止的挣扎,一种令人迷惑的愤怒在他的心底升起。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双眼忽然眨了一下,在视野暗下的刹那间,陈一听见了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的关门声。他又重新闻到了林清的洗发水香味,四肢似乎又能重新活动了。

    睁开眼,房间里的色彩好像又偷偷跑了出来,昏黄的灯光,彩色的电视,窗户外隐约溢进的霓虹光芒。可他的头还是一样昏沉,刺痛。

    “我这是怎么回事?”陈一掐着自己的太阳穴使劲揉着,但脑袋的昏沉刺痛还在不断加剧。他痛苦地呻吟出生,慢慢挪到自己卧室里,打开卧室的灯,勉强躺上床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他记得,自己闭上眼睛睡着的最后一刻,眼前的色彩还是充实的。

    陈一没有做梦,睡着的时候,自己仿佛处在一片深沉的黑暗中,可在一片朦胧里,黑暗的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隐隐吸引着自己,他正打算走去那边时,浑身忽然像是承载了数百斤重物一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在梦中的昏暗里迅速下沉。

    他费力的睁开眼从梦中醒来,正打算大口喘息。突然一只冰凉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陈一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发现一道娇小的人影正夸坐在自己身上,弯腰盯着自己。

    卧室不知什么时候陷入了黑暗,只能借着窗外的光看得出紫色的头发。

    林清理他很紧,仿佛微微动一下就能碰到彼此的鼻尖,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感觉她身上有一点黏糊糊的,并不温暖。

    林清幽香的吐气喷在他脸上,有点发痒。

    “嘘”她另外一只手在唇边竖起食指,眼角挂着意义不明的笑意。

    分明是晴夜,可外面突然一阵惊雷,天空在这一刻被闪电照得惨白,雷电的光,也照亮了这间卧室。

    陈一的眼睛蒙的瞪大,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他用手蹭了蹭濡湿的被单,把手伸到眼前,借着光,看清了这黑红色,散发出猩甜气息的液体。

    林清松开了捂住陈一嘴巴的,干净的手,直起上身。

    “血这”陈一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这两个字。

    房间里的电风扇忽然间吱吱呀呀地转动了起来,屋中除了血腥味还混杂了更加令人作呕的味道。房间天花板上唯一的灯泡开始时不时闪了起来。

    那是一地的干涸的黑红血迹,床沿还滴着未干涸的血液,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

    林清精致可爱的脸上沾了几滴干掉的红色污迹,脸上微微泛红,像是害羞了。看着陈一的紫色双眸里带着些玩味。

    陈一大脑一片空白,他努力用双手支起身子,想挪到床头的墙角去,仿佛狭小的空间能给他更多的安全感。但坐在他身上的林清双腿力量出奇地大,他的身体竟蚊丝不动。

    “林清你你这是干什么,你杀人了吗?”

    林清眼中的玩味更甚了。

    她又俯下身来,用还在滴着血的手抚摸着陈一恐慌的脸颊,陈一甚至能感觉到血液划过自己的脸颊滴在床上。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林清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柔软,带着点俏皮,脸上挂着恶魔般夸张的笑容。

    “你在胡说什么?”陈一活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说话都打着摆子。

    “咚”的一声,仿佛什么坚硬的东西撞在门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陈一歪头朝声音源头看去。

    卧室的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一个球一样的东西从外面滚了进来,陈一定睛看去,瞬间头皮发麻:

    这是今天遇到的楼下那位大爷的头,还淌着血,他老树皮一样的脸看着陈一,发出戏谑的笑容。

    与此同时,外面夜夜笙歌也停了下来,随后传来和大爷一模一样瘆人的笑容。陈一在他们的笑声中听到了讽刺的味道,就连深巷里的狗吠好像都在嘲笑自己。

    心里的恐惧感莫名消失了,一股烦躁感从陈一心里油然而生,笑声好像越来越大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恼羞成怒了起来,他迫切地想要外面的声音闭嘴。这时,房间的墙皮开始干裂,翻卷。风扇吱呀声越来越大,机扇攀上了铁红的锈迹,仿佛一切都在刹那间腐朽。

    可面前衣衫染血的林清忽然温柔了下来,她身上的血迹消失不见,面目也不再疯狂,就像一切还未发生一般,灰色的运动服,紫色的头发,秋潭般的眼眸。

    她看着陈一,眼中写满了怜悯。

    “你该如何从这里走出去啊,你只不过是一只可怜虫,你是旧世界的人啊,知道吗?”

    陈一似乎听见了从远处传来的隐隐吵闹声,并且越来越近。随后,一阵强烈的白光铺满了他整个视野。

    在醒来的最后一刻,他仿佛听见了林清温柔的语气。

    现在,开始逃吧!

    (第二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