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三章 小怪兽(上)

    陈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洗手间传来的哗啦淋浴声,在氤氲的雾气中,仿佛能听见温水流过身体,在地板上汇聚,流入下水道。

    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可又时不时地闪过一些带有水雾气的画面,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羞愧。

    “你不回家吗?女孩子去陌生人家不太好吧。”

    “我没有家可以回去。”

    在那个瞬间,陈一的心里像是被什么拨动了一下,不住地悸动起来。

    大不了自己睡沙发。

    这样想的他鬼使神差地把女生带回了自己家里,他现在才察觉到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陈一实在受不了如此具有诱惑力的水声了,他起身去厨房,试图用忙碌阻止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

    洗手间的水声停了下来,不一会传来开门的声音。陈一端着两桶泡好的,加有泡面肠的老坛酸菜牛肉面,在客厅看到了站在洗手间门口的女生。紫色的头发依然散发着樱花的味道,她穿着自己的白色T恤,上面有着小兔的印花,宽大的男式短袖衬托得她更加娇小,内裤,姑且是她自己在便利店买了一条新的,外穿着自己黑色的九分裤,可还是太长,她把裤脚卷了起来,露出雪白的脚踝的小脚。

    或是刚洗完澡,注视着自己的紫色眸子湿漉漉的。

    陈一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烧。他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把泡面放在桌子的两边,坐下后说:“那个,坐下吃面吧,不好意思,没有啥能好好招待你的。”

    “没有能让我住下就已经很感谢你了。”

    她在陈一对面坐下,低下头来,又挽了一下耳边垂下的发丝,和陈一一起吃起面来

    女生接过陈一递来的纸巾,低头擦了一下嘴。陈一收拾了泡面桶丢在了垃圾袋里,又倒了两杯茶。

    看着女生面前那杯茶慢慢蒸腾的雾气,他感觉女生在看自己,可是他不太好意思和她对视。

    “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陈一弱弱地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叫陈一哦。”女生看着陈一脸上的迷惑,清脆的声音里透着一点狡黠。

    “我们见过吗?”

    “谁知道呢”

    细绵的雨声里,只有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话语声,彼此的距离感逐渐消弭。

    “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回房早点休息吧,明天周一还得上课呢。”陈一把杯子拿走洗好,却发现坐在沙发上的女生脸有点微红,耳根也泛着粉红。

    他才发现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劲。

    “啊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睡我的房间,我睡客厅沙发就好了。”陈一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个,晚上不会冷吗?”

    “不要紧的,我可以盖毛毯,我也不能让客人睡沙发呀”

    陈一去自己的房间折腾了一会,抱出来一条蓝色的毛毯

    房间暗了下来,女生去了陈一房间休息,陈一定好闹钟,在沙发上躺了下来,盖好毛毯,看着时钟跳动的指针,他竭力放空自己的大脑,想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可今晚发生的事太多,太突然,他一时间难以整理好自己的思绪。

    窗外,深秋暗淡的星光洒进了房间里,灰蒙蒙的视野让陈一开始有了困意。

    他忽然觉得,今晚似乎并不寒冷,并不可怕了。或许是有人陪伴吧。

    即使或许只是抱有善意的陌生人。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呼吸逐渐舒缓下来。

    陈一熄灯的房间内,女生坐在床头,裹着还算厚实的被子,抱着膝,怀中夹着陈一画好的几张稿子,木槿色的秀发散落在抱膝的手臂上,借着星光散发出柔和的紫色。

    她偏着头,紫色的双眼始终明亮,怔怔望着窗外深黑的天空。

    就像一只迷惘的猫

    当陈一摁下闹钟起床时,他的房间门已经开了,里面并无女孩的身影,大概是离开了吧。

    客厅的桌上有一张小纸条,陈一拿起来看了一下,上面是秀气却略略潦草的字迹:

    谢谢。

    落款是林清。

    陈一皱了皱眉头,觉得这名字颇为耳熟

    到底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呢?

    高三一班的教室里,这些学生脸上都多多少少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们和自己关系好的人聊天,聊八卦,聊游戏,西红市目前紧张的氛围,似乎在这里都烟消云散。

    陈一戴着口罩坐在教室靠窗的角落,吃过在楼下老爷子店里买的早点,看着窗外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

    上课铃永远都是这样及时,中年,有地中海迹象的班主任大叔走进教室,学生们陆续都回到了座位上,但陈一的前桌还是空荡荡的。

    班主任扫过陈一在的这个方向,拿起花名册开始点名

    他点名的时候,陈一低着头在A4纸上写写画画。

    “陈一。”

    他头也不抬地答了一声到,并不理会周围看向自己的眼光,毕竟上课戴着口罩的人有理由被别人当作另类。

    “林清林清”无人应答,班主任又点了一次这个名字之后,便继续点下去了。

    原来是同学。

    陈一蓦然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空荡的前桌,他想起林清偶尔上课时,前桌紫色的头发和飘着的若有若无的樱花香味。

    她太久没来上课了,而且她在班里的存在感跟小透明一样,此前,陈一在印象中几乎没有这样的人。

    但他觉得,以她的外表,不应该在班上默默无闻。

    昨天才见过,她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学呢?

    在学校里,陈一一直都是一个人行动,他也是一个小透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连去吃午饭也是等食堂将近关门的时候才去,那时候的食堂人最少。

    自从他开始漫画家生涯之后,课堂就成了他赶稿和补觉的圣地。

    他倒是被班主任请家长过几次,不过来的人都是杨姐,毕竟他没有亲人,杨芊姑且是他入校的担保人。

    可当他考试依然能保持至少及格的时候,老师也就不管他课堂摸鱼了。至于他为什么能“不学无术”还能及格,那也多亏他梦中学完了高中的课程。

    放学后的校门口永远都是热闹而兴奋的。因为除了大人开车接小孩回家,拥有自由外出时间的学生可以约好一起逛街,喝奶茶,吃晚饭,又或者是老铁相约网吧,开黑到天色暗淡后心满意足地回家做作业看电视。

    陈一早早坐上了回家的末班地铁。实在是夜晚的红灯区附近相当于被城市遗弃般,没有任何交通工具通往那里。政府也只是以混乱为由搪塞过去,或是在晚上直接武力隔绝。

    他被这样的规定限制了夜晚。不是说红灯区没有网吧酒吧,而是他不敢进去,那是诱惑,去过后,便没有回头的方向。

    昨晚买的零食泡面还有一些,陈一在回家的路上没有停留,径直走向自己的公寓楼。他突然发现发现楼下老爷子的包点店还开着门。

    他一般不都是下午早早就关门了吗?怎么今天傍晚都还开着门。

    傍晚的光线有点暗淡,陈一站在外面,看不见店内的老爷子。他走近弯腰把头凑近黑乎乎的店里,突然碰到一团冰冷的,柔软的东西,他悚然一惊,一阵头皮发麻,连忙往后退去。

    老爷子眯着眼睛,笑着从光线暗淡的店里走出来。残存的阳光在他脸上深深的皱纹划过,刻下些许黑色的影子。

    “老爷子,这么晚了还开着店吗?”不知怎的,陈一目光有些闪躲,他不敢去看老爷子。

    “啊,已经这么晚了吗,我刚刚一直在忙着包包子,剁馅,没想到花了挺多时间。”老爷子说话还是像往常一样,带着点笑意。

    陈一觉得刚刚或许只是巧合,店里太黑了自己撞到了东西。

    “那您早点歇店休息吧,天色也不晚了。”

    陈一跟老爷子招呼了一下,便上楼去了。

    老爷子在原地站了老一会,才转身走回店,消失在昏暗里,他的指甲盖里,似乎有红色的肉沫,应该是猪肉饺子馅。

    陈一一步一步走着楼梯,他的双腿有点发颤,毕竟刚刚在漆黑的店里撞着触感如此惊悚的东西,还有老爷子的突然出现,都把他吓得不轻。

    还有老爷子走出来,为什么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陈一没有多想,他走到自己家那层楼,抬起头来,忽然停下了脚步。

    自己家的门外站着一位女生,木槿色的头发,紫色的双眸,她提着一袋食材,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地被地平线吞噬。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她收起目光,转头看向陈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