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序章 新世界

    “吃饭啦,哥哥。”

    在普通市区番茄市,某个普通公寓里,某个围着樱花色围裙的可爱普通女生手里拿着锅铲,敲了敲卧室的门。

    陈一费力地睁开双眼,“唔我马上起床”,带着初醒的慵懒对门外的妹妹说道。

    “真是的,这么大年纪还要可爱的妹妹亲自敲门。”门外的女生似乎不满地鼓着腮帮子咕噜了几声,随后便听见噔噔下楼的声音。

    陈一抓了抓自己因睡觉竖起的爆炸头型,在床上翻了一滚,又一滚。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迷糊,随后他脑袋忽然抽痛起来,想不起来还梦见了什么。

    有人说,梦,有时候很模糊,有时候却像自己的经历般记忆犹新。陈一的梦处于两者之间,清晰,却像整块拼图破碎一样,碎片化,一块一块地缺失。

    他脑子记忆有点混乱。

    看了看闹钟的时间,离上学还有一个小时,勉强能赶到。

    整理床被,洗漱,理了理爆炸的头发,他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厨房,看着在锅炉面前忙碌的娇小背影,他嘴角泛起笑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哼。”妹妹轻哼了一声,轻轻拍开放在头上的大手,指了指旁边放着的培根煎蛋和面包,转过头对陈一说:“赶紧搬去桌子上,为什么我也要跟着你这么晚去上学啊,感觉我是个照顾人的老妈子。”

    陈一坐在桌旁,接过妹妹手中盛着紫菜汤的小碗,招呼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来。这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便开始享用起早餐来。

    妹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客厅的电视,看起今早的新闻播报来。她调了几个台,又看到“今天某男团正式宣布出道并在华夏展开活动。”

    她看着陈一藏着羡慕的眼神,大眼睛咕噜噜转了转,心里偷笑起来。

    “话说,哥哥你最近知道一本叫《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的漫画吗,这本漫画在我们学校很出名”

    “咳咳咳咳”

    陈一差点被面包噎死,赶紧呼了一口汤。

    “哈哈哈你哥哥我是高中生,我可不知道有这种漫画。”

    陈一尴尬地笑了几声,心底闪过他那些因赶画稿而不眠不休,满眼血丝,上课打瞌睡的日子,有些无奈。

    没办法,他们俩无依无靠,做哥哥的,怎么也得负起责任来,养活这个家吧。幸好自己还有这么个养家糊口的本事。

    “嘿嘿,那你可不知道,这漫画挺好看,不过就是有些工口。”妹妹嘿嘿笑了几声,朝陈一挤眉弄眼的,意义不明。

    嘛也就是有亿点点少儿不宜吧。

    “那老哥你准备啥时候出道的嘞?”

    陈一眼一瞪,“你个小丫头”

    还没等他话说完,小丫头麻溜地收拾了碗筷,朝陈一做了一个怪可爱的鬼脸。

    “我吃饱啦,老哥记得收拾一下~”扔下这句话后,她就背起书包溜了。

    “唉,我也想出道啊毕竟我也不想靠画这些漫画为生。”陈一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

    他关了电视,站起身来收拾了一番,也拿起书包准备去上学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带着口罩,他也是传说中邻居家的帅小伙,口罩能为他省去不少麻烦。

    门边,他忽然想起来这个月好像自己给某经纪公司投过稿来着。他往家门口的信箱看了看,便愣住了。

    里面是一封带着BG娱乐公司标志的信封。BG公司可是当今韩国最出名的娱乐公司之一,莫非

    陈一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拆开了这封信:尊敬的陈一先生,恭喜您通过我司的选拔,请于xx日之前来我司总部报道。

    信里是一张去往韩国的机票,日期是今天。

    “芜湖~”陈一兴奋地振臂高呼。这意味着,他今后不必读书,不必画小漫画,可以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伟大梦想之中了。

    这些年来,他也存够了钱,足够妹妹安心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了。

    不过,这一去兴许是好几年吧,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老妹会寂寞吗?会想我吗?会不会有人欺负她?会不会离开这个家?

    陈一站在客厅里,手里的信封像被揉过一般出了褶皱,他有些失落,可还是一步一步,走进了自己卧室。

    当小莲别过学校的朋友,走到自家公寓门前,已经是傍晚了。

    “老哥,开门呀~”她今天心情颇为不错,清脆的声音中透着愉悦。

    敲了敲门,却没人应。

    她疑惑地偏起头,一般哥哥不是在自己之前回到家吗,今天为什么不在呀,是出去有事吗

    余光忽然瞟到信箱下掉落的一枚邮戳,带着BG的标志。

    她慢慢低下头来,站在门前许久,将要落下的夕阳散发着火红的光芒,它透过番茄市的高楼大厦,撒在那个娇小,稍显寂寞的身影上,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在陈一的卧室书桌上,有一封信,是小莲熟悉的笔迹:

    小莲,敬启:

    你哥哥我终于有被人看上的一天哈哈哈,我这个月被BG选上了,今天就要去韩国做练习生了。你就祝福哥哥一定会出道吧,等我回来给你带很多很多韩国的特产哦。

    小莲,哥哥不在的时候,你会寂寞吗?会自己做饭吃吗?不会每天都吃方便面吧,你可是在长身体呢。还有,你会被别人欺负吗?你还会记得我这个哥哥吗?你会离开这个家吗?

    其实,当我真的在离开这个家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寂寞的,如果可以带人去公司的吧,我大概还会每天托你叫我起床吧。

    小莲,我很想你

    两年后。

    “小莲小莲,哥哥马上就要出道啦!”

    “真的吗?”

    “那肯定不,等我回来,哥哥给你买了好多好多韩国特产。”

    空旷的公寓里又久违的出现了生气。

    BG娱乐公司新推出的某少年团今天携专辑正式出道小小地火了一把,同时并宣布之后主要在华夏展开活动。

    陈一戴着口罩登上了飞往华夏的飞机,在坐在窗边的位置。

    唤醒手机屏幕,他看了看手机的锁屏壁纸:他噙着笑,站在小莲的身后,弯着腰,小臂靠在她肩上,双手轻捏着小莲的脸颊,温柔地看着镜头;小莲一只手搭在陈一的手腕上,另一只手向镜头比着小剪刀,清澈如一汪潭水的双眼洋溢着幸福,她心里想着自己可爱的哥哥,开心笑了起来,那一刻,被珍藏在了陈一的手机上。

    在飞机轰隆的起飞声中,陈一闭上了双眼。他想着自己两年来每天在练习室挥洒汗水的时光,累,枯燥且乏味。他又想到昨晚给妹妹小莲打过的电话,心中慢慢浮现出那位久违的小妹妹。

    忽然,他的头像遭到钝击一般,不住地耳鸣,脑子里的记忆,场景如泡沫一样破碎成泡影,像乱码的程序,混乱不堪。甚至连妹妹小莲的面容,也开始在记忆混乱之中分崩离析。

    “不”他极力想睁开双眼,可眼皮向灌了铅一样沉重,隔绝了光明,隔绝了世界。

    陈一的眼珠在眼皮底下疯狂转动,他颤抖着的双手漫无目的地到处抓着,他想引起邻座的注意,可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他的异样。

    邻座的中年大叔看着身边坐姿正常,闭着眼不止地转眼珠的少年,摇了摇头,拿出飞机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他觉得陈一在做噩梦。

    为什么他们察觉不到呢?陈一觉得已经很用力地在求救了,但其实他的身体并未做出任何动作。

    原来是他的大脑在欺骗自己。

    无助。

    陈一在混乱的记忆里浮浮沉沉,他已经没有余力去整理其他破碎的往事了。他费力地将有关小莲的点点滴滴拼在一起,破碎了,又拼凑,反反复复。

    唯独她,不能忘记。

    不知过了多久,陈一觉得他拼了一辈子妹妹小莲的拼图,这片记忆深处的黑暗,像无底洞一般,吸引着他的心神不断沉沦。

    又一次破碎,她是我的妹妹她叫什么小她住哪里的

    她是谁我怎么看着这么熟悉。

    她的面庞将要支离破碎,陈一心里莫名生了几分绝望。

    忽然感官像潮水一样退回陈一的心底,他猛的睁开眼,正想大呼求救。

    “嘭”地一声,耳朵一热,陈一抬手摸去,一丝丝鲜血顺着手滴落在飞机的地毯上,四周传来若有若无的尖叫声,飞机侧方开了一个大窟窿。气压差引起的巨大拉扯力把飞机上的一切东西向外撕扯着。

    顾不得脑内的混乱,他用尽力量抬手戴上座椅上方弹出的呼吸器,他希望上天能给自己一个奇迹。

    忽然,他的目光透过飞机上的窟窿,看向天外,随后便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一枚难以形容大小的苍色陨石,它的表面在空气摩擦下泛着橙色的火光,陨石上像是刻了什么古怪的符号一样,它撞开灰白的云层,拉着青色的尾焰,往下方坠去。

    陈一想到了看过的科幻电影,外星飞船入侵地球时的场景,也远不如现在的震撼,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握紧座位扶手的手也无力耷拉下来。这种体型的陨石落下,在黄昏中,像是诸神的怒吼,当它与地球碰撞,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结果。

    那陨石产生了些许解体,分离了一些青色的碎片,便在摩擦中发红,但它们拖着青色的尾光四处散落。

    胸上传来一阵切割般的剧痛,陈一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胸口上正插着一块青色的碎片,那碎片诡异地与自己喷涌的鲜血融合,消失不见。

    大量出血引起的休克,陈一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我这是在做梦吗?陈一像是分不清梦与现实了,在对脑海中那名熟悉的女孩的惦记中,慢慢闭上了双眼。

    恍惚间,他看见那枚陨石拉开的青色尾焰像是拉链一般,拉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透过尾焰,他看到了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昏暗的。

    新世界。

    小莲坐在陈一的书桌边上,她早已准备好了饭菜,等待着哥哥回到这个承载了她太多快乐与幸福的家。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抬头往窗外看去,只是一瞬间,一块巨大的青色陨石与番茄市相撞,掀起的巨大冲击波占满了她的整个视野。一切在这片茫茫白光中消失殆尽,那个公寓那个女孩。

    像是一幅简笔画,在橡皮擦下一点点地被擦去,仿佛根本没有存在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