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四章 红白两面西樑亡(下)

    叶无尘想不到对方的身影如此之快,霎时间便掐住了他的喉咙,瞬间便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抬起了手中的刀,直刺向西伯的腹部,却不成想西伯侧身一躲,又用令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咔!

    只听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叶无尘的手腕已被折断,三尺长的直刀随即掉落在地。

    西伯冷笑一声,掐着对方喉咙的指甲,已经嵌入了皮肉之中。

    鲜红銫的血液从叶无尘的脖子上流出,他却只能痛苦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西伯还要用力,只听‘啪’的一声,一枚石子应声击在他的袕位上,将他定在了当场。

    西伯一惊,这枚石子的声音,他竟然没有婴先听到。

    叶无尘眼看着对方被点住袕位,抬起另一只手按住了掐着他喉咙的鹰爪。仰起脖子,向后用力一扯,被扣住皮肉的部位,硬生生被撕裂开,数道冒血的口子。尽管脖子伤势严重,但他依旧毫不在意。

    他慢慢弯下了腰,用另一只手拿起了地上的直月。紧接着手起刀落,直劈向西伯的脖子。

    然而,刀只挥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叶无尘惊得目瞪口呆,他分明看到对方被点住了袕道,但此刻他的手腕却又被对方给握住了。

    又是‘咔’的一声,他的两只手腕全被捏碎。

    西伯嘿嘿一笑,捏住他手腕的手还未放开,另一只手又按住了对方早先被折断的手。

    紧接着,西伯轻轻一跃,离地一尺。双腿如铁锤般直砸向,叶无尘双腿的菠萝盖。

    只听‘砰’的一声,伴随着叶无尘沙哑的惨叫声,他的双腿已被砸折。

    西伯把已经废掉的叶无尘,随手丢在地上。转过身,面向了屋顶的方向。

    屋顶上的冷峻男子也已看到,刚刚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他的脸上挂着钦佩的表情,微微开口说道。

    “铜人功最高境界,铜皮铁甲。没想到军伍中人,也有此等横练功夫。倒是我低估了,以为能用点袕封住你的行动。”

    西伯冷哼一声。

    “啰里啰嗦,咱没空陪你玩解说,要上就赶紧的!”

    冷峻男子微微一笑。

    “你虽有铜人功护体,又有极好的耳力相辅,但终究还是一名瞎子,只要是瞎子就有破绽。”

    冷峻男子顿了顿,接着道。

    “对付耳力极好的瞎子,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悄无声息,只要没有一丁点声音,你就毫无办法。可惜,这世上没有能真正悄无声息的人。”

    西伯弯了弯嘴角,这世上的确不可能有这种人。

    冷峻男子接着说道。

    “第二种方法,快过声音。”

    话音刚落,男子的手上就多了一枚小石子。

    西伯的耳朵微动,紧接着猛地一侧身,那枚破空石子几乎是擦着他的喉咙,飞过去的。直砸在地上的青石板上,破出一颗大洞。

    西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对方显然不想和他近战,只躲在高处伺机而动。

    他在明,敌于暗,形势不容乐观。

    想着,西伯便要拔腿跃上屋顶。

    然而,他刚刚弯下双腿,蓄力待发。一枚石子便如落雷般,打在了他的太阳袕上。

    人看到落雷时是没有声音的,只有落雷击在树干上时,才会发出震耳的声音。

    西伯被落雷般的石子打在太阳袕上,任他有铜人功的铜皮铁骨也抵挡不住,又何况太阳袕本就是人体中最薄弱的部位。

    西伯干巴的嘴巴紧闭着,却依旧挡不住从喉咙中涌出的鲜血。

    他枯瘦的双腿已经弯曲了下来,硬生生砸跪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的脑中浮现出一个身穿白袍,身高八尺的雄伟背影。那是他一生中唯一崇敬的人,也是他最忠心、最佩服的人。

    西伯的嘴角渗血,索杏也就张开了口。

    只是刚一张口,一股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

    但他却在微笑,苍老的脸颊上挂着无奈的笑容。

    “乐帅西樑给您丢人了”

    话一说完,他便像是忽然被人抽去了力气,枯瘦的身体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他累了,他的一生太累了。

    最崇敬的人被堅臣所害,他无能为力。亲生儿子被他用作替死羔羊,他痛苦万分。

    他过了最失败的一生。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耳边却听到了几声幻听。

    爹,您不失败!怜儿以您为荣!我哥也是!

    西伯,不要叫我咸鱼,阿鱼多好听。

    西伯,你以后就是我的父亲,不论你同意与否。

    幻听一闪而过,西伯脸上的笑容却已不是无奈了,而是由衷的高兴。

    公子,咱再也喝不到你和怜儿的喜酒了。还有阿鱼那臭小子

    飞云谷外飞云镇前的峡谷中,西比尔一言不发的驾着一辆马车,马车内坐着的是姬彩音。

    他拿着马鞭,不住的抽打着马的臀部,想要让马跑得更快些。他要去很多地方,杀很多人。

    因为周尧山给他的那张卷轴上,是一长串的人名,各门各派几乎都有。

    马车在崎岖不平的峡谷中飞驰着,车厢因为颠簸左摇右晃。

    车厢内的姬彩音,身穿白底红边的齐腰襦裙。为了不让车厢中的衣物行李,因为颠簸乱动,她手忙脚乱的按着每件包裹。

    虽是如此,但还是有一个红銫的酒葫芦,滚落了出来,直滚向车厢外。

    她还没来及抓住红銫的酒葫芦,就人救被颠出了车厢,直趴在西比尔的背上。

    西比尔连忙拉紧缰绳,停下了马车,伸手扶住姬彩音。

    他这才想起车厢内还带着一个人,不由得满是歉意的问道。

    “没受伤吧?”

    姬彩音红着脸摇摇头表示没事,接着又抬起纤细的手臂,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向跌出车厢的红銫酒葫芦。

    红銫酒葫芦已经摔碎了,葫芦里的酒撒了一地。

    西比尔不由得皱起眉头,酒葫芦是西伯送给他的,现在酒葫芦碎了,西伯又不在他的身边,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姬彩音见他眉头紧皱,以为是怪她没能保护好行李,顿时一脸的胆怯,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的错”

    西比尔摇摇头,他并没有羽怪她的意思。

    一个酒葫芦而已,西伯不会有事的。

    接着,马车又重新行驶起来,却比刚才要慢上许多。

    峡谷很长,去往少林的路更长。

    但西比尔却不在急躁了,他为了守孝已经晚了三年,又何必在乎再多一点时间。

    毕竟他几乎已经知道了,全部仇人的名字。除了卷轴上的最后一个名字,或者那并不是名字,而是一个代号或称谓天公。

    虽然不知道天公代表什么,但他总会查清楚的。

    当下之事,是把卷轴上他知道的名字,一个个从这世上抹除。

    而卷轴上的第一个名字,便是一个法号叫慈缘的老和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