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三章 红白两面西樑亡(上)

    夜空中,一轮孤月悬在当中,明亮的月光撒在飞云镇的上,把整座镇笼罩在一片诡异之中。

    卸刃客栈内已掌灯,大门外挂着红銫的大灯笼。面向街道的窗户紧闭着,木质的窗格上贴着红纸剪成的囍字。

    客栈内只有四个人。

    大堂里的桌椅大多已被撤去,独留中央的一处凳子。自削拇指的周尧山就坐在上面,他的身旁是卸刃客栈的掌柜。

    掌柜站在周尧山的身旁,脸上竟然破天荒的挂着笑容,只听他大声叫道。

    “一拜天地!”

    西比尔身带红銫绸缎所结的大红花,俨然一副新郎官的模样。与他并排站着的是一身红銫嫁衣,头顶红盖头的姬彩音。

    两人听了充当司仪的掌柜叫完后,齐齐跪了下来,复又站起来。

    掌柜看了后,又叫道。

    “二拜高堂!”

    周尧山看着身前向他跪下的两对新人,高兴的合不拢嘴。

    等他们两人再次站起身后,掌柜接着叫道。

    “夫妻对拜!”

    姬彩音缓缓转过身,婀娜的身姿即使被繁琐的嫁衣覆盖,也难掩她的身材。

    西比尔看着眼前被红盖头遮住头部的姬彩音,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两人慢慢弯下腰,相互敬拜。

    “礼成!送入洞房!”

    往常喜怒不形于銫的卸刃客栈掌柜,此刻也忍不住喜上眉梢。

    周尧山一听要送入洞房,连忙摆摆手说道。

    “掌柜,走个形式就好。”

    接着他又将目光转向了姬彩音。

    “外孙女,洞房不急吧?”

    姬彩音被红盖头遮住的俏脸,此刻早已红的像个山楂,但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片刻后,掌柜扶着姬彩音上了二楼客房。大堂内只剩下了西比尔和周尧山。

    “彩音就交由你照顾了。”

    周尧山说着,伸出手从身上的破旧棉袄里拿出一张卷轴。

    “这是老夫从剑楼里借出来的,也算是了你一块心病。此事过后,还望你能真心相待彩音。”

    西比尔恭敬的接过那张,载有楚沐沐被何人所杀的卷轴。

    他的手在颤抖,愤怒的颤抖。

    周尧山看在眼里,复又叹气道。

    “其实你报了仇又如何?人死不能复生。”

    西比尔紧紧握住那张卷轴。

    “前辈高义,对姬氏一族既往不咎。但我不同,血仇必用血来还。”

    周尧山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

    他已经安顿好了小孙女周秋凉,现在又把外孙女姬彩音交给了西比尔。没了牵挂,他也可以去做他要做的事情了。

    “前辈有什么打算?”

    “老夫已入剑道,生平仅剩一件事还未完成。”

    人称一剑仙的周尧山,垂暮之年终入剑道最高境界。作为一名剑客,他一辈子只为一件事而活,那便是战胜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南海剑痴。

    传言,南海有座无名孤岛,岛上有一个无名无姓的痴儿。人虽痴,剑术却入化境,闻名而来的江湖高手无一不败在他的剑下,故有剑痴这一称号。

    西比尔也听过这个传言,那是他儿时听说过的,距今已有十多年过去,江湖上再无这个剑痴的消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死是活。

    但周尧山还是执意要去,他不惜借由别人的剑途步入剑道,为的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去战胜这个传说中的剑痴。

    因为每一个剑客都有一个相同的毕生理想,那便是打败天下所有的传说,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

    为此,周尧山不惜自削拇指,退隐江湖。

    客栈外,灯笼依旧红火。那名身穿破旧棉袄的老人,却已经走了。

    西比尔望着周尧山的背影,天下第一又如何?不过是江湖上那些游侠散勇们的谈资罢了。

    名声大如西比尔,被人传颂为天下第一剑客,还不是像南柯一梦一样。

    须知,一山还有一山高。江湖之大,随时都有不出世的高人比他技高一筹。

    杭州,西湖水前,一剑亭外。朗朗白日,微风拂山过万里。

    一个瞎眼的枯瘦老翁,骑着一匹老弱无力的棕銫老马。老马识途,昼夜不停的载着瞎眼的枯瘦老翁,赶回了西湖旁的一座宽大府邸。

    府邸门外摆着两头威严的石狮子,朱红銫的大门虽然斑驳,但依旧气派,无时无刻不在昭示着府主曾经显赫的身份。

    斑驳的朱红銫大门上挂着一块匾,上书两个大字西府。

    西伯颤颤巍巍的跳下马背,摸索着走到了大门前,大门紧闭似乎很久没再打开。

    他轻轻敲了几下门环,不多时便有一名男子为他打开了大门。

    “咱不在的这些天,府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西伯走进府中,双手背在身后,疲惫的弯着腰。

    那名男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西伯又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他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脸上立即浮现出惊讶的神銫。

    “是你?!”

    男子闻言后,立即停下了脚步。一张白如纸的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叶无尘的手上拎着那把名为直月的三尺直刀,他已经用尽浑身解数,去模仿那些下人的走入方式,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对方识破了。

    只听他张开口,用他那沙哑的嗓子,硬挤出一句话来。

    “你还记得我?”

    西伯冷笑一声。

    “那天要不是你跑的快,早就死在咱的手上了。”

    叶无尘也笑了,笑得极不自然,整张脸除了嘴角微微翘起,其他部位动都不动。

    “可惜,那个怪异的少年不在。你已没了帮手,等下就会死在我的刀下。”

    西伯转过身面对着对方,一双枯萎的瞎眼令人生畏。

    既然对方可以肆无忌惮的站在这里说话,那就说明府中的护卫都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顾玲珑那丫头怎样?若是也死了,他倒无法向西比尔交差了。

    西伯正想着,叶无尘的手依旧搭在了刀柄上。

    他压低了气息,每一个动作都细致入微,几乎没有一丝声音。

    他本就是避开视线,伺机出动的暗杀高手,对付一个瞎子正巧不用他在背后出招。

    刀已拔出,三尺长的直月闪着寒光。

    叶无尘抬起脚轻轻向前走了一步,每一步都极轻,比风还轻。

    一步、两步。

    西伯的耳朵微动,他在笑,笑对方自以为是的样子。他在屋内都能听到屋外,针落的声音,又岂会听不出他的脚步声?

    叶无尘抬起的脚悬在了半空,他也看到了对方的笑容。微微一愣,便明白行动已经暴露。

    值此对持之时,一枚小石子破空袭来,直打向西伯的后背。

    西伯的耳朵又是微微一动,忽的侧起身来,躲过了那枚小石子。

    只听屋顶传来一声敬佩的声音。

    “不愧是曾经的第一猛将,即使变成瞎子依旧不可小视。”

    西伯的脸銫已经沉了下来,他不知对方还有几个人暗藏在别处,当下之际只能速战速决了。

    只见西伯枯瘦的身影微一晃动,他的人已扑了上去。

    一只如鹰爪般锐利的手,直掐在叶无尘的喉咙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