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二章 万家灯火胡不归(下)

    西比尔背着漆黑剑匣,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霓裳剑,他的身上只穿了一间薄薄的单衣。挺拔的身体映在姬彩音的眼里,一如她初见他时的孤独。

    他难道不觉得冷吗?

    西比尔走在前面,毫无预兆的停下了脚步。

    “你会用剑吗?”

    姬彩音一愣,后又觉得羞愧,绝銫的容颜霎时蒙上一层红晕。

    别说用剑了,她连半点武功都不会。

    谁能想到,武林第一世家的大小姐,竟然不会武功?

    西比尔背对着她,久久未听到回复,便猜出了她不会武功。

    “没事,我只是确认一下。”

    他转过身,脸上挂着令人安心的微笑,接着竟将手中的霓裳剑递给了她。

    姬彩音身上披着那件狐裘大氅,胆怯而又小心翼翼的从他手中接过了剑。

    剑比她想的要重的多,一个不小心差点滑出掌心。

    西比尔将背上的漆黑剑匣取下来,一手捧在身前,另一只手已然打开了剑匣,剑匣内是一柄没有剑鞘的墨绿銫长剑。

    这是柄好剑,也是柄名剑。

    常言道:剑无鞘,战不止。秦剑无衣,不死不休。

    这柄无衣剑,本是先秦时一名刺客的剑。传言这名刺客从拥有这柄剑开始,就没有停止过杀戮,所以就没有给剑配鞘。

    后来刺客死了,这柄剑仿佛成了复仇之人的绝好兵器,因为它能让那些仇家们知道,手拿无衣剑的人,心中已下定了不死不休的决心。

    要么杀了拿这柄剑的人,要么被这柄剑杀掉。

    西比尔拎着剑,剑尖斜指向下,孤傲的站在原地。

    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

    寒风吹过树梢,发出哗哗的声音。路旁数不清的墓碑,在月光的照映下,连上面的青苔都清晰可见。

    姬彩音疑惑不解的看着西比尔,等终于忍耐不住想要询问时。

    忽然,两道黑影如鬼魅般,从哪些墓碑后窜了出来。

    “我已履行诺言,娶你们大小姐为妻,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西比尔阴沉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的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两道黑影,那是一男一女。身穿姬氏弟子特有的服饰,手中各拎着一柄出鞘的剑。

    “公子既已成为姬氏姑爷,又为何要离开飞云谷?”

    男弟子铁青着脸,原本被西比尔砍断的剑,已经换了。

    “我为什么不能离开飞云谷?”

    西比尔刚说完,那名男弟子还未开口,一旁的女弟子却已经不耐烦了。

    “有人偷了我姬氏一族,剑楼内的情报。”

    女弟子如冰霜般的眼睛,直盯着西比尔,仿佛认定了就是他干的。

    西比尔笑了起来,笑得很随意。

    “那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男弟子一脸愤怒,剑楼乃姬氏重地,剑楼内的情报又被视作姬氏之根,现在无缘无故失窃,只能是西比尔干的。

    “别装模作样了!那份情报记载着血刀门掌门之女,你那死去的前任妻子楚沐沐,被何人所杀的。不是你偷的,又会是谁?!”

    西比尔听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一男一女两名弟子见状,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他们知道西比尔要动手了。

    姬彩音吃力的抱着怀中的霓裳剑,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对西比尔的担忧。

    她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剑楼里偷窃,但看那两名弟子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想要杀了西比尔。

    一个女人若是嫁了人,就算对自己的丈夫一点感情都没有,也会在危难之际为他担忧。

    虽然西比尔曾因为拒绝她的婚事,而让她成为江湖中的笑柄,但他终究是救过她的,何况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他的妻子。

    姬彩音的担忧是多虑的,因为那两名弟子太过专注西比尔了,专注到除了眼前的天下第一剑客,他们已经不再关心任何事物和人。

    剑光一闪,剑已刺入。刺入的是那两名姬氏弟子的后心。

    一男一女两名弟子,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就看到他们两人的胸前,各自穿出了白森森染着鲜血的剑刃,那是他们的血。

    两柄剑同时从他们后背拔出,剑拔出来时,两名姬氏弟子已然摔倒在地。

    女弟子临死前奋力的转过了头,在她那痛苦的表情下,她看到了身后的剑。

    剑刃借着月光照映在女弟子的脸上,剑身上刻着奇怪的花纹,独属于点苍派的花纹。

    姬彩音看着两名姬氏弟子,转眼间就死在了别人的剑下,不由得一阵惊呼。

    西比尔连忙将她护在身后,挡住了她的视线。

    “点苍门下高手如云,尤以首席弟子欧阳克为首。听说此人使双剑如用双手,四十二招点苍剑法,在他手中竟能变作八十四招。不知阁下可是此人?”

    西比尔看着那名抬手间,便杀死两名姬氏弟子的人影。

    那人大约三十岁出头,身高七尺仪表堂堂,穿着一袭名贵的华服,两只手各拎着一柄沾满鲜血的长剑。

    “公子比尔果然见多识广。”

    “可惜了,名头虽响,却是名不副实。”

    “哦?此话怎讲?”

    “身为首席弟子,竟然在背后杀人,可配的上首席的名号?”

    欧阳克听后放声大笑道。

    “公子比尔说的不错!可地上这两人,又如何能配得上我在正面杀他们?”

    西比尔默然,欧阳克便接着说道。

    “你不一样,你绝对配的上!”

    “你是来杀我的?”

    “不错。”

    欧阳克说着,直盯着西比尔手中的无衣剑。他在卸刃客栈早已打听清楚,杀掉四名同门师弟的剑,就是这柄剑。

    “俗话说江湖事江湖了。四名师弟能死在公子比尔的剑下,要怪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点苍派绝无半点怨言。”

    西比尔沉默不语,看来周尧山在客栈杀了四名点苍派弟子的事情,已经被对方知道了。但对方现在却来找自己,无疑是错以为他杀了那四个人。

    剑比人更容易出名。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点苍派虽无怨言,但我欧阳克还是要杀你。”

    西比尔听后笑了笑。

    “你和师弟们情深义重?”

    欧阳克摇摇头。

    “他们虽是我的师弟,但我却连他们姓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维护点苍派名声?”

    “他们能死在公子比尔剑下,并不算辱没本派名声。”

    “那便是为你的名声而来。”

    不错,只要杀死身为天下第一剑客的西比尔,那么欧阳克一定名声大噪。

    欧阳克微微点了下头,不为师弟报仇,只为自己能够声名远播,这样的行为并不自私,也不可耻。

    “请。”

    请字刚说出口,欧阳克的身体已经动了。

    两柄剑如匹练般刺出,四十二招点苍剑法,很少有人能全部接下,更不用说四十二招变八十四招。

    如果只是招数变多,并不会变的更加厉害。然而厉害就厉害在,不止是招数变多,那些与他交手的人,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虽是一人用剑,却宛如两人出击。

    西比尔也动了。

    剑光一闪,他的剑已刺出。

    西比尔只有一招,一招胜万招,剑客拼的本就不是招数的多少。

    欧阳克虽然能一人似两人,但他终究只是一人,一人被刺一剑就够了。

    只见西比尔手中的无衣剑,穿过欧阳克双剑舞出的剑花,如同穿过一片密集的花丛。

    花丛虽密,却不是毫无缝隙。

    欧阳克的双剑忽然停了下来,渐渐从他手中滑落。两柄点苍精钢剑,跌落在铺满石砖的地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于此同时,他的喉咙已被剑尖刺入。

    剑拔出来时,欧阳克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在他死去的脸上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败了。

    西比尔手腕一转,把剑尖倒转过来,猛地刺入地上的石砖。

    无衣剑插在地上,如同路两旁的墓碑一样,这是他下的战书。

    剑已出名,江湖上所有门派都将知道这柄剑,也都将知道这柄剑代表着复仇。

    剑是西比尔的,西比尔要复什么仇,江湖人都清楚,那便是杀妻之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