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章 姬氏双喜剑仙匿(下)

    “与姬氏联姻,娶姬氏大小姐。这样一来,我们便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当然应该互帮互助,至于朝廷方面嘛,我们也肯定会接着帮忙隐瞒,不然”

    姬自坚的话只说了一半,但任谁都听得出他的意思。

    西比尔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一手,他沉默了半晌,终于张开了口。

    “好。”

    “公子!”

    一旁的西怜儿不由得惊呼出声。一但西比尔答应下来,娶了姬彩音。那么江湖上肯定会说他两面三刀沉迷美銫,之前的名声也就荡然无存了。

    西比尔抬手示意西怜儿不要多嘴,他自己当然知道这样的后果,可这是唯一能保全姬彩音的办法,也算是报答当初姬氏一族的救命之恩。

    更重要的是,姬彩音还知道些关于他亡妻很重要情报,于情于理他都没得选。

    西比尔轻轻叹了口气,希望亡妻楚沐沐能原谅他的行为。

    “好!择日不如撞日,明日就成婚!”

    姬自坚见西比尔答应下来,不由得阴恻恻笑了起来。

    虽说姬氏一族是武林第一世家,但近些年来早已落寞了,如若不然卸刃客栈也不会改了规矩,不收刀刃。

    可一旦西比尔娶了姬彩音,那便是为姬氏一族又添一道助力。

    武林第一世家和天下第一剑客联姻,姬氏一族定能恢复往日荣光,那些觊觎姬氏的势力也就不敢再放肆了。

    娘,看吧,我比大哥更能当好这个宗主,就算丢了玉者也一样!

    另一边,姬彩音一个人待在闺房内,门外由一男一女两名姬氏弟子把守着。

    姬氏长老姬兴怀刚刚离开,他来是为了告诉姬彩音一个消息,明日她将嫁给一名男子。而那名男子曾拒绝过她的婚事,让她沦为笑柄。

    现在他又为何要娶她?

    姬彩音抬起满是血痕的手臂,伤口处已被涂上了上好的金疮药。纤纤玉手轻轻的抚摸着身上的狐裘大氅,昨夜之事历历在目。

    那个英俊不凡的男子,竟然就是公子比尔。他救了她,她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爹娘。彩音应该怎么办”

    姬彩音无助的哽咽着,似水的双眸早已红透。

    而就在她神伤之际,房门外忽然响起一通叫骂声。

    “怎么!老娘见见她也不行了?!”

    说话的是陈百万之妻王氏,只见她拖着肥胖的身体,蛮横的撞开那两名姬氏弟子,一脚踢开了房门。

    姬彩音看着冲进来的巨大身影,被吓得连忙卷缩起身体。

    王氏不顾那两名姬氏弟子的阻挠,硬是走进了房中,然后不由分说的关上了房门。

    只见她挪动着水桶一般的腰,大咧咧的走到姬彩音坐着的床前,见姬彩音被吓得卷缩成一团后,不无心疼的叹了口气。

    “大小姐别怕,妾身不害你。”

    王氏说着伸出两只肥硕的手,手上面带着十多枚金戒指。

    姬彩音胆怯的看着那双手。

    王氏忽然一笑,将金戒指全部摘了下来,之后觉得还不够,又把手腕上的金丝翡翠镯,脖子上挂着的玉弥勒,头顶插着的凤头金钗都摘了下来,全部放到了床上。

    “大小姐明天就出嫁了,没点首饰打点可不行。”

    王氏说着脸上的笑容更甚,原来她在竞买会上,想要把姬彩音买下了当丫鬟是假的,心疼倒是真的。

    其实不论是她王氏,还是那些伺候过大小姐的下人,没有那个是不心疼的。

    毕竟姬彩音人长得美,心地又善良,待她们这些身份低下的人,也从来都是和和气气的,从没有半点大小姐架子。

    姬彩音的父母相继去世后,王氏眼看着曾经的大小姐,被人羞辱迫害,却又无能为力,不由得暗自难受。

    现在,大小姐终于得遇贵人相救,并且明日就要出嫁了,她怎么说也要聊表心意。

    王氏也不管姬彩音手下与否,放下那些首饰后,就走出了房门。

    只是刚刚走出房门,就见一群丫鬟下人,手中捧着各自积攒依旧的首饰银两,默默的站在房门外。

    “让我们进去!我们也有话对大小姐说!”

    两名姬氏弟子阴沉着脸,他们的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见这些下人们造反似的聚拢在一起,高喊着要冲进去,不由得起了杀心。

    虽说姬彩音现在已经不用关押在地牢里了,但宗主的命令依旧不可违抗。

    “退下!再上前一步,杀无赦!”男弟子大声吼道。

    与此同时,另一位女弟子已经抽出了手中的长剑。

    “陈夫人,请您劝劝他们,不要让我们难做。”女弟子面无表情的对王氏说道。

    王氏冷哼一声,转过身面对着那群下人。

    “都下去吧。”

    王氏此话一说出口,那群下人却忽然跪了下来。

    “大小姐明天就要成亲了,不能没有嫁妆!”

    “对!大小姐平常待我们不薄,我们早该站出来了!”

    “不就是一死吗!”

    丫鬟下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全然不顾生死。他们已经忍受的够久了,今天就是杀了他们,他们也要把手中的东西交给大小姐。

    一男一女两名姬氏弟子见状,各自转过头相互对视了一眼,只一眼他们就做出了决定杀。

    两个人的剑都已出鞘,锋利的剑刃冒着寒光。

    “你们敢!”

    西怜儿不知何时来的,此刻正双手抱胸,冲着那两名弟子大声说道。

    “明日就是我家公子大婚的日子,你们要敢在大婚的前一天,做出这么不吉利的事情,本姑娘宰了你们!”

    两名弟子面面相窥,那名男弟子忽然笑了起来,不由分说的举起了手中的剑。

    公子比尔而已,就算是天下第一剑客又如何?他可不放在眼里。

    剑光一闪,他的剑已刺出,如匹练,似长虹。

    然而,剑尖却没有刺入任何一名下人的身体。只听‘铛’的一声,他手中的剑忽然断成了两截,断刃猛地插在另一名女弟子的脚下。

    西比尔手持赤如鲜血的霓裳剑,直直的站在两名弟子和下人的中间。

    “去吧。”

    此话一出,那些下人们解释一愣,接着便站起身来,一股脑的穿过那两名弟子涌入了房中。

    一男一女两名弟子的脸早已阴沉下来,虽有千般不愿,却也只有默默忍受。

    夜深,明月当空。

    房间外的两名姬氏弟子早已被驱逐,西比尔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石桌上摆着一柄霓裳剑和一个漆黑剑匣。

    西伯坐在他的对面,一脸的悠闲。

    “西伯,霓裳剑怎么会出现在竞买会上?”

    “公子不用琢磨了,咱回去一趟就知道了。”

    “我担心玲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