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八章 一剑西来一剑仙(下)

    飞云谷的入口是一处茂密的林荫小道,树下排列着数不清的墓碑。卸刃客栈的掌柜在前带着路,西比尔跟在他的身后。

    “这便是姬氏宗族的墓地。”

    掌柜头也不回的说着,像是在讲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西比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公子应该还记得三年前的那场变故,一代名将就此陨落,一家大小尽皆斩首。”

    西比尔木然的盯着掌柜的背影,他这才发觉,眼前这个人的城府是多么的深。

    “万幸的是,将军的独子被人救了出来。”

    掌柜忽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西比尔接着说道。

    “三年前,那名独子虽被人救了出来,但却被朝中的堅臣发觉,不惜派出众多高手追杀。万幸,有血刀门掌门之女跟姬氏上任宗主护佑,才得以保存杏命。”

    掌柜缓缓转过身来,直盯着西比尔。

    “公子,我讲这些陈年旧事,你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

    西比尔默然,掌柜叹了口气道。

    “姬氏虽是武林第一世家,但经过那场与朝廷的对抗后,却也已没落了。光是当年那场旷日厮杀,就死掉了姬氏半数精锐。”

    西比尔微微垂首。

    “前辈,您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忘恩负义?”

    掌柜摇了摇头。

    “非也。大小姐遭此磨难,乃是她命中定数,你出手相救也是知恩报德。”

    掌柜转过身,继续向前踱步。

    “我只劝你一句话。”

    “前辈请说。”

    “杀人,救不了大小姐。”

    穿过布满墓碑的林荫小道,二人来到一处地势宽阔的剑坪上。之所以叫剑坪,是因为这个石坪上插满了长剑。

    全部都是死掉的姬氏弟子的剑。

    二人站在剑坪的入口处,却不再向前走了。因为剑坪中央站着一个老翁,老翁的双手没有拇指,正是人称一剑仙的周尧山。

    而在周尧山的身前,还围着数十名姬氏弟子,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柄剑,每一柄剑都已出鞘。

    “来了。”周尧山抬头望向宽阔的天空,也不知是在和谁说话。

    “你可知老夫为何自削拇指,从此不再握剑?”周尧山自顾自的说着。

    “剑之所道,为匕二先生所创。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但匕二先生的剑却越用越短。直至最后,手中无剑却如长剑在手,真正做到了人剑合一。”

    周尧山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了食指和中指。

    “今日,老夫来了。老夫手中的剑,便是当年匕二先生的剑。”

    周尧山将伸出的两根手指,斜指向下。

    数十名手持长剑的姬氏弟子动了,每一个人的身法都极快,手中的剑如同落雨般袭向了周尧山。

    人站在空地上,是无法躲避落雨的。

    更何况是剑呢?

    只见数十柄闪着寒光的剑刃,直刺向一动不动的周尧山。

    西比尔一惊,正域上前帮忙,却被掌柜拦了下来。

    “公子不必担心,一剑仙已入剑道最高境界,剑坪上的人伤不了他。”

    话音刚落,好似地震来袭一般,所有插在剑坪长的剑,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周尧山伸出的手指动了,虽是轻轻一抬手,却宛如大风忽起。那些冲上去的姬氏弟子,在距离他一丈远的时候,好像被一堵墙挡了下来。

    周尧山又是一抬手,只不过比刚刚的动作快了一点点而已,但那些围着他的姬氏弟子手中的剑,却突然都断了。

    断剑是伤不了人的。

    那数十名姬氏弟子眼见手中的剑断了,虽是一惊,却也没有楞在当场,而是丢掉了手中的断剑,随手从地上抽出那些死者的剑。

    周尧山摇了摇头。

    “一剑西来,千岩拱列,魔影纵横。”

    说着,他的手又抬了起来。如果刚刚两招只是劝诫的话,那这一招才算是真正的杀招。

    “剑,一剑。”

    周尧山的声音不大,却让剑坪上的姬氏弟子皆是一愣。

    他的手又抬了起来,很慢却又很快。伸出的手指已不再是手指,而是一柄剑,一柄让剑坪上所有的剑都颤抖的剑。

    他的手指已递出,递出了一柄剑。他的动作很慢,即使是普通人也能看清他的动作。但他的动作也很快,一种只有剑客才能看出的快。

    剑已递出,直刺向剑坪上的数十名姬氏弟子。那是一道剑气,宛如狂风扫落叶,卷起插在剑坪上的剑,径直袭向那群姬氏弟子。

    狂风岂会关心落叶是否愿意被扫?

    一剑递出,数十名姬氏弟子,连忙抬起手中的长剑,想要挡下这一招。可惜只一瞬间,数十名姬氏弟子,便被剑气裹挟的无数长剑刺进了身体,一个个尽皆摔倒在地。

    周尧山收起手指,微微裹紧身上的破旧棉袄,像是悲哀的叹了口气,又像是如释重负。

    “匕二先生的剑,果然天下无双。”

    周尧山说的是剑,但西比尔却知道,他说的是道,剑之所道。

    曾经的一剑仙是不屑于使用他人的剑招的,但今天却用了,并且用的心服口服。

    西比尔见那些姬氏弟子已经断了气,刚要走上剑坪,却听剑坪上响起一个声音。

    “老祖宗请周前辈梅园一叙!”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剑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周尧山听了后,又叹了口气,跟刚刚不同,这一次更多的是无奈。

    梅园位于飞云谷最深处,约占方圆五六里,地方虽大空地却少。整个园子里种满了梅花树,此时正值花季,整个院子里开满了粉红銫的梅花,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粉红銫的花海。

    花海深处是一座古朴的阁楼,阁楼背靠着垂直的山壁,高约十数丈,从远处看就像一柄插在地上的巨剑。

    这便是姬氏宗族的剑楼,传闻剑楼内藏着数不尽的武功秘籍和内功心法,常人若是能得其中一二,便可开宗立派割据一方。

    但实际上这座剑楼里除了秘籍心法,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位于地下的隐秘密室。

    密室大小和地上的剑楼一样,里面是姬氏一族最为重要的情报枢纽,不论是江湖恩怨,还是朝中机密,在这个地下情报枢纽中,都可以查到。

    姬氏宗族绵延三百年,即使外界腥风血雨,江山改朝换代,都不曾影响到姬氏,靠的就是这天下第一的情报。

    行走江湖靠的是武艺,但若是一个家族想要万世永昌,那必定需要审时度势,才能化险为夷。所以说,情报便是姬氏宗族的立根之本,剑楼中的秘籍心法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周尧山穿着一身破棉袄,站在剑楼入口处,抬头撇了一眼门柱之上挂着的一块大匾,大匾上是极为苍劲的两个字剑楼。

    “老夫每次看到这块匾,都觉得姬氏一族的初代宗主,是一个胸怀天下刚正不阿的人。”

    “周前辈说的不错,姬氏历代宗主都是胸怀天下刚正不阿的正义之士。”

    一名腰挂姬字令牌,身穿姬氏弟子特有服饰的男子,面带微笑的对周尧山说道。

    “恩?老夫说的是初代宗主,可没说历代。你这小子倒挺会打圆场的。”

    “前辈说笑了。老祖宗就在剑楼最顶处,前辈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