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七章 一剑西来一剑仙(上)

    阿鱼话音刚落。被绑着的那名男子,就看到了不远处走来的三个人,那是两男一女。

    三个人身上的衣着和他一样,一拢青衫,青纹云袖。手腕和脚腕都为了行动方便,用布条紧紧束着。

    他们的手中都有一柄相同的剑,古朴的剑鞘,木质的手柄。看外观磨损程度,都是被用了很久的剑。

    他们的腰上都系着一块令牌,令牌上只有一个字,一个姬字。

    那名趴在地上被绑着的男子,当即就吓得昏了过去。

    因为这三人是货真价实的姬氏弟子!

    “小兄弟,你和这人是何关系?”

    带头的是个中年男子,名叫姬兴怀。他的两鬓已然发白,却站的笔直。

    “没关系。”阿鱼说着又啃了口烤鱼。

    “没关系何以绑着他?”

    姬兴怀说话时是笑着的,但其他的两名姬氏弟子,却已将另一只手搭在了剑柄上。

    “我家公子叫我绑的,他还说你们会来找这个人。”

    姬兴怀依旧笑着,但他的眼睛里却已没了笑意。

    “你家公子还说了什么?”

    阿鱼将最后一口烤鱼扔到嘴里,细嚼慢咽后才接着说道。

    “他还说你会杀了这个人。”

    阿鱼刚刚说完,站在姬兴怀右边的那名女弟子,已经抽出了手中的剑。

    她的剑很锋利,剑尖从被绑男子的后心插入,竟如插进一块豆腐般一样。被绑男子只是闷哼了一声,便已经死掉了。

    阿鱼看着也不害怕,直盯着那柄缓缓拔出的剑说道。

    “你们杀了这个人之后,还要杀我。”

    姬兴怀已经不笑了。

    “你不害怕?”

    “未知的事情才会让人害怕。”

    姬兴怀又笑了,他开始喜欢上这个少年了。但他却不得不杀了这个少年,因为这是规矩,不能在姬氏势力范围内作乱杀人的规矩。

    何况他们杀的是飞云镇上的姬氏外戚。

    “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阿鱼用手擦了擦嘴上的烤鱼残狱,似乎有些不耐烦。

    “你很讨人喜欢。”

    姬兴怀笑着说道。

    “那当然,我一向讨人喜欢。但你们还是会杀了我。”

    “你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公子的话一直都是对的。”

    姬兴怀的剑已被拇指顶出半寸。

    “你很讨人喜欢,我会尽量让你死的不那么痛的。”

    语毕,他的手微微一抖,剑已被抛出剑鞘。另一只手也已经伸了出来,只等被抛出的剑落到手中。但他的人却没有动,依旧是笔直的站在原地。

    动的是站在他左边的,另外一名男弟子。

    姬兴怀的剑还在空中没有落下,那名男弟子却已经拔剑刺向了阿鱼。

    只见那名男弟子的剑,虽是指向阿鱼的咽喉,却在途中忽然一转,变成了要刺阿鱼的腹部。

    此一招迷踪剑,正是姬氏剑法。

    本意是让人误以为要攻咽喉,在被刺之人用兵器格挡时,才恍然发现不过是佯攻。但等发现之时已经晚了,此时用剑之人已经刺进了其他部位。

    阿鱼的手中没有兵器,自然也就不会去格挡前半招的佯攻,只是微微一侧身便躲过了那人的剑。

    那名男弟子见一击不中,竟变刺为削,直削向阿鱼得臂膀。

    阿鱼已避无可避,眼见就要被削掉整条左臂。

    就在此时,一柄墨绿銫长剑破窗而出,直刺向那名男弟子的咽喉。

    说时迟那时快,男弟子收招便挡,墨绿銫的剑尖直击在他那横着的剑身上。力道之大,竟将他击退了整整一丈。

    那名男弟子还未稳住身形,只见阿鱼伸手接住那柄墨绿銫长剑,直接刺向他的咽喉。男弟子一惊,抬起手中的剑就要去格挡。

    然而,本是刺向咽喉的剑,却在半途一转方向,变成直刺向腹部的剑。

    男弟子心中骇然。因为阿鱼的这一剑,正是他刚刚用的那一剑!

    眼见破风剑尖,马上就要刺入那名男弟子的咽喉。

    一直站在原地的姬兴怀,已然动了。

    只见他拿着手中的剑,只是轻轻一拨,便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阿鱼刺出的剑。

    那名男弟子见状还要再上,却被姬兴怀伸出胳膊挡了下来。

    “既然公子比尔就在此处,何不出来一较高下?躲躲藏藏可不是天下第一剑客应该有的作风。”

    姬兴怀话已说完,但过了很久,依旧不见有人从客栈里出来。站在他右边的女弟子已经沉不住气了,作势就要冲进客栈。

    就在这时,只听吱呀一声响起,卸刃客栈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但出来的人却不是西比尔,而是姬氏大小姐姬彩音。

    姬兴怀和那两名姬氏弟子见状,连忙将手中的剑收入剑鞘,双手做抱拳状,跪在地上齐声叫道。

    “拜见大小姐!”

    只见姬彩音里面穿着破破烂烂的齐腰襦裙,外面披着那件狐裘大氅。一副受惊的样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是兴兴怀叔叔吗?”

    姬兴怀低着头,似有些哽咽的回道。

    “是,是兴怀。大小姐竟受如此屈辱!兴怀愧对大小姐,更愧对已故的宗主!”

    姬彩音张了张嘴,却不见声音发出,只是不住的流泪。

    “大小姐放心!兴怀这就为您雪耻!”

    姬兴怀说着,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名姬氏弟子命令道。

    “辱大小姐等同辱姬氏一族,耻辱就要用血来洗刷!客栈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活!”

    一男一女两名弟子听了以后,微微一拱手,接着便站起身来,重新抽出了手中的剑。

    然而两人还未进去,就听一阵女子的笑声响起,接着便听客栈里有人说道。

    “长老好威风呀!姬氏大小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又是谁让大小姐受这般屈辱?你会不知道吗?”

    那两名弟子见状楞在了客栈门外,只听客栈内的女子接着说道。

    “我们公子好心救人,反被你们倒打一耙。怎么?想要杀人灭口?哦,我知道了。你该不会和那个新任宗主是一伙的吧?”

    女子的话刚一说完,站在门口的姬彩音就是一愣,不由得就向后退去。

    姬兴怀跪在地上头也不抬,只是狠狠地说道。

    “所有姬氏族人必须服从宗主之令。宗主不在,所有身负姬氏令牌的姬氏弟子,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我刚刚的命令不够清楚吗!”

    那两名弟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转而看向挡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姬彩音。

    客栈内又传来了那名女子的声音。

    “好一个必须服从。姬兴怀!你忘了上任宗主是怎么栽培你了吗?你这忘人负义的小人,白活了四十岁!我要是你就自刎算了!”

    姬兴怀抬头看向站在门外,迟迟不动的两名弟子,不由得火上心头,刚要起身亲自动手。

    只听客栈内的女子传出一阵慌乱且娇羞的叫声,听得守在门外的阿鱼连忙捂起耳朵。

    “公子?公子不要外面那些人还没走呢。那里不行啊怜儿还没沐浴呢”

    姬兴怀一看阿鱼用手捂起耳朵,立即起身穿过身前的两名弟子,夺门而入。

    只见客栈内,除了西怜儿外,只有西伯坐在桌前,哪有什么西比尔。

    西怜儿见有人冲进来,不由得一阵脸红,尴尬的将放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小手拿了开来。

    姬兴怀没有看见西比尔,不由得一怔,紧接着便黑着脸问道。

    “公子比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