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一章 凛冬一剑出西湖

    寒冬,湖水凝冰,枯木无生。

    一点如豆的幽光透过茫茫夜銫,飘忽在寂静无声的冰面上。

    挑灯的是一名形单影只的男子,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仿佛死人一般无惧寒冷,一动不动的站在冰冷的湖面中央。

    他的左手拎着一柄剑,一柄赤如鲜血的剑。剑鞘上映着惨白的月光,有只浴火的凤凰若隐若现。

    "你不冷?"

    话音刚落,男子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一道人影。

    来者劲装疾服,身披乌黑斗篷,虽然整张脸都藏匿在兜帽的阴影之中,但仅凭手中的一杆龙纹银枪,就足以证明,他就是人称沧岭枪王的银枪沈虎。

    男子似乎并不惊讶这人的忽然出现,只是微微张开被冻得发紫的嘴唇说道。

    "衣重则身迟,身迟则剑钝。"

    沈虎走到离他两丈处,站定身形。

    "有理,怕只怕你还未拔剑就已冻死。"

    男子又道。

    "有酒何惧?"

    "酒?你喝了酒?"

    沈虎虽然将脸隐藏在兜帽下,但口中的语气已将惊讶露之于外。

    他当然会惊讶,酒虽然能暖身,却也会令人迟钝,而高手对决拼的就是刹那间的反应能力,若是其中一人喝了酒,那么还未动手就已是宣告了死亡。

    身穿单衣的男子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还是喝了酒,一坛烈酒。

    沈虎道。

    "你到底是想死,还是觉得我不值得你全力以赴?"

    "都不是。"

    男子缓缓转过身,昏黄的烛光照映在沈虎乌黑的兜帽下,漏出满是虬髯的下巴。

    他垂下目光看向手中的长剑。

    "这柄剑,名叫霓裳。"

    沈虎微微颔首。

    "西湖水,一剑亭,公子比尔霓裳剑。江湖人都知道。"

    "不,他们不知道。"

    "不知道?"

    西比尔点点头。

    "我要喝了酒,这柄剑才够轻够快。"

    沈虎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已喝了酒。"

    "喝了。"

    "剑已够轻够快?"

    "够了。"

    说着,只见他的右臂轻轻一摆,掌心的灯笼却已出手。犹如飞鸟掠空,被他甩出十丈有余,忽又失了劲道化作一只萤火虫,稳稳的落在冰面上。

    沈虎看在眼里不再说话,单手变双手侧身提起龙纹银枪。随着一阵骨关节发出的爆竹声响起,他已做好了出枪的准备。

    与此同时,湖边凉亭内站着一名女子。在寂静无声的午夜,身着一袭深衣,外披狐裘大氅,于滴水成冰的季节,翘首以待。

    哪怕俏脸被冻的通红,双耳失去知觉,也毫不在乎。

    她望着,似水的烁眸穿过茫茫夜銫。

    她看着,看着那个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直直站在这冬夜的湖面上。

    看着他手上拎着的那柄剑,看着他所说的‘唯剑无求’。

    直看到昏黄的烛光照映在冰冷的枪尖,照映在血染的剑鞘上。

    然而冰面上的两个人却沉默着,谁也没有淤动一下。仿佛冰冻的湖水一样,表面岿然不动,内里暗潮汹涌。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不动则已一动便要取对方杏命。若自己没有成功杀了对方,便是给对方取自己杏命的机会。

    这种机会一次就会丧命,所以绝不能错失先机。

    干枯的树枝落在青石般冻结的湖面,发出沉闷的嘎巴声。几乎是与树枝掉落的同一瞬间,枪王沈虎动了。

    巨大的身影在烛光的照映下猛一晃动,银枪出手带着劲风,冰冷的枪尖直扑西比尔面门。

    此一招蛟龙出海,其势之快当属沈虎枪法之首,其力之猛可断树裂石。仅凭这一招,沈虎已不知杀掉多少武林高手。

    眼见破风枪尖抵近眉心,对方却一动不动。沈虎便知胜负已定。脚下再度发力身形更猛,整个人以枪为箭头,人为箭杆,笔直刺了过去。

    然而,只一瞬间。

    霓裳出鞘寒风乍起,铮铮剑鸣不绝于耳。

    沈虎已如猛虎下山,扑出六丈有余。虽然身体依旧保持着向前的姿势,脖颈处却多了一条细不可察的血痕。

    西比尔收剑入鞘,突然猛的咳嗽起来,本就因寒冷变得毫无血銫的面容,立刻浮现一抹涨红。

    回头去看沈虎,寒风已经吹掉了他的乌黑兜帽,漏出一张饱经沧桑的面容,突兀的双眼死不瞑目,鲜血从他脖颈喷射而出,冒着白气撒在冰冷的湖面上。

    西比尔艰难的止住咳嗽后,张开口顿了顿,终是什么也没说。

    多少习武之人终其一生追寻的天下第一,不过一个虚无的名号而已。可就是这么一个名号,却教多少英雄豪杰趋之若鹜。

    风渐大,冰面上的灯笼被风卷起滚向岸边,被一名飞掠而过的锦衣少年一把提起。

    只见锦衣少年呼吸间不过三起三落,便已如一阵风般来到西比尔身前,足可见身法之妙轻功之高。

    “公子,玲珑姐姐让你快穿上。”

    锦衣少年一手提着昏黄的灯笼,一手挽着一件狐裘大氅递到他的面前。

    西比尔听后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狐裘大氅披在身上,立马便觉得暖和了不少。

    “阿鱼,轻功进步了。从百花阁到这里,衣服竟还热着。”

    阿鱼听后,俊脸立马攀上一抹燥红,赶忙回道。

    “衣服是玲珑姐姐刚从身上脱下来的,姐姐就在剑亭里。”

    “什么时候来的?”

    “三更。公子刚到湖心,姐姐就来了。”

    西比尔不由得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剑亭,凉亭内早已空无一人,徒留余香狐裘一件披在他的身上。

    阿鱼看着他,竟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

    “玲珑姐姐比阿鱼还笨。”

    “哦?”

    “姐姐这么喜欢公子,却总是不跟公子说让公子娶她,不就比阿鱼还笨吗?”

    西比尔听后露出一丝苦笑,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阿鱼见状面露担忧,连忙搀扶住他,担心的说道。

    “公子,回去吧。这人交给阿鱼就好了。”

    西比尔听后努力压制住咳嗽,微微颔首叹气道。

    “此人一生修习枪术,无父母妻儿,无朋友知己,定要好生安葬。”

    阿鱼答应着,忽又想起什么。

    “公子,这人叫什么名字?墓碑要写些什么吗?”

    西比尔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空,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寒风。待酒劲又褪去一些后,他便能更加体会到这冬夜的寂寥。

    像身后趴着的沈虎,一腔热血终有冷却时,待命丧黄泉后,身旁竟没有一人陪伴。

    孤独傍身,银枪在手即为归宿。

    幸哉!悲哉?

    “苍岭枪王,沈虎。”

    夜微亮,晨曦未至。万物渐渐苏醒,翘首盼望第一缕光亮的降临。树林中簌簌落雪声,打破了归灵山中的寂静,也昭示着枯冢又添新坟。

    阿鱼动作很快,坟包早已被他垒好,只剩墓碑还未制成。此刻他正手拿斧头砍着一棵碗口粗的树干,每砍一斧树上的积雪便震落下来一些,有些落在他的头上,有些滑过他稚嫩的俊脸钻进衣领,不一会便湿透衣襟,山风吹过冻的他直打寒颤,接着每砍一斧便自言自语抱怨一句。

    “烂树破树!”

    “还枪王呢,还不是一剑都接不了。”

    “瞎老头死老头,怎么还没睡醒!”

    阿鱼一边抱怨着,一边愤恨的砍着树干,直到身后传来一句有气无力的冷哼。

    “哼,大清早就有条咸鱼呱噪个不停。”

    听到声音,阿鱼吓的斧头差点没握住,连忙回头尴尬的傻笑两声。只见一名双目失明的枯瘦老翁依站在茅屋外的篱笆旁,背对着阿鱼抖了抖衣袖说道。

    “进来暖和暖和,别咸鱼变成死鱼,咱一个瞎老头子可不管埋。”

    阿鱼捂嘴偷笑,忍不住想告诉他咸鱼也是死鱼的一种,但还是什么也没说的跑进了茅屋内。

    茅屋内异常简陋,东北角放着草席和棉被,胡乱的堆成一堆。居中处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子旁生着火炉烧着一壶热水,除此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阿鱼一跑进去便不管不顾的提起正呼呼作响的铜壶,想要倒杯热水去去寒。只是没想到瞎眼老翁比他还快,从他手中一把夺过水壶咒骂道。

    “滚一边去。”

    说着从桌子上翻起一只倒扣的茶杯,满满的倒上一杯,冒着热气的热水与杯口齐平,不多一滴也不少一滴。动作不仅熟练而且极其精准,可谓一气呵成。若是外人见了,恐怕绝不会相信这老头是个瞎子。

    但阿鱼却早已习以为常,他知道瞎老头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耳朵却特别好使,就算是屋外掉下一根针,瞎老头在屋内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撒一滴,一棵树。”

    瞎老头说着脸上竟笑开了花,活像一个疼爱孙子的老长辈。阿鱼见状却忍不住扁扁嘴,望着眼前的茶杯域哭无泪。

    权衡再三后,也只能小心再小心的端起茶杯,天知道一棵树他要砍多久。

    瞎老头等他抿过一口后,欣慰的点点头,开口问道。

    “埋的谁。”

    阿鱼又喝了一口,知道水不会撒出来了,才抬起头回答道。

    “沈虎,说是什么枪王。到头来还不如他隔壁躺着的那个耍大刀的呢!”

    瞎老头听阿鱼这么说,抬起头望向门外新坟的方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巴的嘴唇,笑的更明显也更和蔼了。

    “嘿!沈虎也算一把好手。到你这小娃娃嘴里,竟还不如手下败将了。”瞎老头颤颤巍巍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朝房门接着说道“屋外这些个坟啊,沈虎怎么也排的上前三。至于你说的双刀刘齐,充其量不过排第六。”

    “排第六?怎么可能,那个枪王只出了一招。他可是耍了三招才败给公子的,尤其是最后一招…唔…叫什么来着?啊对!鸳鸯戏水!哈哈”

    阿鱼一想到这个名字就会开心的笑起来,然而正当笑的尽兴时,脑袋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疼不疼先不说,重要的是茶杯里的水差点泼了出去。等他生气的抬起头时,却发现瞎老头已经起身准备走出茅屋。

    “招式多顶个屁用!你见过公子比尔用过第二招?”

    瞎老头一边佝偻着身子走出屋外,一边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东边埋着的横扫千军铁棍吴,南边葬着的鬼神莫测暗器唐,还有他旁边躺着的负心杀手铁扇谢,那个不比双刀刘齐名头响亮武功高强。花招多就厉害?那你这小毛头不就成天下第一了?”

    阿鱼听瞎老头一顿埋汰,顿时羞红了脸,可又找不到理由反驳,只得气急败坏的说道。

    “花招多当然厉害了!玲珑姐姐就是证明!”

    “放屁,那丫头是诡计多,不算武功。”

    “嘿嘿,老头,你又嘴硬了。我这就去百花阁找玲珑姐姐治治你!”

    百花阁在西府最深处,原本是公子夫人的住所,只听名字就知道花草繁盛。虽说如今是冬季,但楼内依旧是百花齐放花香四溢。而这一切却要归功于一位女子的辛劳,若不是她在屋内摆放三个火炉驱寒取暖每日照看,怕是秋天时百花就已枯萎。

    清晨天銫蒙蒙亮时,女子总会来到阁楼,手拿剪刀修剪枝丫。就像对待自己的青丝一般,小心翼翼的生怕吓掉对抗寒冬的花瓣。三年如一日,从不懈怠。

    饶是如此,还是无法抵挡天道自然,看着百花萎靡不振弯下枝丫,女子深感无力的轻轻叹了口气。

    “奈何百花无首,终化春泥入壤。”

    语毕,紧闭的房门外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女子听后连忙放下剪刀打开房门。只见西比尔身披狐裘大氅站在门外,手中拿着一截刚从树上折下来的梅花枝。

    女子见后连忙收起哀伤,微笑唤道。

    “姐夫。”

    西比尔还以笑容微微点头,将手中的梅花枝递给女子。

    “三年来多亏你照顾这些花,不然百花阁恐怕连春泥都看不到了。”他顿了顿,似是下定决心般接着说“往后搬进来住吧,这些花离不开你。”

    女子接过梅花枝后,脸上立刻泛起一抹绯红,似是不敢相信一般。先是盯着西比尔的眼睛良久不语,之后又缓缓低下了头,沉默好久才轻轻恩了一声。

    西比尔见她答应下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过身便走下了楼梯。只是转身之后,没人看见他哀痛的表情,也没人知道他的愧疚之情。

    那是对亡妻的哀痛和对辜负的愧疚。

    西比尔站在楼梯间,复又回首望向敞开的房门。

    他曾答应亡妻,好生照顾玲珑,为她择选一户好人家。然如今三年已过,英年才俊介绍无数,却总是百般拒绝。他不能再等了,他将要做的事容不得再等,也容不得他牵挂任何人。

    “玲珑,西府从此就是你的嫁妆了,莫要再任着杏子来。”

    顾玲珑原本还沉溺在欢喜之中,正手足无措的捧着那截只开了一朵花的梅花枝,心中甜蜜就连脸上也是面带桃花笑不绝容。然而,忽又听到楼梯间传来的话语后,就像是吃了带毒的蜜饯般,笑容渐渐消去徒留一双朦胧的泪眼。

    她哽咽着,无声的哭着。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落在冰凉的梅花枝上,溅起朵朵泪水化成的梅花。

    她不明白,姐姐并不比她漂亮,更没有她温柔,为何西比尔却总是无情与她。

    她也不会明白,情之所起一往而深,本就没有道理而言。

    就像手中的桃花枝一样。

    即知花终有败时,何苦寄心与枯枝?

    旭日东升,积雪消融。埋葬着十六位武林高手的归灵山,此刻正沐浴在雪水的滋润中。漫山遍野的高大树木,因为枝丫上的积雪融化,就像天上的乌云般,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

    西比尔一路走在泥泞的山道上,煞是费力。整夜未眠再加上昨晚湖面上的决斗,使他本就日益消瘦的身体更为雪上加霜。

    他的左手拎着剑,赤如鲜血的霓裳剑。右手提着一坛上好的秋露白。说起秋露白,此酒可谓弥足珍贵,只有选用秋寒之露水才能酿造,整个西府一年也不过能酿一坛而已。

    然而西比尔虽然爱酒嗜酒,却从来不喝这可遇不可求的秋露白。倒不是因为吝啬,只是有人比他更爱喝这清如水的秋露白。

    这个人就是他的亡妻楚沐沐。

    归灵山之巅,寒风凛冽,白雪皑皑。一座石砌的孤冢,面东而立坐落在宽大的石坪中央。日出后阳光温柔的撒在它的墓碑上,就像撒在女子温柔的面容上一样。

    西比尔拎着剑和酒,走到墓碑旁席地而坐,温柔的抚摸着墓碑,自言自语道。

    “我来了,带着秋露白。”

    清澈的酒水洒落在地,飘起阵阵酒香,西比尔笑了起来。

    “都是你的,我不抢。”

    一阵风吹过,犹如情人耳语。

    “三年了,是时候了。”

    他笑得依旧温柔,却是如此悲伤。山风仿佛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发出呜呜的悲鸣。

    不多时,一坛酒只剩半坛,西比尔缓缓站起身来,默默望向山道登顶处。

    一位双目已盲的枯瘦老翁站在那里,双手恭敬的捧着一方长长的乌黑木匣,身旁陪着一位约莫十四五岁的锦衣少年,正静静的等候着他。

    西比尔抬头望天,知道时辰已到,便缓缓抬起手中的霓裳剑,轻轻的将它靠在墓碑一侧。

    原本温柔的笑容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目光和无情的背影。

    红颜冢中枯骨寒,江湖与我何加焉。

    杀妻之仇,今当报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