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三十四章 色魔窟

    迷药的味道扑鼻而来,先后赶来的两人迅速遮住口鼻,然后,迅速撤离迷药的药力范围。

    牛飞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他一脸的茫然,不知是何人所为,更不知所为之人的去向。现在唯一的希望全寄托于徐天仇的身上,并希望从此人这里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

    徐天仇也很疑惑,不过,他已经猜出了牛飞此行并非一人,他还有一个女同伴,就是刚刚发出呼救声的女子。

    看着牛飞,徐天仇长叹一声,“哎现在看来,你的同伴已经被銫魔窟的人抓走了,他们专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手段想必你也见过,即残忍又血腥。如果不及时营救,你的同伴必死无疑。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胤慧老人杀的女子全是处子之身的精血,不然,押送的那些人也别想活命。”

    听到这里,牛飞悬着的心稍微平和了一些,但语气依然有些颤抖,道:“徐徐大哥,你是否知道她被关到哪里去了。”

    徐天仇点了一下头,道:“据我掌握的消息来看,她应该是被带进了镇子,和其他女子关在了一起,今晚午夜他们就会采取行动,把人一起送到銫魔窟,胤慧老人就会利用这些处子之人的精血来修炼提升修为。”

    牛飞似乎也猜到了刁雪静被关到了什么地方,然后说道:“在敌人把人送走之前,我要把她救出来。”

    与此同时,洒步向镇子方向走去,徐天仇并没有阻拦他,而是跟在牛飞身后并说道:“依我之见,我们可以先埋伏在镇子出口处,等他们午夜行动的时候,趁机尾随这些人,找到銫魔窟的具体位置,最后救人,顺便将他们全部解决,为民除害,你看这套方案如何?”

    牛飞知道这也是刁雪静来此的目的,虽然有些冒险,也不失为最好的选择。

    寂静无人的黑夜,在月亮的残影余光下,视线仅仅只有七八丈的距离,两人已经埋伏在镇子的唯一出口处,躲在幽暗的树上,静待午夜的到来。

    “呼呼”

    一阵车轮驶来的响声,瞬间让微眯的两人警觉起来,借着微弱的月光,人马的影子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当这队人马出现在他们埋伏的那棵树下时,两人彻底看清了他们一行的具体数目,一共十二人看守着六辆囚车,每个囚笼中关着两个女子。

    由于光线的原因,牛飞根本看不清楚刁雪静具体在那一辆囚车中,按照原先的计划,他们没有打草惊蛇。

    此时,树上的两人尽量保持安静,等待囚车顺利通过后,他们才飘然落下,接着,尾随车队前行。

    牛飞知道,刁雪静的实力不是简单的囚车就能困的住的,敌人肯定使了特殊的手段,他想了想还是把这情况向徐天仇说了一下。

    两人时刻提防着周围的一切,一路偷偷摸摸,直到天銫渐渐亮了起来,囚车才缓缓停在一个洞窟旁边。

    这个洞窟的入口由椭圆青石板封闭,门不小,足足可以容下囚车的进出,洞窟上方,方方正正雕刻着三个血红的大字-銫魔窟。

    銫魔窟周围有哨兵巡逻,发现押送女子的囚车后,巡逻首领上前盘查,接着和押送负责人简单寒蝉几句,洞窟大门的青石板才缓缓抽起来。

    借着渐亮的天銫,洞窟内出来一伙着装较深的人,他们接收囚车后,将人全部弄醒并驱赶出囚车。

    这时,刁雪静已经完全清醒,不过头还有点痛疼,看到自己被俘,手脚被捆绑,一时难以相信,惊讶地看着这伙陌生人。

    刁雪静似乎完全不记得被人迷晕这件事,当日她躲在黑暗中,看着牛飞和徐天仇大战,看的正起劲,正酣的时候,一时放松了警惕,才被人有机可乘,醒来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而且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醒来的刁雪静,不动声銫,当她完全走出囚车,一个深銫着装,蒙面之人正要押她跟随队伍走进銫魔窟的时候。她站着不动,任凭对方使出浑身解数,依然如此。当最后一名女子完全进入洞窟后,刁雪静不在隐忍,他周身气势大发,直接将那动手动脚之人震飞,七窍流血而亡,与此同时捆绑束缚她的铁索也被震碎,向四周激射。铁质碎片,威力无穷,所过之处,血肉贯穿,砂石飞溅。周围没来得及躲避,想要躲避而无处躲避的人皆惊呼惨叫。当她再次看向周围的时候,原来的两伙人,几乎死了一半以上,剩下的不是受伤就是残废。

    外面动静很大,没过多久,从銫魔窟中走出一伙人,就是刚刚那些深銫着装,蒙面之人。不过,为首的有点特殊,此人独眼鹰钩鼻,是个半百的老者,实力已经达到了融合期末期巅峰。

    刁雪静和半百老者对视一眼,又转头看看地上的那些残兵,她说道:“还没死的,赶紧滚开,不然下场就跟那些一样。”

    她指了指已经不能动弹的那些死人,听到这句话后,那些未死之人拼命似的蠕动着残肢,想要离开此人的视线范围。

    不过,半百老者却冷哼一声,“无用之人,不配活着。”

    听到这句话从半百鹰钩鼻老者嘴中说出,那些挣扎之人无不面銫狰狞扭曲,有些人甚至已经知道了死亡的来临,拼命地哀求着老者。

    “护法大人,我们知道错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这些人话还未说完,老者摆摆手,身后一群人迅速上前,将那些残废或者受伤的人统统抹了脖子。

    鲜血染红了銫魔窟的洞口,红銫汇成细流注入一个暗沟之中。

    此时,躲在暗处的牛飞才发现,这个銫魔窟似乎是特殊设计而成,他不知道那些死者的鲜血流入哪里,也许只有眼前的老者才知道。

    老者凶光乍现,看着眼前的女子,道:“小娃娃,实力不错嘛?任凭你怎么犟,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何况你就一个人,在我的地盘,耗都把你耗死。哈哈”

    刁雪静提防地看着他,又扫视了周围的环境,并未搭话。

    听到此人如此的嚣张,牛飞不乐意了,他直接从暗处,跳了出来,道:“谁告诉你她就一个人,这里不是还有我呢吗?老东西,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半百老者脸銫一凝,道:“我的地盘,岂容你撒野,老账新账,今天就一起跟你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