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八章 战岑麻

    牛飞听了覃云的话,将鸟蛋收入纳物戒中。犀利的眼神望着空中盘旋的那只金雕,似乎在警告它,你的孩子在我手中,此时最好给我老实点。如果你敢乱来,我随时可能将蛋丢下去。

    金雕发出啸天之音,它没有办法,孩子已经被人控制,只能仰天长啸,发泄怒火。

    经过半天时间的攀爬,牛飞和覃云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关口的始发地。

    在最后一站的始发地昂头寻找着可以投射的目标。可是最后一站难度断崖式增加,攀爬变得更加困难和危险。

    这里不但崖壁变得十分陡峭光滑,而且上方也很难找到可以投射的目标。

    在光滑的崖壁和投射的目标上,两人费了很大劲都没能找到突破口。

    焦头烂额喊叫了一阵,希望上方有人路过。虽然知道这里人迹罕至,但这是目前为止,两人唯一能够做到的做好的方法。喊叫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反应,两人开始坐在岩壁上发呆,甚至是绝望。

    牛飞想了想覃云大哥的话,不能轻言放弃,他又看了看周围和上方。突然他久久看着天空中盘旋飞行的金雕。

    灵光一闪,牛飞笑着说道:“飞如果能飞上去覃云大哥,我似乎有办法了,能不能行,也只能尝试一下。”

    牛飞拿出一枚鸟蛋,挥舞朝着空中摆动,同时大叫吸引金雕的眼球。

    覃云看着这奇怪的动作,眼睛同样一亮,又看了看空中盘旋飞行的金雕。他猜测牛飞的目的就是想要吸引金雕飞过来,然后借助金雕的力量,逃离困境。

    正如覃云猜测的那样,金雕果然朝着牛飞俯冲而来,此时的俯冲和它第一次的俯冲明显有些区别。

    第一次俯冲是一种捕猎的行为动作,那时它把牛飞当成了猎物,发动攻击也带有一种先天的杀气。

    此时的俯冲就是想要快速到达牛飞的跟前,像个仆人似的,很听话。

    金雕来到了牛飞的附近,找了个最近的落脚点,缓缓拍打着翅膀停稳站好,犀利地望着牛飞。

    牛飞看出金雕很通人杏,他悬着的心也就终于放下,在金雕面前比划一番,金雕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然后,金雕拍打着翅膀,飞离了原来的位置,向空中飞去。

    本以为它要离开,两人正要绝望的时候,金雕突然急转向覃云上空飞去,然后很稳的抓住了覃云的肩膀,很快将人带了上去。几分钟后,金雕再次飞回,同样将牛飞也带了上去。

    两人先后被放到绝壁谷边缘地带,此时双爪着地的金雕望着牛飞,眼神充满了祈求和渴望。

    牛飞知道它最想要什么,于是从纳物戒中取出两枚蛋还给了金雕妈妈。

    当他拿出,放还的那一刻,突然蛋壳微微动了起来,先后两个脑袋探出,发出“叽叽喳喳”声。

    牛飞和覃云望着金雕远去,至此两人也到了离别的时候,短短相处的一个多月时间,两人的感情胜似兄弟之情。

    含泪惜别,覃云又开始了自由自在修练生活,而牛飞不同,他要寻找自己的女主人。

    天机国搜刮总队,监狱中的刁雪静已经消失不见,具体去了哪里只有岑麻一人知道。

    岑麻独自坐在书房中,笑声不断。

    “没想到吧!我岑麻也有如此之运,下个月去上任,哈哈”

    凭借着自己的记忆,牛飞首先来到了屠宰场,经过一番的打听和贿赂士兵,他才知道当日自己把屠宰场搞得鸡犬不宁,而那个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就是从监狱方向传出来的。

    牛飞没敢丝毫的停顿,他从纳物戒中取出一样低级宝贝,又来监狱中贿赂狱官,狱官哪里经得住这宝贝的诱惑,全盘说出这位女子的消息。但是,最终女子被送往何处,没人知道。

    在牛飞的再次贿赂下,狱官由于自己的私利,最终还是没能守口如瓶。

    “你去搜刮总部问岑麻吧!我们这里最大的官,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刁雪静的下落。”

    牛飞避开很多守卫士兵,来到了狱官告知的位置。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总部要地。”

    岑麻书房的两位侍卫拦下了牛飞,牛飞不动声銫,迅速上前,一个虚影,两个士兵瞬间倒地。

    岑麻听到门口的动静后,问道:“外面什么情况?”

    久久不闻回复,岑麻似乎有所动怒,“外面的侍卫都死哪去了。”

    依然没人回复,此刻反常的表现,今岑麻开始警觉起来,他起身向外走去,脚步很轻,没有任何声音。

    当他出来看到守卫已经倒地不起,他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于是破口大骂道:“究竟是谁干的,畏首畏尾,跟个缩头乌龟一样。”

    在整个搜刮总队中,实力最强的人就是岑麻,所以他才有底气叫嚣。

    牛飞不在隐藏,他从旁边走出来,愤怒地问道:“我是来找人的,你把刁雪静送哪里去了。”

    岑麻一愣,他从来没见过眼前的男子,然后阴险地咧着嘴说道:“你当我这里是失踪人口收容所不成?我还要向你汇报人口去向?识相得赶紧滚。”

    牛飞听后瞬间爆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想要知道刁雪静的下落。

    “好!不说是吧!打到你说为止。”

    岑麻看着来人想要动粗,仔细打量一番,然后笑道:“哈哈区区开光期末期实力也敢在我面前撒野。小子,我劝你还是离开的好,不然爷爷让你知道什么是痛苦。”

    牛飞早已看出眼前的岑麻修为要比自己高上一个大周期,实力也比自己强很多。

    他敢挑战一个融合期末期实力的人,足以说明自己的来意,不达目的不罢休。

    其实他也有挑战的资本,一个资质非常好的天才,还有顶级辅助装备,面对岑麻,牛飞还是有一战的实力的。

    岑麻堅声笑道:“怎么样?如果你不走,我就和你玩玩。”

    牛飞咽了口唾沫,干涩涩地道:“那就放马过来吧!”

    狂笑一声,岑麻斜着一只眼睛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绝对不会,不用较量便可以如此断言,各形各样死在我手里的人物太多了,你也不例外”

    牛飞不动声銫,“少说废话。”

    岑麻大吼一声,道:“当然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狞笑着,岑麻的凶狠形态已经完全和一只疯狗般暴戾粗野了,他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牙齿道:“来!来!小兔崽子,你就试着淋漓尽致的发挥吧!”

    牛飞早已暴怒,“去死吧!老东西”

    第十八章,谢谢欣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