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六章 修练,突破

    圣域之士,皆有姓名,名声响与不响皆由每十年一次的圣域第一的争霸赛决定。

    小黑既没有姓也没有名。但是想要在圣域开疆拓土必须要有自己的名讳。

    毛诚看着小黑说道:“既然你的前身是牛,就以牛为姓,你跌入谷底而命不绝,反而得了灵丹,开了灵智,变成了人形。可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要稍加点拨,必将牛气冲天。那就单名一个飞字,叫你牛飞。”

    小黑突破之后,有了气息,虽然只有筑基期末期的实力,但是他的气息带着一股蛮劲,很强横,还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道。

    老者赐予的名字,小黑听了也是欣喜不已,他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钟白看了一眼覃云说道:“虽然你们俩在先天条件上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时间和后天的努力才是你们要战胜的最大敌人。”

    覃云不解,牛飞挠挠头一脸的迷惑。

    “你们现在不懂很正常,随着实力的增长,慢慢就会悟出其中的道理来。”

    话完。

    毛诚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人,“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从第一眼看到覃云,我就知道了他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问他出身也是有所考量。即使他有一个师父,但这个师父也不过如此。首先,任何一个宗门都有收敛气息的功法,这是入门的必修课程之一,所以宗门中人都会隐藏自己的实力,从不会将自己真正的实力暴露在外。其次,还有一个窥探对方真正实力的功法,这个其实是无师自通的,随着你们修为的增强,自然就能看出修为较弱者的真正实力。但是我这个功法却有所不同,它不仅能让你看出弱者的实力,当对方完全释放气息与你决斗之时,还能够判断强者的实力。这两个功法你们必须要熟练掌握,其实也很容易,相信你们很快就能得心应手。”

    这两个功法的妙用讲解完毕,毛诚开始讲解修练的方法。

    按照他的讲解,覃云和牛飞开始修练起来。

    两个时晨后,覃云和牛飞从修练状态起身,他们控制住自己的气息,让对方来试探,自身的气息竟然完全隐藏了起来,不借助功法辅助根本看不透对方的实力。

    毛诚很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天才,果然不负众望,很快就熟练掌握了两门功法。

    钟白走向牛飞身前,他用左手将牛飞的左手台高,另一只手指着牛飞中指上的银白戒指说道:“这是你们必备的一件装备纳物戒,可不要小看了这件小东西,它虽小,但用处可不小,日后你们自然会明白。它们形态不一,也有可能是袋状物,如何使用它,听好了,我只说一遍。”

    牛飞这件宝贝原本是属于老怪物的,它乃极品中的极品,不但可以储存东西,还有一定的增幅效果。

    为何那日他能够赤手空拳打死很多野狗,自己的力量是一方面原因,这枚戒指也可谓功不可没。

    钟白也有类似的东西,他自然不会看在眼里,但是当他第一眼看到此物出现在牛飞身上,并且能够佩戴使用时,他确实被惊讶到了。

    这可是顶级装备,一般修为的人根本无法使用,何况一个没有筑基的普通人。此时,纳物戒已经无法从牛飞的手中拿掉,显然这东西已经找了个新主人。

    钟白讲解完毕。

    牛飞运气注入一丝灵力,纳物戒里的东西尽收眼底。

    “哇好多东西,它的空间好大呀!无边无际。”

    借着教授的方法,他将紫金丹从破兜里取出,两枚存了进去,剩下的分别递给毛诚,钟白和覃飞,自己手里还剩一枚。

    “也不知道这东西现在吃了会如何。”

    牛飞刚要放入口中,毛诚迅速斥责道:“这东西确实好,现在吃它就是白白浪费一枚,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任何方法都无法突破的瓶颈时刻,再考虑服用紫金丹,它会让你实力近乎翻倍。记住多吃无益,反而有副作用,域速则不达,踏踏实实修练才能让你修为稳固扎实。”

    牛飞收回即将入口的紫金丹,看了一眼,他带着一脸的疑惑,将其放入纳物戒中。

    半个月后,他们每天都在修练中度过,牛飞早已突破,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开光期末期实力。

    而覃云在短短时间内也达到了融合期末期。很显然随着实力增加,越往后修练的难度就越大,提升的速度就越慢。

    也许,只需要一场战斗的强烈刺激,两人就能够再次突破。绝壁谷中能够给他们提供战斗的人或物非常的少。

    在这种状态下,两人又修练了半个月时间,毛诚,钟白已经把他们自身所知道的所有功法都教授给了两位年轻天才。

    某日某时,两老者同时消失,自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覃云慨叹道:“两位哥哥自此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毛诚哥哥似乎说过想要见他,必须要参加每十年一次的圣域第一的争霸赛。从现在开始,距离下一次比赛还有九年时间。”

    两人看了看绝壁谷四周,一种空荡荡的感觉,此刻,一种离开此地的冲动油然而生。

    由于两人没有出神入化的本领,想要离开此地,牛飞根本不知如何下手。他只能跟在覃云身后,也不知道覃云到底有没有出去的方法。

    由于自己是跌入谷中,而覃云怎么进入谷中,从来没听他说过,也没人问过。

    此时,只能选择相信。

    路上两人很少说话,除了脚步声,谷底几乎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

    不过,幽幽谷底,恐怖的气息在不断的减轻,似乎越往前走,光线就越明亮。

    当他们来到一处悬崖峭壁附近时,久违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两人睁不开眼睛,缓了好久,才敢缓缓睁开双眼。

    牛飞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覃云道:“覃云大哥,我们已经出来了吗?”

    覃云摇了摇头指着那道高耸入云的墙道:“从这里爬上去,我们才能真正的离开谷底。”

    看后,牛飞一脸的无奈,他当然知道这悬崖峭壁的高度,那天,他落下的时候,似乎过了好久才碰到下面的树枝。

    “爬上去?覃云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高度都看不到顶,也不知道有没有怪物生活在岩壁之上。”

    覃云笑了笑道:“我们只此一条路,这里有阳光照射,一般可怕的怪物都生活在阴暗潮湿之处。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可以白天爬,晚上休息。”

    牛飞低声道:“那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谢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