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一章 嗜血之战

    无意间吃了紫金丹幻化成人,又得了另一件金属戒,运气爆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对一般人而言,能遇到任何一件就已经跪天拜地了。

    虽然喜得两件宝物,以目前小黑的经验来看,他根本不知如何利用眼前这两样东西。

    单就紫金丹而言,吃下一颗就能让其改头换面,可想而知,紫金丹所蕴含的能量是多么巨大。

    不然,也不会改变一个物体的本质,吃下它们很容易,能否将这紫金丹所蕴含的能量转化并吸收才至关重要。

    综合考虑,小黑才没有全部吞下,不然,他早就因为巨大的能量无法消化爆体而亡了。

    如果真的无法利用这些东西,吃下去无异于自行了断,又或者烂在手里成为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垃圾。

    绝壁谷深处,一个身穿长袍的老者,双手吃力地拄着木棍,在他身旁的是一名身穿白衣的老者,此人捂着胸口,脸銫跟他的着装一样煞白。

    两人相视一眼,停下脚步。拄着木棍的老者,找了一棵树,靠了上去,眯着眼睛,调整着气息。旁边一人则盘坐于地,打坐开始疗伤。

    半个时辰后,两人几乎同时睁开双眼。

    毛诚看了一眼那只残缺还在渗着鲜血的腿,“我们此行不但没有讨到任何好处,反而落得如此下场。”

    钟白听后,他叹了一口气,“唉毛兄,先前还是小瞧了老怪物的实力,我对此人的认知还停留在二十年前。如今他的实力不但大有长进,而且早已远远超越你我。此战如果不临时合作,恐怕早已陨落于此。”

    毛诚眼神冷冷,目光呆滞,久久才说出一句,“自此一役,争夺圣域第一的头衔似乎已经与我无关了。”

    钟白点点头,咳了一声,“吭!我也好不到哪去,金身被破,想要重铸金身,起码要三十年的时间,我们都已经这个岁数,如果在巅峰时期不能突破,给自己延寿,现在这种状态,恐怕我的时日已经屈指可数了。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可惜了这一身本领也没个传承。”

    毛诚听骇然一视,又是一阵叹息,然后说道:“钟老弟,你还记得大战之前突然闯进来的那个年轻男子吗?此人天赋异禀,多年难得一见,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钟白一愣,想了一会,严肃地说道:“没错!此人全身筋骨千年难得一见,不知他是否已入宗门,或者有无师父。即使没有,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想要找到他,也实属困难。”

    两人闲谈止,幽暗寂静的谷中,突然显得格外异常,凭借多年的经验,两人同时提高警惕。

    原本没有风的谷中,刮起阵阵阴风,着体如一阵阵冰渣子,冷的刺骨,树枝在风中摇曳,摇晃得像在嚎啕。

    毛诚一脸阴沉,低沉道:“钟老弟,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们,待会生死关头你先走,我来抵挡一阵,千万不要回头。”

    “不行!毛兄,我怎么能”

    此时,异响更加接近了,似是一阵阵的焦雷在耳边,当然,那咚咚的声音似乎很有节奏,而且还不少,像在轻扯两人的心。

    眼前很快出现数只怪异的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它们正蠢蠢域动,但又没有发动攻击。

    它们有着人的体貌特征,双脚直立行走,速度极快,却没有人类光泽的皮肤,似乎人皮被活生生的扒了一样,血淋淋的非常恶心。

    “嗜血狂魔”

    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他们早就知道谷中有这种东西,这是他们首次见到。

    其中一个嗜血狂魔跨步向前,伸着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它异常的兴奋。

    正当它一跃而上之时,一道极快而又刺目的略一扬闪飘拂,宛若一柄利剑陡然插进了它的身体,刚要攻击就孟一咚嗦,窒息的嚎叫。

    来人是一名年轻男子,此人正是刚刚两位老者谈论的对象。

    “在下覃云,两位前辈受惊了。”

    两老者如雷殛般的一怔,根本没有想到来者就是自己刚刚还在谈论的天才男子。

    “缘分呐!”

    两人相视一眼,又快速警告年轻男子。

    “这是嗜血狂魔,喜好鲜血,是谷中最残暴的猎手之一。当心它的牙齿和爪子,有剧毒。”

    提醒完的一瞬间,这群嗜血狂魔开始狂躁起来,疯狂而撕心裂肺的嚎叫,它们跃跃域试。

    年轻男子注视着每一个靠近的嗜血狂魔,丝毫不敢放松。

    他知道刚刚击杀一头嗜血狂魔即使不是靠运气,也是因为在它们没有发现自己之时,才让这一击没有落空。

    为首的两头嗜血狂魔神隐一声,带着峭厉的阴风,向年轻男子快速猛烈冲来。

    老者前方的覃云,神銫冷漠肃然,等嗜血狂魔来到他五丈左右。

    覃云拔出身后的一柄重剑,重剑的光芒爆闪劈出,直接将冲来的两头嗜血狂魔拦腰砍成四截。

    其余数头看到看到这一幕,开始偏着头,嘴巴大大的张着,愤怒的狂冲而来,口中伴着嚎叫声。

    “呃”

    覃云的脚尖在地上轻点,身躯一番一旋,巧妙之极的避开了一头,两头来袭的嗜血狂魔,重剑倒掠。

    “噗嗤!”

    一头嗜血狂魔的头被削去了一半!

    就在剑刃闪过,血肉横飞之时,覃云已同时笔直的脚尖落地,他的双脚如电掣般伸缩,数头嗜血狂魔被狠狠的踹出,滴溜溜滚摔而出。

    仅仅活着的几头嗜血狂魔已经恐惧得不敢上前,怒目而视,凄惨的哀嚎声之后,像喝醉了酒一样,踉跄不稳的向远处逃窜。

    覃云飞身向前追击而去,重剑交相闪舞,血肉纷飞,嚎叫不止,很快又杀了一批。

    其余逃窜中的嗜血狂魔已经被他的杀气惊惧的面容巨变,全身都开始哆嗦起来,逃走咚咚的脚步声都开始混乱起来。

    看着逃窜的嗜血狂魔,覃云大吼一声,不在追杀,他的吼声让逃走的嗜血狂魔为之惊慌。

    危险消除,覃云才掉头返回,脚尖轻轻一点,借着树枝,踏空而归。

    两老者看着脚尖轻轻落地的年轻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哈哈英雄出少年,吾等已经老矣。”

    第十一章,谢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