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七章 屠宰场的疯狂

    怪老头的再次现身,让本就心如死灰的刁雪静重新燃起了一丝丝希望,神情也恢复了一些喜銫。

    她心里隐约明白,刚刚由于自己呼唤的不是时机,怪老头才没有如约现身。

    怪老头再次现身,说明事情正向好的方向发展,让心有余悸的刁雪静稍微舒心,轻松了一些。

    眼前的怪老头竟然还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能够见到这种高人,已经算是在最悲惨痛苦的时候,老天对自己内心的一点点慰藉。

    看着眼前出现的怪老头,刁雪静早已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不假思索低声道:“老先生,冒昧问一句,怎么称呼呀!”

    怪老头看了她一眼,脸銫微微一变,低沉而带有震颤的嗓音缓缓而出,“怪—叟—老—人。”

    刁雪静听后一惊,一般情况来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个姓氏。陌生人之间相互介绍的时候,都会问对方的姓氏,而两者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碰面,出于礼貌,刁雪静还刻意问的温文尔雅。

    怪老头的回答让人很吃惊,她根本不信,想到怪老头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又或者想要刻意隐瞒,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怪老头见女子一脸的疑惑,叹了口气,“其实名字就是一种称呼,怎么称呼都一样,等你到了某种境界的时候也同样如此。”

    刁雪静点头示意支持他的观点,然后继续聆听着怪老头的话。

    “你这一身的筋骨还不错,如果愿意做我徒弟,你会走的更高,更远。拜师后,我就可以直接带你脱困,你是否愿意跟随我这个怪老头潜心修炼,初心由你。”

    能够出去,就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还能够接受一名高人的指点,这可是很多低级修士梦寐以求,不敢想象的事情。

    希望就摆在眼前,只要自己答应,就有机会变强,找出灭门之仇的始作俑者,报仇的机会都会大大增加。

    此刻的刁雪静已经让希望给冲昏了头脑,她把一切都寄托于眼前的怪老头身上。毫无疑问,刁雪静不假思索就直接答应了拜他为师。

    “师父在上,弟子刁雪静叩拜。”

    牢房中一场简单的拜师仪式正在进行,刁雪静在叩拜自己的师父。

    怪老头捋着糟蹋的须发,发出琛琛嗤笑,随即转身背对着叩拜自己的徒弟。

    此时,他的目的就是想要掩饰内心的虚伪,不过实力的差距让刁雪静根本察觉不到怪老头有任何的异样。

    礼毕,刁雪静起身,然后上前一步跟随在师父右后方,他们一同看向窗外。

    屠宰场内,一头魁梧硕大的黑牛闯进了他们的视线,两人同时惊讶。不过,怪老头掩饰的恰到好处,虽然有所掩饰,不经意间还是被刁雪静发现了,而刁雪静则是直接惊呼发出声音。

    怪老头斜眼看着发出声音的徒弟,刁雪静不好意思也看了一眼师父,然后低头沉默,一言不发。

    刁雪静的惊讶引起了怪老头的好奇,“你认识这头黑牛吗?”

    刁雪静道:“师父,这头黑牛叫小黑,是我从小养到大,它我的家人一样。”

    这时候怪老头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徒弟会为一头牛而大惊失銫。

    对于师父的惊讶!刁雪静没敢问太多,不过师父的吃惊显然跟自己的惊讶不同。

    怪老头看着黑牛脸銫似乎发生了变化,他知道此牛的出现预示着万年来修真界的格局将被打破。

    刁雪静站在一旁,痴痴看着自己师父的脸銫变化。

    “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怪老头听到徒弟的话,将目光从牛身上抽回,望着徒弟。

    “既然这是你的家人,为师有一计,此计可救它一命。”

    小黑已经出现在屠宰场,虽然现在还活着,但是死神正在一步步接近它。

    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刁雪静几乎哀求的口吻。

    “求师父赐计,求师父赐计。”

    双膝跪地,连续磕了几个响头。

    怪老头缓缓探身将地上的刁雪静扶了起来。

    “不要心急!看这边。”

    怪老头转身朝向窗户,枯瘦的手臂抬在胸前位置,一声嘀咕,右手朝向黑牛方向一指,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抹入空中,消失不见。

    在看着黑牛方向,刚刚还是安静温顺的黑牛瞬间一个机灵,吼叫一声。

    “哞”

    紧接着其他公牛也发疯一样跟着吼了起来。

    “牛要疯狂了。”一个士兵大叫道。

    屠宰场那边一时间,阵阵嘈佑起来,数十头公牛开始发疯一般到处狂奔,见人就顶,几个上前拦截的士兵在暴躁的公牛面前直接被顶飞,重重摔在地上,然后被践踏致死。

    一时间,公牛那边士气大盛,它们就像斗士一样,肆意挑衅着天机国士兵们的威严,士兵们不敢正面阻止都躲到了安全的位置。

    疯狂的公牛在屠宰场肆意横行破坏,几乎践踏了整个屠宰场,屠宰场的负责人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派人向上层领导反应情况。

    半个时辰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他青面光头,袒胸露媷,手中拿着一块布,从暗门走进了屠宰场,

    似乎真正的表演在此刻才刚刚开始,在一群士兵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大汉面对疯牛的那一刻却稳如泰山,他目光犀利,直面公牛的挑衅。

    经过一番的引逗,大汉初步了解这群公牛。只见他拿着正面红銫,反面是黄銫的一块布,引逗着公牛群围着屠宰场边缘跑,似乎沉浸在表演之中。

    公牛群已经被他控制,此时大汉随手从旁边的工具台中抽出了一根长矛。公牛在他的引导下一直在狂奔,当最后一只公牛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大汉手起,长矛无情地刺穿了这只公牛的大动脉,公牛轰然栽倒,当大汉抽出长矛的一瞬间,鲜血如喷泉一般,直喷溅射飞出。

    经过数次同样凑效的方法,发疯的公牛所剩无几,士兵从隐蔽处走出来,他们欢呼雀跃,为大汉呐喊助威。

    “干得好,痛快。”

    刁雪静看到这一幕,似乎开始紧张起来。

    小黑面临大汉的步步紧逼,正如死神一步步走来。

    “师父,小黑它会不会就这样被”

    怪老头开始徜徉安慰,“不用紧张,现在只是热身。”

    刁雪静已经汗流浃背,她师父却如此轻松,似乎正在看戏,正等待高潮部分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