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大战起

    狼烟四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两支军队在九级王朝帝都想碰了面。

    绝音谷大军一路上面对各个关卡,势如破竹,一路西上。

    以迅雷之势破了九级王朝四座大关,来到了九级王朝的帝都。

    九级王朝的帝都之上站着一个金黄銫龙袍的男人:“侄儿来此如何?怎还携带如此之多的兵马?难不成侄儿是要来投靠叔父?”

    黄江没有理会,对着自己身后的大军大喝一声:“擂鼓,绝音谷的弟子们,为吾奏乐,奏上一曲百斩首为某家助助兴。”

    说完他带着一群绝音谷外编弟子向着城墙攻去。

    “风风风”

    外边弟子们大踏步地向着大军九级王朝的大军攻去。

    后方的绝音谷弟子和黄俊为他们奏着曲子。

    站在九级王朝上面的见此,赶忙大喊一声。

    “来人啊!给本王抬出震音钟来,将士们,挡住绝音谷外编弟子本王重重有赏。”

    黄江大笑一声,手中开天斧翻来覆去。一条条人命毙命于斧下。

    “没想到叔父你不仅抓了我的三弟,还对我们绝音谷有所防备呀,居然造出了这样克制吾等的武血器。”

    说着,斧面上的一道血纹亮起,黄江大吼一声:“劈天裂地。”

    紧接着一道血光自开天斧中飞出,来到了战场上。

    那道血光在九级王朝的战场上猛然落下。

    “轰~”

    一道裂缝自战场之中蔓延开来,一个个九级王朝的士兵掉落下去。

    “铛~”

    “啊~”

    而正当黄江大肆屠杀九级王朝士兵的时候,帝都城墙上的九级王手下退出来一个用铁木为梁承迂着的大钟。

    钟响起一声。

    绝音谷不少的弟子皆口吐鲜血,七窍流血而死亡。

    黄江听到惨叫声回头一看,眼中瞬间血红无比,一股子戾气自心间而起。

    “黄平,杀我绝音谷如此之多的弟子,某家必要你那项上人头来祭奠我绝音谷死去的这些弟子们。”

    黄平站在九级王朝的帝都上狂笑着:“凭什么?就凭你们这群残狱剩饭,歪瓜裂枣吗?你可知我九级王朝所供奉的强者至少百位。而你绝音谷怕是只剩下你背后那九个老家伙了吧?”

    黄林听到这话,顿时怒从心头起:“怎么着老夫也算得上是你的叔父,怎敢如此同老夫讲话。”

    黄平癫狂的说:“可笑!本王大计将成,哪管的上你这便宜叔父,若本王是你,早就拿着那三根破长生去上吊了。”

    黄林愤怒的召集着剩下的大军,“大军开闸,法身攻城。老家伙们,有没有兴趣跟着老夫施展一下禁术,将之口出狂言的小娃儿灭杀。”

    黄俊一听,问旁边的小厮说:“这九大长老之间的禁术是什么?”

    小厮一听浑身颤了颤:“燃烧自己全身血气,奏上一首灭绝天下的杀生曲法!”

    黄俊一听,顿时心感不喜,于是朝着九大长老的方向喊了一声:“长老们!父亲临终之前传了小子一道秘术,不如此战就由小子来展露风头如何?”

    六长老看着黄俊,好奇的说道:“哦,小小年纪就想展露风头。此战颇为危险,你还是下去歇息吧,当由老夫这等老头子来领教领教。”

    黄俊死死地盯着大长老。

    大长老也死死的盯着黄俊。

    看着黄俊眼中坚定的目光,大长老叹了口气说:“即使如此!也罢!也罢!让老夫九人看看你还有何等手段?”

    黄俊笑了笑说:“那还请长老们看好啦,帮小子掌掌眼吧。”

    说着,黄俊纵步云光,朝着数万将士们走去,一个个绝音谷的弟子们都傻了眼!

    “公子这是作甚?难不成要去闯皇朝?”这个弟子说着,还把手中血器的琴弦一指弹出,朝着自己身后的一个偷袭的将士飞去。

    “难不成是要投降?”

    “不可能,公子虽说没有过人天资,天生没有觉醒血器,但是,吾绝音谷二公子绝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一道接着一道的声音从不同的人传来,听的黄俊有些心烦意乱!

    黄俊径直跑到战场正中心,岁天琴被召唤了出来,黄俊盘膝坐在鲜血淋漓的地面上。

    岁天琴血光大放,一道道神秘的血纹亮起,然后,黄俊的双手开始动了起来。

    或拨,或弹,或扫,或抚

    一个个弹琴的手法看的众人眼花缭乱。

    一个个猛鬼野兽,一把把大刀长枪,一波波水浪翻滚。

    随着琴音的绵延,从黄俊身周荡漾开来,化生诀,七旋斩,叠浪斩,三个血术运用的得心应手,好像用了许多年一样。

    一个绝音谷的弟子看着三重水浪朝着自己飞快的袭来,已经来不及躲避。

    “完了完了,五日前洒家还听闻二公子没有觉醒血器,此时的觉醒怕是用天才地宝堆起来的,洒家今日怕是要命丧于此了,呜呼悲哉!”

    但是,想象中的水浪并没有席卷而来,而是直接穿过了自己的身体,朝着敌人冲了过去。

    那个绝音谷弟子看着一地的横尸,在看了看自己完好无缺只是经历了战斗稍微凌乱的衣衫道:“公子当真好手段,这怕是谷主也只能于此了吧!”

    黄俊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海洋里面,扩音术,化生诀,七旋斩,叠浪斩,这些原本是黄家栋记忆中的血术此时此刻在黄俊的手里大放异彩,黄俊也对岁天琴以及血术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

    黄平看着战场中心的黄俊,皱着眉头说道:“影,去解决他!”说着,还一指点向了黄俊。

    黄平身后一道黑影一闪而逝,黄江见此,也皱着眉头:“你当真是某家叔父?”

    黄平听后,笑了起来:“是与不是,那就要看此战的结果了!”

    黄江看向黄俊,气急败坏的说道:“贼子,莫要使父亲血器,当真不要面皮吗?”。

    而此时,沉浸在感悟中的黄俊也被黄江这一声叫醒,也不禁气急败坏起来。

    心中暗暗的想道:“父亲因我而死,我自感惭愧,不与你计较什么,何故竖子还要苦苦相逼呢?也罢,也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