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道心立

    黄俊看着眼前的三銫黄俊冷哼一声:“你对我这么了解,想必在洪荒的时候你就在我的体内吧。而且杀死黄家栋的真的是我吗?”

    见到三銫黄俊只是有些惊讶,黄俊再次慢慢说道:“既然有了地府,那想必你就是我的前世吧。亦或者是某位修仙世界的老前辈域要夺舍于我,但是,过去这些时日也不见你动手,想必你应该就是我的前世或者是和我的前世有关联之人,

    而黄家栋已经完全献祭给我,他的全部记忆此时此刻全部都在我的脑海里。

    在他记忆的最后一刻,记住的仍然是被玄黄二气所捆住并且消散身体的我。”

    讲到最后几句话,黄俊几乎是咆哮出来的,还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味道。

    三銫黄俊的眼神当中透露着一丝丝错愕:“有意思,本尊这亿亿年来是第一次被”戛然而止,看着黄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换了一副口吻说到“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那本尊也不多言语了,顷刻后,本尊将先天混沌道纹打入你的识海之中,至于你刻画在识海中的无量诀,本尊就不多加修改了。

    还有,黄家栋现已献祭于你,他擅长时间法则,想必关于时间法则的领悟都全部交付于你了吧?”

    黄俊开口说到:“不错,不仅如此,天地刚刚引玄黄二气改造我的身体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了些变化,这个世界的修为进境已经不适于我,按理说我应该是凝器境,但是因为我父亲先基于我,我有了血灵,还可以初步使用法则之力。所以,”

    “小道尔!无妨!无妨!”三銫黄俊摆了摆手说:“本尊且来问你,你可知,你已驾鹤三次有余?”

    黄俊闻言一愣:“三次?何来之说?”

    三銫黄俊轻校道:“于洪荒巷间,因身体孱弱被小混混殴打致死,后因月宫宫蟾法则做引,轻叹一声,护你周全,引得泰山东岳大帝传你无量道诀,此为第一次重生。

    于洪荒地府,地狱眼中,因魂体孱弱,遭混沌阴风吹散魂体,本尊将你周边鬼卒魂体磨碎,用于助你重铸魂体,此为第二次重生。

    于洪荒地府,你乱入至法祭坛,遭鸹风吹袭,魂体再次碎裂,囚牛绕燃本源之气,救渡你与至高鸿蒙中,此为第三次重生。

    于至高鸿蒙血陆中,因修为不至,乱刻之下无意刻下残缺混沌道纹,被其撕碎身体,本尊为护你周全,身犯大因果,不惜与天地二力交锋,此为第四次重生。”

    说完就冷冷地看着黄俊。

    黄俊一时心中慌乱无比。

    “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天命之子吗?你当真以为你洪荒当中所说的穿越各个都是大能吗?哪个不是谨小慎微,卑微的活着以谋后路,你且回想,哪个穿越之人是如此大滋大咧?”

    三銫黄俊语气冷冽的说道:“本尊因与天地交锋,神魂已然受到创伤,在临离之际,本尊问你几个问题!

    其一,胞弟如何?

    其二,今后如何?

    其三,你又当如何,你又不是天命之子,命运至高不会庇护于你,下一次再不谨小慎微的活着,下次要是再刻画错道纹,那可就没人能帮你了。

    好吧,本尊要走了!你且好自为之,对了,你不是本身的转世,你只是本尊的一个身外化身罢了,你若死了,本尊再化身一个便是了!”

    黄俊感受着识海消散的三銫黄俊,意识到自己真的也许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黄俊对着识海中的空中喊到:“你这三个问题我来回答,我的弟弟将由我来守护,即使在神魂层面上来说,他并没有和我有血缘关系,但是为了父亲我也要将其照顾一生一世。

    今后先执行父亲的攻城计划,将九级王朝的叔父打败,随后我要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峰,即使这里是至高位面,我也要像你一样,成为一个胆敢与天地交锋的人物,胆敢于天地之前称本尊的大人物。

    至于我,用现代的话来说,接下来我要苟起来,苟到自己有能力可以在这天地之间闯荡一番的时候。”

    说完这些话,黄俊的神魂开始与肉相合,在黄俊神魂深处,一棵硕大的心脏盘踞在此,这颗心脏有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道心。

    黄俊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并且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

    突然,感觉脊椎处传来一阵阵瘙痒。

    用手一触摸,发现手上除了自己的血器囚牛绕之外,还有一把古琴。

    琴长三尺六寸五,厚约两寸,上七弦,七弦皆为龙身,为龙族之中掌管时间正龙辰龙,琴头雕刻着衔烛之龙烛龙。

    黄俊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自己父亲黄家栋的岁天琴吗?

    黄军顿时悲鸣不已,这时,从岁天琴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温软如玉,谦谦君子,正视自己父亲的血灵晨星。

    晨星从岁天琴走出来以后,轻轻地抚摸了黄俊的头:“吾儿莫要作拿小儿女姿态,如今为父已与你融为一体,而吾,作为你父亲的血灵也与你融为一体。

    并且你的父亲并没有消散,他只是作为了你囚牛绕的血灵而已。”

    黄俊一听顿时由悲转喜:“当真?”

    “然也!”

    黄俊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禁有些许愁眉苦脸:“那今后我不就多了一个父亲。”

    晨星大笑道:“并非如此,严格来说你是多了两个叔父,吾名晨星,乃你父亲之血灵切不可称吾为父亲,而你的父亲在化为囚牛绕的血灵之后,便于吾失去了联系,所以此时此刻吾也不知你父亲是何状况,但是无却知,你切不可称其为父”

    黄俊不禁有些欣喜,原本以为自己谁不是其亲生儿子,却受其恩惠心中难免有些不如意,如今知道他还没有死,并且自己也可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如此甚好……

    “铛铛铛~”

    “嗯!”黄俊看向门口:“不知是何人扣门,进来一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