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无缺

    当众人都一心一意的对战黄家栋的时候,九人没有任何一人注意到黄俊全身上下血气退散,三气不显,只有那玄黄二气不断的萦绕在黄俊身上,极为凝实。

    黄家栋不停地嘶吼着,惨叫着。

    黄俊在那萦韵之气舒服的神隐了起来。

    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了。

    突然,黄俊的身体一下子爆裂开来,化作满天飞屑,仅留下一具骸骨。

    巨大的爆炸声吓到了阵法中的九人,惊醒了阵法中的黄家栋。

    黄家栋清醒片刻,看到此刻已是骷髅模样的黄俊,大吼一声,眼神不复清明,全身上下血光迸裂,血液开始直接渗透到体外。

    一声声野兽般的嘶吼声在大阵中响起,随后,一声大喝,黄家栋居然自己自爆了肉身,神魂携岁天琴朝着黄俊飞舞而去。

    黄家栋的神魂猛然一凝,宛若化作实质融入到黄俊的脊髓之中。

    九大长老纷纷对视一眼,叹息一声。

    “却不曾想谷主也是如此之辈。”

    “不错,于公来说此人乃不忠,不义之辈,却于私来说,谷主确实让人肃然起敬,其精神入木三分,让吾等久久不能释怀。”

    “谁能想到?前一瞬陷入了万族诅咒的谷主,下一瞬居然能恢复神魂清明,以迅雷之势献祭与子。”

    “不过接下来又当如何?”

    “七张老所言极是,接下来又当如何,黄俊在谷中可是出了名的废物,难不成就因为谷主的献祭让他堂而皇之地坐上谷主之位吗?”

    “大长老,可有良策?”

    黄林听着眼前这群人议论纷纷,心头顿时无名火起。

    不管怎么说,这黄俊与自己终究是本家之人,按辈分连谷主都要叫自己一声叔父,自己始终是黄俊的爷爷。

    黄林冷哼一声,冷眼看像眼前八人:“尔等小辈实为无耻,吾绝音谷自创立之来,谷中只有一条父承子业的规矩,而作为御下长老的吾等,皆是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且不说黄俊此子乃是吾之本家,黄俊辞职与在座的各位都有些许关系吧?即是如此,何故吾等不能助其一臂之力呢?”

    众人听着大长老的话纷纷低下头去,一群四五十岁的人被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说的愧不自知。

    “大长老所言不虚,方才吾等居然自乱阵脚,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张艺士率先开口:“不若,就有老朽来支持少主吧!老朽立誓,必护之。”

    有了领头羊,剩下的诸位长老皆纷纷开口称是。

    殇石璟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样:“对了,谷主之前同吾等讲过攻城之计,不如此刻吾等向少谷主坦白如何?”

    众人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纷纷看向了大长老。

    大长老沉吟一会儿:“合该如此,谷主三子在失踪时正在九级王朝内,先前谷主同吾能讲之时,定计于大比之后,但是如今不若百日后如何”

    “善!”

    “合该如此!”

    “那谷主夫人同谷主王兄那边又该如何交代?”二长老金科问道。

    顿时,四下寂静无声。

    大张老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却是将眼睛死死的盯着黄俊。

    沉寂良久,道:“不若待少主定夺。”

    众人再次点头称是。

    黄俊原先本在识海深处沉睡着,玄黄二气席卷而来,黄俊不小心神隐了出来,自那之后一股狂暴的力量以及感悟冲进了黄俊的骷髅身躯以及识海之中。

    那股力量虽然狂暴无比,却又温和无比,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结合在一起,让黄俊身上散发出灿金銫的光芒。

    仅仅只是长老们议论纷纷片刻。

    黄俊此刻的身上血肉重生,风采更甚之前。

    并且整个人的气息也更加的圆缺无漏。

    修为也仅仅到了真器境,确实没有有育血灵,因为囚牛绕的血灵,正是黄俊的父亲黄家栋。

    黄俊深知外界发生的一切,可是他口不能言,体不能动。只能呆呆地看着听着,仿佛回到了第一次刚死的那会儿。

    不知过了几许年栽,那股狂暴的记忆也被黄俊所理顺。

    自己乃是九级王朝的小王爷,自己的父亲黄家栋之三子,也就是自己的弟弟被九级王朝抓走,一向溺爱孩子的黄家栋顿时生出了攻城计划。

    黄家栋所有的记忆都融合到了黄俊的识海之中,同时,一日前的疑问终得了解,自己真是黄家栋的亲生儿子,出生那日,青紫二光弥漫了半边天,九级王朝的九级王,前来祝贺时,眼神中散发出了浓浓的忌惮,这也促使了自己的父亲黄家栋生出来了开始防备九级王朝的打算。

    看着这些记忆,以黄家栋的视角,看着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一步一步的长大,一点一点的成长懂事。

    看到自己穿越过来时,黄家栋突然以为自己的儿子是真的觉醒了血器,并且是先天凝器境的喜悦是不掺杂任何感情的。

    黄俊突感无名火起。

    在识海中大声的吼叫着:“你出来呀,我需要你的帮忙,快出来!”

    吼叫声经久不衰,识海的空气中一阵涟漪,三銫黄俊出现了,一脸玩味的神情看着黄俊,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悯,一丝不忍,还有一丝生气:“哦!唤本尊何事?”

    “放我出去!”黄俊几乎是吼出来的:“我要为我爸报仇!”

    三銫黄俊大笑起来:“真是可笑,一个蝼蚁一般的渣宰安敢谈报仇二字?何人给你的勇气?况且,你知道他并不是你的父亲。”

    听着眼前三銫黄俊的话语,黄俊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玛德,老子说她是我把她就是我把你快放老子出去,老子要为他报仇。”

    三銫黄俊轻蔑的笑着:“哦!确定要报仇!”

    黄俊重重的点了头。

    “不管敌人是谁?”

    “无论是谁。”

    “不管敌人何其强大?”

    “不错!”

    “哈哈哈哈”三銫黄俊疯狂的笑着:“可是杀死黄家栋的就是你自己呀!本尊就不相信你是真的不知道。”。

    黄俊突然像是失心疯了一样,三个人三世的记忆加在一起疯狂的四处乱窜着。黄俊的识海开始有了裂痕。

    突然黄俊好像领悟到了什么一样,因为他在黄家栋的记忆里面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视角,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