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失误

    于清江顿时感觉自己神魂域裂,对自己的二胡掌握度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左右。

    于清江大喝一声:“黄汤师妹,师兄接下来要使用鸿蒙法身了,勿怪!”

    说着,烙刻在鸿蒙血族身体内部的先天神通大小如意发动。

    “逆龙震雷琴,随吾长,长,长。”一声大喝响彻云霄。

    只见那于清江化作一位九丈高的巨人,龙头细腰二胡也变成了一大一小扁腰细纹双锤。

    黄汤见此,娇喝一声:“师兄怎么才修行了九丈法身,师妹我可是有九丈九的法身呢!”

    说着,也变成了高九丈九的鸿蒙血族,索云锣化作人高大盾护住黄汤,锣槌化作一个南瓜瓮锤。

    高台上,三长老黄开轻笑:“大哥,你看侄女的法身又高了,看来侄女最近修行的蛮刻苦啊!哈哈哈”

    黄林笑着,老脸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一样,笑到五官(?好吧,没有鼻子)都挤在了一起:“此言差矣,吾孙尚需努力,且须知人外人天外天之言。如此方得进步!”

    黄林嘴上说着谦虚,可是那张老脸上漏出来的神情分明就是炫耀。

    于清江大喝一声“风雷瀚海。”

    只见于清江双臂上闪耀起一阵刺眼的光芒,一个个玄奥的血红銫文字从于清江的皮肤下面窜了出来,附在于清江的手臂上。

    左手二胡散发出青红銫的光芒,右手胡弦散发出紫红銫的光芒,两道光芒闪耀,风雷二气附着在逆龙震雷琴上。

    将逆龙震雷琴高举过头顶,像是一大一小两把大锤从天而降,携带着风雷二势朝头砸去。

    黄汤见此,左手中的索云锣迎风便长,索云锣上面血纹亮起,索云锣锣面上就像是镀了层金一样,厚重了不止一倍。

    “铛~”

    震耳域聋的锣声自擂台上面传出,黄汤娇喝一声,右脚往后稍退半步,右手锣槌猛的挥出,击在于清江的左臂上。

    于清江左臂中了一锤,面不改銫,手中双锤猛的一收,双脚蹬在锣面上,一个兔子蹬鹰,身体便处在半空中,右手一收,胡弦消失不见,五根手指上血纹遍布。

    “铛~”

    原来是一根琴弦落在了锣面上。

    台下的一众外面师兄弟看着台上两人,议论纷纷。

    “黄汤师姐的天赋当真强悍,于清江师兄的气血明显强于黄汤师姐,黄汤师姐却能与其战的不相上下。”

    “不错,师兄所言极是,只不过,小道曾听人说,这黄汤师姐的索云锣好像还有什么地方甚是奇特的,只不过,有些遗忘罢了!”

    “道友且看,这于清江师兄的弹子问路更是运用的娴熟之至。却又是不知道黄汤师姐该如何应对?”

    黄汤脚下步子翻腾,双脚血光大放,施展着血术踩云步,极速的向后方退去,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不断腾挪的琴弦。

    退了数十步后,黄汤还是吐了口气:“师兄小心了,接下来这一招师妹尚不得得心应手,若是伤到师兄,万望师兄见谅。”

    于清江看着眼前的黄汤,轻轻点了点头。

    黄汤大手一抓,索云锣提手处血光大显,提手处的绳索居然脱离了锣身,飞到空中,死死的缠住了那根琴弦,黄汤抽身出来,脚下踩云步挪移之间来到了于清江身前,一锤朝着于清江面颊击去,于清江赶忙用双锤挡住。

    黄汤在于清江身上一点,右手松开了锣槌,双手持索云锣,手中血光大放,口中轻喝:“力压万钧”

    “轰~”

    “啪~”

    锣身当头落下,于清江居然被一锣砸进了地里。

    看台上的时风一跃而下:“黄汤胜。”

    底下看台上的鸿蒙血族都对于清江喝着倒彩。

    于清江从地下起来,听着底下议论纷纷,顿时怒从胆边生,右手抚琴弦,血光大放,一指弹出“吾还能一战。”

    见此,时风轻飘飘的挥了挥手:“哦!你可知吾等乐师最为强大的是什么?”

    于清江已然恢复到正常大小:“自然知悉,不过神魂尔。”

    时风点了点头:“不错,吾等乐师最为强大的是神魂,而你却以法身战斗,且不说你法身何其强大,但是,你且看看之前被束缚住的琴弦。”

    于清江看着之前被束缚住的琴弦,心头大骇,那根琴弦居然已经有了碎裂的迹象。

    时风道:“可曾看到裂痕,要知道血器一旦碎裂,要想恢复需要大量天才地宝,或者是自陨修为从头修炼。若不是吾方才叫停,你自己想想后果如果,下去吧!下一场就要开始了。”

    台下一群人听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头大骇。

    在蕴音阁之中,黄俊坐在一个高台上,面前摆着几本血术。

    有镇魂曲,乱神曲,弑神曲,伤神曲以及一本秘术扩音术。

    而黄俊首先凝刻是功法,还是之前东岳大帝所传授的无量诀。

    神魂在识海中凝成一支玲珑小巧的毛笔,蘸上血气,在神魂中书写着无量决。

    不知道是不是前世做学生留下的毛病,他写错了居然不是以神魂之力抹去,而是用笔涂掉。

    随着一本接着一本血术的铭刻,黄俊对神魂的运用越发娴熟。

    铭刻玩全部的血术后,黄俊起身,来到蕴音阁后面的演武场内,召唤出囚牛绕,看着眼前的灵魂水晶,开始了演奏。

    伤神曲,乱神曲,弑神曲,镇魂曲的威力都不俗,黄俊所挑选的都是仙阶血术。

    然后,准备坐下,试一试无量决在这个世界的运行。

    神魂引动灵力,一股磅礴的灵力钻入黄俊的身体,但是没有化作灵力留下,也没有同化成气血之力,而是变成了一股玄黄銫的气体,在黄俊的身体里面乱窜。

    黄俊内视看着这团玄黄銫的气体乱窜,居然朝着脊柱冲去。

    要知道,鸿蒙血族之所以厉害,便是厉害在这肉身上,肉身强大的基础便是这脊柱了,造血恢复,铭刻修为,召唤血器都是靠着脊柱运转的,而现在,那团气体却要朝着脊柱方向去……

    虽然不知道那团气体要干什么,但是,万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神魂结网,迅速的拦着那团气体。突然,黄俊怪叫一声:“卧槽,了,这下完了,天灵灵地灵灵,希望能够运气爆棚,我可不想再死一次了,都不知道这儿有没有地府给我再活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