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升天拜堂

    黄俊的心神全部沉浸在唢呐上面缠绕着的囚牛体内。

    看着囚牛身体中那密密麻麻的锁链,不禁大惊失銫,突然,外界传来一声大喝,让险些陷入迷茫的黄俊清醒过来。

    囚牛的体内有着一个个神奇的符文,被一根根粗壮的锁链捆住,锁链上面有着一个个玄奥无比,勾魂夺魄的文字一个专属于血脉的文字,要用血液相通之人的气息引动符文变化。

    黄俊神识就像一个钩子一样,拉着开头的第一个字,以神魂之力死命的拉着,想要将这串字拉出来,只要拉出这串字,锁链就可以挥手破除。

    黄俊几乎用尽全力,死命地向外拖动着沉重的锁链,一寸,两寸,三寸

    “哗啦啦~”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锁链已经完全抽出,消失在识海中,不见其踪影。

    锁链脱落,一个个血纹漂浮在识海中,血纹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然后,随着黄俊精神力的深入,学问开始重新排列组成,变成了一段段血术心法。

    黄俊医生事实,但看着新出现的血术,不亲有些愣住了。

    只见血术开头上书术。

    在绝音谷以西的九级王朝里面,一个衣衫褴褛的鸿蒙皇族磕磕碰碰的在街上乞讨,长相狰狞不假,但是瘦骨嶙峋也是真的啊!

    小乞丐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看着路边买包子的老妪,老妪面前的包子很少,只有七个。而这个小乞丐则趁着卖包子的老妪不注意,一个横跨健步上前,双手抓着四五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用脏兮兮的袍子裹了,飞快的跑走了。

    老妪等到动静,回过头来,狰狞的脸上也散发着绝望恐怖的气息,全身血气喷张,一个硕大无比的锅铲从老妪脊柱处抽出。

    老妪血气运至双腿,口中呼啸着狂风:“小兔崽子,胆敢在吾嚣张跋扈柳二嬢面前偷包子,老妇看尔怕是筋骨有些许紧了。”

    小乞丐回头一看,心中暗暗打量着柳二嬢:“这老妪不过真器境,连器灵都没有,居然胆敢号嚣张跋扈柳二嬢,应该是有真本事的,但是,为了”

    于是脚下的速度有加快了几分。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九级王朝的皇宫大狱中,一个青衫老者看着面前的这数十个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喉咙中散发出尖锐的声音:“娃娃们,尔等乃是低贱鸿蒙血族,天生就要为吾等鸿蒙皇族为奴为婢,故,今日开始,尔等便要净身千日,千日后,吾便于尔等举行净身礼。

    也罢,今日先让尔等开开眼界,看看千日前的鸿蒙血族今日的净身礼。”

    青衫老者长着清秀的模样,对着后边一个鸿蒙血族道:“来人啊,将千日前那批孩童抓上来,要是有死了就按照惯例赏了。”

    背后一个鸿蒙血族听到青衫老者开口道:“诺,谢青公公。”

    说着,那名鸿蒙血族便下去,带上来一众鸿蒙雪族的孩童。

    青公公威风凛凛的站在千日前的孩童前,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娃娃们,可给杂家看好了,这净身礼千日后尔等也要参加,如今,尔等先且感悟一番。”

    说完,来到千日前的一个孩童面前,褪~下一位男童的裤子和亵裤,手中拿着一把半月状的小弯刀,刀不长只三寸余。

    这把小刀正是青公公的血器,青公公拿着自己的血器,看着眼前赤衤果着下半身的小童,笑了笑

    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生,则吃喝无忧,死,则被狱卒拉下去用香油煎着食以果腹。

    包尚岩是千日后要参加净身礼的一员,他很好奇为什么男童要遭刀子割,他好奇该好奇的一切,毕竟,包尚岩也才十一岁。

    青公公看着眼前净身成功的四人:“尔等四人度过了层层险阻磨难,终于摆脱了贱民的身份,日后,诸位还请相互谅解。”

    说完,朝身后挥了挥手,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刚刚做了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

    狱卒把净身礼存活下来的鸿蒙血族带出了监狱,朝着地上带去。

    青公公则转身朝着包尚岩一行人走来,边走边说:“看到了,今日后,尔等将食流食,暂压大狱,千日后,咱家来此为尔等举行净身礼。”

    说完,死死的瞪了这些男童们一眼,转身,朝着地上走去。

    而大狱中的男童们叽叽喳喳的谈论了起来,片刻后,狱卒回来了,给每个人发了一册竹简就关押到大狱里面去了。

    包尚岩跟着同行的鸿蒙血族一起进了大牢,问了许多自己不知道的问题,在一群孩童的谈论声中,包尚岩弄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而在绝音谷中,黄俊疯狂的大笑起来,让守在黄俊身边的黄家栋倍感无语,又等了片刻,黄俊睁开了眼睛。

    黄家栋一看黄俊睁开了双眼,一脸焦急的问到:“吾儿,不知这”

    黄俊看着黄家栋,已然不是此前你翩翩公子的俊俏模样,变成了鸿蒙皇族共有的丑陋狰狞模样。

    黄俊缓缓开口道:“吾之传承血术其名曰‘术’父亲莫不要听着名字而看低此术,此术可以召唤三千冥兵来为吾作战,但是实力仅仅只是吾之七分,想是些许弱了。”

    而黄家栋听到此,大笑起来:“吾儿何必自贬,你且知这世上有几许人困在凝器不得寸进,而你却出生伴有真器修为,不错,此时的你,尚弱,但是,一年之后又该如何?五年,十年又当如何?”

    黄俊静静的听着他的父亲黄家栋给他画的这张大饼,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不错,吾之实力此刻尚不算得是强,但别人觉醒血器修行数十载乃至数百载才得真器境界,而吾觉醒之际便有真器境界,此为吾之大幸也。”。

    长的是多毛,长齿,尖耳的就是鸿蒙皇族,而长成人样的就是鸿蒙血族。

    越丑的越是血脉纯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