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初修

    黄家栋手指上下翻飞,一个个琴技在黄家栋的指下展现的淋漓尽致。

    随着岁天琴不断的发出一个又一个音符,一股强大的时间之力自岁天琴之中疯狂蔓延开来。

    黄家栋的身躯正在以一股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变老着,先是一头及腰长发快速枯黄变白,皮肤开始松弛,全身上下的肉开始萎缩,干枯,眉毛和胡子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变白。

    裸露在外头的皮肤上长满了难看,丑陋,恶心,的灰黑銫老人斑。

    但是即使变成了这样,黄家栋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狂舞。

    他疯狂的扫,勾,提,拉,抚。

    身上属于老人的特征越来越多,而气息却越发地凝练。

    “轰轰”

    一声声爆炸声在黄家栋的身体中响起。

    “哗啦啦”

    血液流淌的声音从黄家栋身体深处传来。

    “噼里啪啦”

    一声声骨骼错位的声音从黄家栋身体中传出。

    不知过了多久,黄家栋体内的气息凝练到一个极致的时候。

    “嗡”

    一声闷响从黄家栋的身体中传出,一股更为强大,更为凝练的气息从黄家栋的身体中迸发出来。

    黄家栋身体那属老人的特征就像寒冬腊月的飞雪,遇到了炎炎夏日的太阳一样快速退散着,迅速的变成了一个英气逼人的中年郎。

    这时,一个与黄家栋有着九分相似的鸿蒙皇族从黄家栋手中的岁天琴中大踏步的走出。

    黄俊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几乎完全一样的人。

    两人同样都是剑眉,桃花眼的俊俏模样,身上的衣袍也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两人的气质截然相反。

    从琴中走出来的人(琴灵,之后会一直这么称呼)温软如玉,芊芊君子,有着一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

    而黄家栋则气势惊人,担待随和,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二人对视一眼,琴灵对着黄家栋一笑:“道友此时似有要事在身,不如等到日后吾等二人在座谈?”

    黄家栋抿唇一笑:“善。”

    随后,琴灵深深的看了黄俊一眼,轻笑着走回琴中,与琴合二为一。

    黄俊被最后那个眼神吓到了,行为那个眼神中包含的实在是太多了,惋惜,伤感,震惊,赞叹,喜悦。

    黄家栋看到了黄俊呆呆傻傻的样子,以为是被刚才自己的血灵惊倒了,不过也不太好奇,因为毕竟从来没有人为黄俊讲述过修行一道。

    黄家栋大步走上前去,大手抚摸着黄俊的头,微微的向着像是三月的春风拂开了冰冻的湖面一样:“吾儿可是在好奇?”

    黄俊回过神来,看着黄家栋,点了点头。

    黄家栋笑道:“在鸿蒙血陆,人人出生生而带有血器,鸿蒙皇族以炼化己身气血为修行路,然,吾等鸿蒙皇族在血器上的修行,却是无人可及,

    吾等境界分凝器,化器,真器,杀器,神器五道,每一道又可称其为凝器在体,化器为实,真器有灵,杀器震慑,神器臻释。

    意思就是说,我们的五个境界分别在体内凝聚血器,将由血气组成的虚拟的血器变成实实在在的血器。然后血器会诞生属于自己的血灵,然后在自己的血灵上凝聚自己的法则之力,最后,血器会同自身变得契合无比,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你我我,二者唯一,不分你我。

    而你,先天气血不足,血器不显,直到方才,才觉醒血器,但是吾没有想到,你一觉醒就已是化器境界了,然,吾鸿蒙皇族皆源自血脉或者血器中传承才称之为皇族。

    我的传承就是一丝时间法则,不知吾儿如何?”

    黄俊听着自己的便宜父亲说了那么多,心中也对这个大陆有了一些理解。

    “尚且不知,只是在唢呐口有着一道符文,吾却不知其为何物。”黄俊

    听到这话,黄家栋迅速伸出双手,一把抓住黄俊的肩膀。

    黄俊感觉自己像被四头大象前后夹住了自己的肩膀一样,剧痛无比。

    “不吃那符文上有何内容?可能感悟?”黄家栋看着黄俊狰狞的脸,意识到了自己刚刚下手可能稍微重了:“吾儿可有事?”

    黄俊苦笑着看着黄家栋,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吾只能有一个模糊的感应,以吾之血器尚不能将其激活。但却知其应为召唤亡灵。”

    “哈哈哈~好好好”黄家栋疯狂的大笑着:“吾儿,这可是一番大机缘啊!哈哈哈~

    吾等即为生灵,难免会有争斗,不说远的,且就说鸿蒙血陆中的四朝三宫两门一宗一谷。

    这四朝分别是九级王朝,辉腾王朝,达兴王朝,血樱王朝,

    三宫分别是碧星宫,影节宫,恶鬼宫。

    两门一宗一谷分别是绝影门,唐门,开天宗和绝音谷。

    而绝音谷西的九级王朝,早就对吾等虎视眈眈却又对吾等无可奈何,所以吾绝音谷与九级王朝多有冲突,有冲突了,自然要大战,而决定大战的因素无非是大能,数量和质量,而质量就要说到血术。

    血术,乃鸿蒙皇族世世代代先辈开创,分为凝血诀,医血术,和战血术,每种血术都会以血纹铭刻在身体或者血器中。

    吾儿细细道来那唢呐之上的符文是何意?”

    黄俊有些懵,自己的父亲好像话是真的有点多,自己的母亲和哥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黄俊走到床上盘膝,仔细的读着属于这方世界的神奇道纹血纹。

    就在黄俊仔细感悟的时候,黄家栋看着黄俊,眼中流露出一丝丝神奇的意味:“吾儿方才吹奏了一曲,吾对于时间的感悟居然加剧了几分,此子日后必成大器,此乃吾绝音谷崛起之契机。此时吾修为已至杀器只要在感悟足够的时间法则,吾就能修为到极致,可惜,不过黄粱一梦罢了!”

    黄家栋死死的看着黄俊,又喃喃自语道:“也无非没有可能。”

    在黄俊身边。看这个黄家栋突然看到黄俊的眉头紧蹙,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黄家栋思量片刻,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大喝一声:“心神紧锁,以魂御识,以识海为基,将锁链上文撤去,以神魂之力破开锁链,全力领悟。”

    唢呐的第一个技能就要出现了,书友们可以猜一下,其实也很好猜啊!

    百般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

    唢呐以响全剧终,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小等上菜,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

    棺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