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重生

    黄俊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应该叫什么的玩意儿。

    眼见此前这个暂且当个人吧!眼前这个人,一张狰狞恐怖的大嘴巴。其犬齿已经长到额上太阳袕处。

    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冒着血銫的凶光,本来应该是长鼻子地方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两个血洞,一双尖锐的长耳朵垂到脑后。一脸旺盛的毛发。一头精悍无比的短发。

    外貌虽丑陋,但是身上却是金兰绸缎纹黑龙,腰束玉带挂柳佩,肩披云纹雪白麾,靛裤直筒玲珑靴。

    这个勉强来说还有人型姑且当成人吧!

    黄俊突然大叫一声,一股子神奇无比的感觉,只脑海中蔓延开来。

    蔓延之处识海寸寸碎裂。

    原来是一个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识海碎裂到极致之时,识海之中突然金光大放,一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踏光而出。

    黄俊昏迷了过去,意识再次沉入了识海之中。

    黄俊又见到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哪个男人大吼一声:“吒~”

    于是黄俊醒了过来,被这一声大吼震醒了。

    黄俊正躺在石床上,身边多了一些人,样貌与先前那人并无太大不同。

    黄俊愣愣地看着眼前众人,翻着脑海中的记忆。

    正对着自己的乃当世绝音谷谷主,自己的父亲黄家栋,以及自己的母亲李思佳,真是难以想象,一个个长着如此狰狞的外貌,居然起了这么富含诗意的名字。

    黄俊的侧边正是先前那个人自己的哥哥黄江。

    黄俊愣愣地看着眼前三人,脑海之中的记忆不断奔涌而出,原来自己等人是属于鸿蒙皇族的。

    原来啊!这个大陆名曰鸿蒙血陆,每个鸿蒙皇族天生都带有一种武器血器。刺激的父亲绝音谷谷主是一把十分霸气的岁天琴。

    自己的母亲是一把狰狞恐怖的裂天斧。

    自己的哥哥是一把恐怖如斯的开天斧。

    而自己,天生体虚,虽说无灾无病无痛,但是天生的血器始终都是召唤不出来。

    昏昏噩噩噩了12年,仔听父亲以琴讲道的时候不慎昏倒,神识剧烈颤动着。

    然后神识破裂,让黄俊有机可乘,占了这具身体。

    而黄俊此时此刻感觉自己的脊柱处有些瘙痒,想要动手挠一挠。

    手往脊柱后面一伸,一大股白光骤然而起,然后他一脸懵逼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手上的唢呐囚牛绕。

    旁边的绝音谷谷主黄家栋狰狞的笑了起来,连口水的笑了出来:“好好好,妙哉妙哉!我儿的血器终于出现了,大器晚成,吾倒要看看孰人敢言,吾儿不管是不是废物,只要能够觉醒得了血器,有吾之帮助,那吾儿此后必然成就一方大能。”

    自己的母亲。李思佳也掩嘴轻笑,但是这个画风,真的这么看都不觉得淑女,反而狰狞恐怖。

    自己的哥哥黄江也憨憨的笑着。

    黄俊仔细搜寻着自己识海的记忆,原来此方大陆,绝音谷,开天宗都是响彻云霄的存在,而这李思佳正是开天宗宗主李志勇的女儿,哥哥是开天宗小辈第一强者。

    这个大陆上只有两个种族,一个就是自己等人,鸿蒙一族,另外一个则是万兽齐聚的血则兽一族。

    鸿蒙一族,乃天生地造的皇族,天生带有神通大小如意,还有着不可思议的身体强度,但是就是奇丑无比。(当然在当地人眼中这就是帅气)

    这基本上就是原主人对大陆的全部理解了,因为没有血器,所以,黄家栋从来没有告诉过黄俊有关于修炼的任何东西。

    黄俊甩了甩脑袋,突然脑子一抽,想:“我爸,我妈,我哥都长成这样了,我会不会也长残了,不行,镜子,我要照镜子。”

    想着,就下了石床,径直朝着石床边上放着的水盆跑去,至于镜子,那当然是有的,但是只能作为鸿蒙皇族的血器所存在。

    而黄俊跑出去的时候,黄家栋伸出手,拿着黄俊从脊柱上拿下来的囚牛绕,问:“夫人,可曾听闻此物。”

    李思佳长的与黄江相差不多,唯有一头浓密的青銫长发。

    李思佳拨了拨垂下的头发:“此物甚是奇特,有些与谷中弟子喇叭相同却不知相不相通。”

    黄俊跑到水盆前,看着盆中的倒影,黄俊暗暗赞叹原主人当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柳眉星眼桃花瞳,英气高挺长鼻梁,娇小可人樱桃嘴,柔情似水温脸庞。紫发及腰环玄冠,紫玉为簪邪魅笑,素衣云边星斗转,银边吊兰袖口调,朱玉龙筋束腰间,肩披紫金狐裘麾,脚踏飞云星转靴。

    黄俊暗暗吐出一口浊气:“呼~还好还好,长的还算可以,至少比我帅多了,不过,我长成这样真的是亲生的吗?”

    黄家栋看着黄俊:“吾儿,不知此乃何物?”

    黄俊看着黄家栋手里拿着的唢呐,心中暗自嘀咕:“难道此方世界并未唢呐?等等,前辈(指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你走了怎么把这个奇怪的说话方式留下来了,不过还挺好听的。”

    “吾父,此器俗名曰唢呐,在吾手中可称其为囚牛绕。”黄俊回到。

    黄家栋细细的打量着囚牛绕,眼中不断浮现惊喜之策:“妙!妙!妙!实为妙哉!此器内含龙气,音线高昂,实为吾绝音谷大幸,吾儿,可得演奏一番。”说完,眼中透露着一丝喜悦。

    黄俊闻言,上前一步,大手一挥,囚牛绕回到黄俊手中,黄俊将其放入口中,轻吹而出,吹的是前世的自己最最喜欢的曲子改编唢呐曲《十年》,也是目前黄俊掌握的最好的唢呐曲。

    一曲出,鬼语神惊,眼前的三人都变了模样。

    黄家栋和黄江都化作了剑眉,桃花眼,的俊俏模样,若不是一黄袍加身九龙袍,一金兰绸缎黑龙袍,一金銫长发飘飘摇摇,一精悍短发血气方刚怕是此时的黄俊已经认不出来了吧!

    而李思佳也化作了柳眉星眼舞长发的仙子模样。

    真是难以将眼前三人的容貌与先前那狰狞恐怖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三人的血器自脊柱蔓延至手中,随着唢呐的音起而轻轻的嘤鸣着。

    一曲毕,肝肠断。

    黄家栋在待黄俊的唢呐音停下的时候,手中迎本还在轻轻弹奏的岁天琴,突然急促起来。

    黄家栋的手指或轻拨,或狂扫,或提勾,或压颤,一个个美妙的音符自黄家栋的岁天琴之中穿出。

    而黄家栋的身躯则。

    这个丑以后会交代的,他们是可以变成人样的,然后我给的设定是在这个世界,人和鸿蒙皇族是一个物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