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狱卒

    黄俊顺着黑白无常两个鬼说的路走了下去,没错,因为黄俊感觉自己在慢慢的朝下,虽然不知道牛头马面在地府做什么,可是黄俊知道。

    在地府的下方可是只有那个恐怖的地方十八层地狱。

    在这青灰銫的背景下,黄俊独自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周围的白骨发出咯吧咯吧的声音。

    就好像在敲打自己的骨头。

    在伴随着一阵一阵的阴风,鬼哭狼嚎的声音不绝于耳。

    黄俊打了一个哆嗦,看着眼前灰蒙蒙的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走下去。

    “妈的,不死万万年,人死鸟朝天,拼了,况且还是东岳大帝在我背后罩着我,老子完全不怕啊!”黄俊喃喃自语的朝前走着,但是看其哆嗦的双腿就知道黄俊此时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队穿着黑红相间的古代样式的衣服的鬼兵。

    带头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鬼说:“一个刚刚产生气感的小鬼怎么在这里,怕不是从地狱里面逃出来的,来人,拿下。”

    闻言,背后的鬼兵狰狞的笑了起来,大踏步的朝着黄俊走来,手中的锁链挥舞的熠熠生辉。

    黄俊大声点鬼叫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人话,没错,黄俊被鬼兵们一吓,居然忘记了这是阴界,说了人话。

    而鬼兵们则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人,颤颤巍巍的用鬼语说:“此人方才竟言人话,莫不是大能重修?”

    要知道,在冥界,鬼民也好,鬼差也罢,都是讲鬼话的,只有一些个大能转世重修或是在此界有大机缘之人方才通晓鬼话。

    带头的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敢问大人来此是何,不知吾等可能帮上三分?”

    “都说人一吓就容易说鬼话,没有想到我黄俊死了变成鬼了,被鬼一吓居然说了人话。”

    黄俊心中暗暗的想着口中用鬼言道:“我是奉泰山东岳大帝命来此处历练的,可是黑白无常因有事离开让我来这找牛头马面,你们看,这是黑白无常给我的。”

    说着,还拿出了黑白无常的令牌。

    定睛一看,正是阴阳玉牌,心中暗想:“这个鬼居然说是东岳大帝让其来的,而且还有七爷八爷的令牌,肯定跟东岳大帝有些关系”。于是暗暗把黄俊的模样记下,然后在前引路,朝着地狱走去。

    良久,一个高不见其高的狰狞恐怖天青銫的大门呈现在眼前,一个个骷髅宛若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这个大门上,门左边有一个小山大小的活的赑屃睡觉,背上扛着一个高千丈的大石碑上书地狱二字。

    黄俊那里见到这样的场景,自己比石碑上的狱字的那个点都小,自己来这里能干嘛。

    来到门前,门口的赑屃睁开眼睛,一对竖瞳死死的盯着黄俊,口中大喝一声:“喝”

    看着赑屃,连忙行礼:“负岳大人,请问有何事吩咐?”

    赑屃看着黄俊,眼中出现一抹戏谑的意味:“新来的?”

    黄俊点点头。

    “你的灵魂中有音律萦绕,生前是干什么的?”

    “我生前在帝都音乐学院学习古典音乐,最擅长唢呐和琴音。”

    “有意思,进去吧!”

    言罢,赑屃又闭上了眼睛,黄俊不禁有些好奇,因为这个赑屃好像对自己感兴趣。

    进了大门,一股阴冷凶残的气息迎面而来,一股血腥味随之而来,黄俊被煞气逼退了几步便被身边的一把抓住

    “第一次来这里难免会这样,适应一下就好了,慢慢来吧!”对着黄俊说。

    黄俊张开嘴,一大股阴风携带煞气灌进了黄俊的嘴里,黄俊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好像有刀子在割一样。

    看着黄俊,叹息一声,对着身边的另外一个说道:“怎么办?难道要这样把他带去大人那里吗?”

    那个说:“让他在这里修炼吧,反正地狱和地府的时间都不一样,况且此子身体孱弱不堪,有与东岳大帝有关系,不如吾等找个地方给其修行如何?”

    之前那个道:“那也只好如此了,去休去休”

    那些个一把拉住黄俊,扯着黄俊朝18层地狱深处走去。

    地狱的时间比上人间的时间要有所不同,比之冥界也有所不同,第一狱以人间3750年为一日,30日为一月,12月为一年,罪鬼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即人间135亿年)。

    第二狱以人间7500年为一日,罪鬼须于此狱服刑须经两万年(即人间540亿年)。其后各狱之刑期,均以前一狱之刑期为基数递增两番。

    并且,每一层地狱比之前一层都将罪鬼所承受之痛苦加剧二十倍。

    十八层地狱的流速是比外界快,否极泰来,在十八层地狱之后的地狱眼中,千年方一日。

    地方虽好,但是牛头马面从来不叫任何人靠近,众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修行圣地,奈何,顶头上司不给去。

    一众扯着黄俊大步流星的朝这地狱眼走去,一个开口说到:“此人来历不明,虽与东岳大帝有所因果,但吾等合该看管有加,不如吾等齐去看管此子如何?”

    其余的一听,神銫突变。

    修行一道,不进反退,他们本来就是,但是也有野心,也有贪念。那等修行胜地众鬼自然是要去好好体验一番了。

    其余一念至此:“合该如此。”

    于是,一群鬼兵拉着黄俊浩浩荡荡的朝着地狱深处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腥味久久不散,想必这就是地狱了吧!

    一群鬼来到一处山谷处,煞气,阴风,血气浓郁了不止十倍,于是,一群鬼又浩浩荡荡的扯着黄俊走进了山谷里坐下。

    一个道:“小子,还不赶紧运转功法,此前一直是吾等兄弟护你周全,但是此刻,吾等兄弟也要在此修行,顾不得你了。”

    话刚刚说完,那个就散去了气机,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如同铁锤一般,狠狠地砸在黄俊的胸口上,把黄俊的魂体都砸的虚无了几分。

    方才的威亚过后,黄俊连忙运转其无量诀,运转无量觉之后,仿佛无量决于此处相得益彰。

    一个男人自黄俊身后显现护住其魂体,手一挥,带黄俊进来的们全部魂体破碎,融入黄俊魂体之中……

    做完这一切后,那个男人立马消失,前前后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而黄俊还在安安稳稳地运转着无量觉一切都没有发现。

    “这到底是福?还是祸?是灾?还是”人间的一处高楼上面的袁世轻叹一声:“罢了罢了,此子命格甚是奇特,去休去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