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八章 同行

    同行

    “算了,给你的猫吧!”杨鹏升也自认倒霉了,难道吃独食会倒霉?杨鹏升转身离开后想到。

    “唉,不要了为什么还追那么紧!”唐糖小声低估着,看着怀里的肥猫,唐糖也奇怪,肥猫一向也不会偷别人的东西啊。倒是这鱼闻起来很香啊!

    唐糖咽了一口口水,手里的鱼头倒是没有弄脏,“喂,猫,这鱼头他不要了,还是给你吧。”

    不过肥猫儿却头也不回的离去,唐糖也郁闷,刚才还抢那么厉害,现在却说走就走了,手里拿着鱼头,在别人玩味的目光中,唐糖最终还是落荒而逃。

    “哇,哥,你干什么了啊?,身上好多油。”妹妹看着房间里洗手的唐糖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倒是你累了的话休息下吧,黄昏时候就应该要出发了,在马车里可没有于客栈里舒服啊。对了,舅舅呢?”

    “我不怕晕的,哥哥你才需要休息呢!还有你衣服好脏啊!舅舅还在喝酒呢。”妹妹手里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甜食,“还有啊哥,你头发又乱了,好丑啊!”

    唐糖不久前才洗了次澡,现在看来不得不再洗一次了。

    妹妹据说又出门找新零食去了,于是唐糖又叫小二打来了一大桶热水,准备多泡一会儿。

    躺坐在大木桶里,唐糖感到十分惬意,舟车劳顿消散了大半。那个小姑娘的伤药很好,额头上的那个“红包”消散得差不多了,手背的红肿也消了,擦上药也是很清凉的感觉,唐糖最怕痛了!

    似乎是太过于舒服了,起床没多久的唐糖在热水里又入睡了,进入了梦境。

    …

    唐糖走出已经冰冷的洗澡水,擦干身体后穿好衣物,看着铜镜里俊俏的脸,似乎又白了一点,毛茸茸的胡茬也清晰可见,这下没人会说长得娘了吧!

    到了黄昏时分,唐糖在舅舅的吹促下还是上了马车。不过唐糖注意到另外一行人。他们不让人注意也不可能,百十号人整齐的制服,坐骑阵列也很整齐。而为首的就是客栈里的那位青年,唐糖之前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而他们护卫着4辆豪华马车,第二辆车最是护卫得严密。

    明明唐糖坐在自己的马车里,但他却能清楚听见远处那队人的谈话!大概就是护卫好杨大少和杨大小姐安全,不然杨老将军脾气可很爆的之类的,唐糖也看出了那个青年应该就是杨大公子,还有自己见到的紫衣女子应该就是杨家小姐了。

    “舅舅,原来那一些人是个什么杨将军府的人啊,怪不得看着就好威武啊!”唐糖连忙向舅舅说道。然而舅舅却像没有听到唐糖的话,完全没有反应,任然清理着行李数目和补充的水和食物。

    唐糖以为是舅舅不感兴趣或者不在意这件事,于是又对好奇心重的妹妹说了一遍。但,妹妹也没有任何反应

    无论唐糖说什么,没有人有任何反应,他想用手摸下妹妹的头,却发现可以碰到任何东西的手却从妹妹身体穿过,好似眼前的不是个人而是空气!

    “哥,快点啊,走了,走了!”妹妹在马车里向外喊到。“可以看见我了吗!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穿过了”唐糖自言自语,现在应该回复正常了。

    “啊,来了,怎么就不能多留一晚啊。”唐糖抱怨着,说着,他上了马车,还向妹妹说道“你看,那一行人就是中午的那些人吧,我们跟他们一起走还安全不少啊,我猜他们要么是某个城主家的,就是个将军家的”唐糖一边滔滔不绝的说到,以为舅舅进了马车注视着他,转过头却发现马车里只有他和妹妹两个人,摇了摇头,看来刚才泡了太久的热水了。

    而唐糖现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一模一样的自己正在滔滔不绝,一时间懵了,这,这他喵的是怎么回事!!

    听着对面唐糖说的城主或者将军,这边的唐糖反应了过来,难道那个我也能听见远处那些人的低语吗?那杨将军正是大唐第二城落阳的城主!

    “喂!你能听见吗?唐糖!我!你是哪来的笨蛋,我才是真的!你看得见我吗?!”被忽略的那个唐糖在另一个唐糖耳边大声喊到。

    “咦?好痒,什么声音?”这个唐糖右手往耳边一招呼,“这蚊子太笨了,吸这么多血还想要更多吗!哈哈,打死你。”

    而大喊大叫的唐糖看得想给“自己”两脚,我真的想打死自己!他恶狠狠的想到。

    他本以为和妹妹说笑的唐糖是什么什么原因假冒自己的,但他却能感受到他的感情和思想,还有他的感觉痒、痛,他确实就是自己!那自己应该就是虚无的,或者说他们看不见、听不见我,感受不到我,所以我才是不真实的那个。

    于是唐糖安静了下来,看着自己和妹妹说笑。“我脑子有问题了!”唐糖终于想到一个理由,“这不会就是那什么精神分裂”

    这个世界里几乎人人修武,总有人发生意外走火入魔,其中一个就是精神分裂。似乎是一个人的脑袋里出现了不同的思想,经过激烈的争斗很有可能就变成傻子。不过唐糖一不练武,二也没有争夺身体控制权什么的,他现在还有另外的身体呢。

    终于还是出发了,马车里,和妹妹交谈的唐糖渐渐有些头晕了。舅舅还是和杨家请求了一同行路,他倒是和杨家护卫长混熟了,这酒友倒是交对了,在了解了杨家的目的也是白虎城,他便请求了一下那个护卫长,杨大少知道后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同意了。

    这些护卫赶路时一点也不像在客栈里一样大大咧咧,他们队形分散后可以了解一路上所以的动静,所以精力用在警戒上,只有护卫长最舒服,把马儿交给另外的护卫后,他倒是又和舅舅周义在马车前喝起酒来了。

    “哈哈,周老哥,你酒量着实不错。来,我这还有半只烧鸡,来,喝。”说着把怀里用牛皮纸包的烧鸡取了出来。

    “这鸡不错,有味道!”周义赞叹,就是话怪怪的。

    “我也要吃!”唐宏听到有吃的,帘子一掀就出来了。

    “嘿!这小女娃可不得了啊,这灵力怕是二级武者吧!”护卫长自然是功夫不浅的,唐宏的灵力他一眼就了解了个大概,“听说也只有我们公主陛下在6岁到了二级武者之境,老哥,你这小女娃不得了,不得了!”

    “恩,哈哈,我这侄女就是贪吃,今年7岁了,也是才不久达到二级武者的境界,这不,我的妹子就托我把她带到大唐学院里更进一步。话说这小姑娘还是他哥哥用零食才骗得努力练功啊,哈哈”舅舅得意的解释。

    “原来如此啊,哈哈,老哥你这背景我了解了,现在坦白的说吧,现在我们真的可以做朋友了,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女娃子肯定是有出息的。”

    “当然,这让个不清不楚的人跟着行路肯定得防备,来来来,哥俩再走一个”两只老狐狸终于开始放下防备心

    现在唐糖很迷糊,两个都迷糊。不过那个还有吃饱的妹妹陪着,这边愤愤不平的唐糖,晕乎乎的睡了

    “哥!哥!你泡了多久啊,水都冷了。”刚刚比木桶高一点的妹妹摇晃着唐糖的手臂,看着哥哥一脸的郁闷,不知道哥哥又梦见什么了。

    终于,唐糖醒了,“现在第二天了吗?”不过唐糖发现自己在马车上睡了怎么现在在水里?这头还晕乎得厉害。

    “什么第二天了?里出发都还有好久好久。”唐宏说着,好奇的看着唐糖的大白屁股。

    “啊?!我还光着!”唐糖才发现自己全光着,一下又蹲了下来。“宏宏,快出去,出去。我穿衣服了。”“哦。”

    唐糖边穿衣服边想着,我好像似乎已经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