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五章 少年无归期

    少年无归期

    舅舅来得突然,离去也突然。在唐糖还有点纠结是不是应该多少炫耀下自己有个好舅舅时,却已经到了出发的时候了。

    “跟着舅舅要勤快点,早上早点起床。钱的话我放点在你这里,不过我把其他都放到舅舅那里了。要管好妹妹,要听舅舅的话,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知道什么是坏什么是好,不要学坏。记得要听舅舅的话,到了后见到表哥表姐要好好相处。最重要的是要记得冷的时候加衣服,睡觉盖好被子“离别的母亲话多了很多,大概是把沉默的父亲的话也一同说着吧。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唐糖16年来几乎没有离开过这个小城,现在也到了出去涨见识的时候了,嗯嗯啊啊的应付着母亲的唠叨,也不知道听进了多少。没有坐过马车的唐宏倒是一直好奇的这里瞧瞧,那里摸摸,所以唐糖只好一个人接受唠叨,不过明显已经很不耐烦了。不过母亲的话还是没有个结束的时候。少年不知离愁滋味,只想着以后的海阔天空。”我们家里情况也就这样了,记得不要和别人比什么,白虎城里的人我们也比不起,不要招惹别人“母亲还是在嘱咐着唐糖没怎么认真听的话语,父亲还是没有什么表示,不过唐糖早就收到了父亲偷偷塞的两个晶币10个铜币相当于一个银币,10个银币换一个金币,10个金币等于一个晶币,后面更高级的货币就只有紫晶币了,唐糖也没有想到父亲会这么大方。

    终于到了离去的时候,唐糖以前还没有过在天亮以前就清醒了,果然早晨5点的小城和平时大不一样啊,冷冷清清的大街其实唐糖更喜欢逛。马车里的唐糖心里很兴奋,很激动,倒是妹妹见和父母分别有几分哭意,眼泪汪汪的看着唐糖。唐糖没有从窗户里往后看父母的身影,又不是不回来了,都看了16年了。”哥哥“妹妹好像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哭什么,又不是回不来了。”唐糖擦掉了妹妹快要掉下来的眼泪,”爹给了我好多钱的,到时候我给你买很多糖葫芦。“唐糖以为妹妹离开父母有点害怕,觉得正是自己当好哥哥的时候了。”不是,娘刚才和你说那么多,你都不听。她会不会生气啊?“唐宏到不像个只有7岁的女孩子了,感觉当唐糖的姐姐才对。”反正都是说那些,我知道的。难道还会把娘气哭吗?多打几次麻将就好了“唐糖脸微红的说到,没想到妹妹这么懂事了。唐宏毕竟还小,听唐糖这么说觉得也对,慢慢也想其他去了。

    正在赶着马车的周义还是听到了这两个孩子的话,心想侄子侄女倒也可爱”这孩子,肯定嫌我啰嗦了,他回来我肯定教训他“周英英在唐学怀里说到,原来她真的哭了。“孩子嘛,都这样的。”唐学安慰道

    这次唐糖把肥猫也带上了的,毕竟还是舍不得,路途多个伴也是很好的。

    就这样,少年带着妹妹,怀着期待去往了那传奇的地方,哦,还带了只肥猫。也许少年的妹妹的天才会给白虎城留下更多的传奇,但没有人会想到这少年会带去怎样的变化,因为少年从此有点不一样了。

    去往更东方的路很长,唐糖和妹妹不能想舅舅那样精神,所以还是要休息的。靠着座位,唐糖抱着妹妹进入了梦境。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16岁少年,像女孩子般清秀。原来我是梦到自己啊,唐糖想到。他跟随舅舅去到了帝国的都城,和妹妹一起。但没有一只肥肥的猫。他们到了白虎城以后,少年才知道舅舅是帝国御马监的一个小官吏,养马倒是没有他事,他是管理养马的人。妹妹是去一个叫大唐学院武学院的地方,这里有最好的武学老师,只要你天赋足够就可以进。大唐学院还有个文学院,是最近才成立的,不过却只招收18岁以下能够过得了文学院入学试才能够进入,不过少年因为以前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毫无意外的落榜了。

    于是少年就跟着舅舅给皇帝陛下养马去了。御马监在皇宫旁边,其实还是少年主动要求舅舅让他去养马的,喜欢养马的少年确实很少见。其他养马人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他们多半都是退役的军人,对于马有种特殊的感情。对于这样一个喜欢马的少年也挺喜欢的,很乐意教他。他在御马监还偶然见到了一个女孩子,叫黎依怜的女孩子。她有个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她还是个公主。不过在少年眼里她最特别的就是很可爱,很温柔。当然,他们不会有什么交集。

    妹妹真的很有天赋,据说拜了个不得了的师傅。和在大唐学院没有的哥哥不同,据学院里的教师说,她的天赋仅次于公主殿下。少年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可爱的那个女孩子居然就是如今大唐第一天才。

    少年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快乐,爱说些浑话的养马前辈们其实都很有趣,喜欢吹牛喝酒,马其实养的马马虎虎,唐糖偶尔也会和他们炫耀下自己的天才妹妹。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在舅舅家里过了一个新年,在第二个新年之前,舅舅把妹妹送回了故乡小城,少年因为某些原因没有一同回去。

    白虎城里有一座宏伟的白虎石像,其实四大帝国都城都有一座神兽的石像。传说四大神兽在一场灾难以后躯体化为了石像,镇守在了大陆的四方,而四大帝国的都城便是依四神兽而建造的。

    那一年的新年,四神兽的石像塌了。四大帝国的皇宫都有法阵守护,所以并没有受到损害。大唐的御马监靠近皇宫,不过却没有法阵的守护。幸运的是,这一次事故发生在新年,御马监里因为放假基本没有人,除了一个看守的少年。万幸,皇宫旁边没有什么建造,新年活动远离皇宫,所以当时平时人来人往的白虎像之下没有人。除了御马监毁于这次事故,只有一个倒霉的养马少年死于这次事故,大唐再没有其他伤亡。

    倒霉的少年就是清秀得像女孩子的少年,梦里的少年也说过“又不是回不去了。”没想到少年真的回不去了。少年没有想过归去故乡的日期,因为回家还是很容易的。现在,梦中的少年没有归期了。

    ““唐糖醒来,身边一切和睡时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肥猫也靠在了身边,窗户打开着的,肥猫眼睛反射月光看起来无比妖异。身边没有石块,也没有被压碎的房屋。当巨石从天而降时,唐糖没有逃离的机会,碎石从天而降后那种痛与恐惧,在梦中是那么真实,里衣湿透的唐糖想到。

    “这梦也忒不吉利了,我还没有过回家呢!”唐糖愤愤不平,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似乎还记得梦里的某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