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八十二章 请允许初蕊伺寝

    “先生,宫家之敌,是武王府,若是麻烦”宫初蕊的确聪慧,在此之前,因藏在深闺,想的浅显,这几个月的逃亡杀戮,让她快速成长起来。

    “呵呵”雷诺只笑不语。

    罗艺上前,拱手说道:“宫师不必担心,先生是秘师,无妨的。”

    宫初蕊已经是宗师了,不管以前是什么身份,一个宗师都是令人尊敬的,可称之为宗师,亦或是先生,可有雷诺在前,称呼她为先生,不合适。

    秘师!

    宫初蕊幸福的要晕倒了,身为圣京洛城人,又怎么会不知道秘师?就算她只是巨商之女,秘师之名也是如雷贯耳。

    在洛城,表面上看,最尊贵的自然是楚皇陛下,其实暗地里,大家都认为应该是安王。不过安王是从来不管事的,由楚皇当政。

    可事实上,武王府卓家相当的强势,无论文武,都占了大半,若不是楚皇有帝王之名,又掌控了不小的力量,这天下早就由卓家说了算了。

    话又说回来,有安王在,又怎么可能让武王府说了算?这是政治生物链,武王强于楚皇,安王可压制武王,却不出手,只是看着。

    这些都是规则,让人无话可说。楚皇以帝王之位,可行使大权,武王以权当政,与陛下分庭抗礼。

    安王是楚室皇族,又是地仙,因此不理政务、军事,却时不时的偷偷伸手扶楚皇一把,慢慢的让楚皇当权。

    这是政治平衡,楚皇一家独大,未必是好事儿,武王篡权,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除了这三方之外,最超然的,就是两位秘师了。他们无权无职,甚至极少露面,可只要是他们传出来的话儿,三方都会同时收手,尽可能的满足秘师的要求。

    是要求,不是请求。

    秘师在民间的声望,就更不用说了,平时虽然不会说秘师的事儿,可手里扶的犁、牵的马、身上穿的衣、端着的碗、碗中的米,又有哪一样,不是出自秘师之手。

    这么说吧,如果那两位秘师想要离开大楚,楚皇就惨了,不仅要备重礼相送,事后很可能会坐不稳皇帝的位置。

    你看,连秘师都不愿意居于大楚了,定然是陛下失德,失去民意,再有武王从中煽动,就算有安王扶持,也很难坐得稳皇位。

    换成安王,也差不多,你安王是地仙不假,可以一破万,可是你能让大楚亿万生民吃饱吗?你不能,可秘师能。

    因一人而动天下人之怒,虽地仙而不能为之。

    不说秘师有没有办法弄死地仙,惹了秘师,天下人必会唾弃之,连你的家人都不会原谅你。

    宫初蕊知道,洛城那两位秘师,已经在洛城居住了三十年以上,自然不可能这么年轻,也就是说,她的主子,是大楚第三位秘师。

    秘师啊,她主子是秘师,她还怕个屁啊。回头直接打上门去,当着武王的面,斩杀他儿子,又能如何!

    一时间,宫初蕊豪情万丈,原本以为,她成了宗师,还愿意给雷诺作战姬,是受了极大委屈的,为了报仇,她认了。

    如今看来,能成为秘师的战姬,这个便宜她占大了。

    “主先生,夜深了,请允许初蕊侍寝。”说完,头触地,脖子都红了,感觉自己太不要脸了,居然自荐枕席,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颜面。

    墨香小嘴一撇,好不要脸的女人。

    这个

    雷诺心里两小人打架,纠结啊,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该有女朋友了,这送上门来的不说,长的还漂亮,素颜美女啊,才十七岁,都未成年呢。

    不仅如此,还是宗师,宗师啊,大楚才多少宗师

    太纠结了,禽兽还是禽兽不如,这是个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罗艺等人早就跑远了,虎牙站在帐篷外不远的地方,也是一脸的纠结。他对宫初蕊的观感极为复杂。这女人长的艳了点,再加上用掉了先生两根金参,太浪费了。

    可这女人还算义气,又很漂亮,又有礼貌,又作的一手好饭

    纠结啊!

    宫初蕊羞的不敢抬头,雷诺纠结了好一会儿,轻叹一声:“你先去休息吧,我们不熟啊,不太好下手”

    前面说的清晰,越说声音越小,到了后来,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了。可偏偏宫初蕊破封成宗了,宗师的耳力实在太强了,雷诺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被她听的一丝不漏。

    第一句让她脸色瞬间变白,先生看不上她?

    第二句让她疑惑,不熟是什么意思,本来就不熟啊,今天第一次见到。

    第三句

    好吧,第三句又让她脸红了,觉得先生好有趣,居然因为不熟,就不好下手?这算什么道理,父亲纳妾的时候,哪儿会管熟不熟?就算女人不愿,该下手还不是一样下手?

    再说了,别说是战姬、妾氏,就算是娶妻,婚前又有谁认识对方?还不都一样的不熟?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其实她也纠结啊,的确不熟,她请侍寝,是为报恩,和熟不熟的真没关系。这种事情,让女孩子主动说出口,真是难为死人了。

    “先生安寝,初蕊就在帐外,随时伺候先生。”宫初蕊更安心了,先生是好人呢。

    一不小心,雷诺被人发张好人卡。

    还好财神是扫描不到人类心理活动,要是知道让大楚女人发了好人卡,你说得多糟心。

    帐内无声,墨香也累了,趴在雷诺脚边沉沉睡去,雷诺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外面两位,正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

    “这是我的地方,你走远点。”虎牙瞪着眼睛说道。

    宫初蕊没理他,盘膝坐在帐外,体会宗师带来的强大,药力过足,不仅破封成宗,还有近半的药力潜伏在体力,需要她慢慢炼化。

    地仙她是没想过,可宗师之间,也是有强弱的,她要尽快熟悉宗师的力量,同时不断的加强实力,这样才能在报仇之后,帮先生

    宫初蕊有点沮丧,她发现,先生好像用不着她帮着打架杀人,先生是秘师呢,怕是连个仇人都没有。天下间,又有谁敢向秘师下手?若是有,怕是没等自己出手,就扑上来一堆人把他淹没了。

    破封的喜悦,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是否提升实力,也没有想象中那样重要,甚至连宫家的仇恨之心,都少了大半。原本的压力,只因她成为秘师的战姬,就全消失不见了。

    “喂,这是我的地方。”虎牙不满的说道。

    “知道。”宫初蕊眼中有了一丝笑意,她看出来了,这个傻乎乎的小子,是先生的长随,连那几位将军和他说话都很客气。

    长随与其他的仆从不同,是主家最信任的人,就算在大户人家之中,长随也是可以当半个主子的。

    说起来,自己这个战姬,在身份上,倒是与这傻小子不相上下。当然了,若是将来,能为先生诞下一男半女,又会不同。

    “知道还不让让,你找个帐篷去睡觉吧,要不我让人给你找。”虎牙不满的说道,太烦人了,这女人不仅浪费了两株金参,还和他抢位置。

    “我是战姬,夜晚有守护之责。”宫初蕊觉得,这傻小子虽然不如弟弟聪明,却更有趣,不知不觉间,升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我我一直守在先生身边的。”论斗嘴,虎牙这货,哪儿是宫初蕊的对手,几句就弄得没脾气了。

    气呼呼的瞪着宫初蕊,决定不和她斗嘴了,这女人太烦人了。

    “给我准备一个小帐篷,就立在边上,你我轮流,各自一半可好?”象宫初蕊这样的大家闺秀,若是纯心讨好,虎牙就更完蛋了。

    虎牙心思直,不会想太多,宫初蕊不同,在家中的时候,武修只是爱好,真正的课业是女红、厨艺、管家,甚至是和其她妻妾如何共处,这些才是她的主课。

    所以当她开始讨好虎牙的时候,几句话就让虎牙心情大好。要是换个男的,虎牙会心生警惕,可宫初蕊是战姬,是女人啊,这事儿没法争。

    接下来的几天,雷诺也没闲在,带着虎牙、初蕊、墨香,以及一大票的军兵,在附近采野参,挖气石,摘青红果。

    几天下来,野参都堆成小山了,要不是军兵有数千,他都有心把这些野参分下去,看看人数还是算了,等以后炼制成丹再分好了。

    罗艺派出去的人很给力,七天之后,第一批人马到了,一千轻骑,五千战马,八百黑凤,以及数量庞大的军资。

    远远的,李斯纵身一跃,到了雷诺面前拜倒在地:“李斯谢先生救命之恩,再造之德,请先生收李斯为仆。”

    他刚一动,身后的初蕊就挡在雷诺身前,罗艺等人也抽出横刀,宗师的气场实在太足了,破封成宗不久,李斯还无法完全控制住外溢的劲力。

    虽然拜倒在地,以头触地,可他依然感觉到,有数十道气息紧紧的锁定了他,其中一道气息,距离极近,居然丝毫不弱于他。

    李斯心中一惊,先生身边还有位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