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六十五章 匪首冯墨语

    “好,过去看看。”雷诺有点小兴奋,这里有一棵麻树,秋天正是挂果的时候,财富已经记录下数量,上面有三百六十六枚麻果。

    “就是这棵树,看到上面的果子了吗?派人上去摘,一颗都不要留,动作轻点,别捏坏了。”雷诺说道,贵人的好处就是只要动动嘴,自然有人干活。

    三百多颗果子,一会儿功夫就摘光了,小心的放在藤箱中,一枚枚摆好,中间用藤条分隔。

    一路西行,第三天傍晚扎营,雷诺带着虎牙、罗艺、李言,以及一队羽林,离开营地,西行五里,眼前出现了一道山沟。

    “就是这里,派人两头堵好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车马芝,都知道是什么东西吧。”雷诺说道。

    这次出行,他没带虎王和虎妹儿,那两位的工作实在太忙了,一天都没闲着,不停的炼制参丹,不仅将雷诺欠下的债还完了,还积攒了一堆参丹。雷诺就想不明白了,有保命丹,炼那么多参丹干吗?劝都劝不住,非炼不可,只好随他们去吧,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先生,这里有车马芝?”罗艺和李言眼睛亮了,还是虎牙大气,很淡定的扫了一眼山沟。

    跟在先生身边,什么没见过,一株车马芝罢了,虎牙大爷还看不上呢,成堆的七叶红参见过吗?虎牙大爷想啃就啃,现在都不爱吃了。

    虎牙是真出息了,在雷诺无限度的供给下,他居然第一个突破三品,生出内劲,比虎王和虎妹儿还早了一步,进入四品,如今身体强度已经达到四十六,这修行速度,和坐火箭似的。

    和他比起来,雷诺真的好惭愧,修习的是传自大雪山悬空寺的转轮往生咒,用的都是八叶、九叶的红参,结果

    算了,不说了,一提这事儿,全是眼泪,雷诺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身体强度提升的就是慢,你说怎么办?

    他终于体会到上学时,那些同学们的苦恼了,没日没夜的辛苦学习,一到考试就考糊,再看看象雷诺这样的小学霸,没怎么学啊,成绩就名列前茅。

    不得不说,天赋这东西,相当的神奇,非常不讲理。

    一声尖锐的哨响,雷诺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众人已经取弓搭箭,稍远处的几队羽林,没有去支援同伴,而是向雷诺身边赶来,将他团团围住。

    片刻间,放出去的几队羽林都回来了,更远处的斥候也在向回赶,远处尘土飞扬,数百骑兵成攻击阵型,向这里杀来。

    雷诺这才发现,刚才他走神儿了,连财神发出的警告都没注意。还好这支骑兵的人数不多,罗艺和李言都不是很在意。

    在这片区域,无非就是三方人马,最强的定西荒漠军团,被打散的四十八国蛮族,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沙盗。

    “四百三十骑,是沙盗,有点意思,领头的居然是个女的?”通过财神,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来犯之敌,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黑纱罩面的女子,雷诺很不地道的使用财神的透视模块,发现这女子不仅年轻,还挺漂亮的。

    在西南地区,雷诺见过的女子不少,虎妹儿长的很一般,身材丰满。九公主戴着面纱,雷诺觉得保持点神秘感挺好的,就没有偷看。司武、司籍还不错,也只能算是长的比较周正,谈不上是大美女。

    和这些女子比起来,这位沙盗女首领,漂亮、火辣、狂野

    沙盗以冲击阵型杀向这里,两里之外,左右分开,居然想包围羽林军,这实在太好笑了,沙盗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想当初罗艺护送赐婚车队的时候,一千对五千,还要保护车队,都能把五千沙盗杀的没脾气,眼前不过四百沙盗,他们凭什么啊。

    所以,谁都没动,静静的看着沙盗的表演。

    沙盗的表演很精彩,队伍分开,向前冲了不到五百米,距离近了,也看清了对面的队伍,那女匪首看出不对了,手中的大戟一挥,两侧分出的队伍又向中央聚集。

    这一分一合间,居然令行禁止,如行云流水一般。看得罗艺、李言大声喝彩:“漂亮。”

    “干的好。”

    这分合之间,那是相当有门道的,无论是羽林军,还是重骑兵,都可以作到,甚至可以作的更好,可对面的是沙盗啊。

    沙盗是什么,就是在原本生活的地方,生存不下去了,或是偷窥、杀人、强奸,又或者是得罪了贵人。

    总之,都是些亡命之徒,这种人聚在一起,能让他们和平共处就已经不简单了,想要作到这种程度,难度比训练一支重骑兵还要高。

    三百米,沙盗骑兵开始减速,羽林军弓上弦,举弓瞄准,对付这些身上没多少甲的沙盗,大楚的弓弩杀伤力还是相当惊人的。

    两百米,马速更慢,冲击队伍也开始变化,明显不准招惹这支凶悍的羽林军。

    一百米,驻马整队,冲击变成防御,那女匪首还是相当谨慎的,在西南地区,最不能招惹的就是军队。

    过了片刻,那女匪首单人独骑向前五十米,看着对面的羽林军。这支军队身上的铠甲服饰,似乎不是荒漠军团的。

    罗艺就想打马上前,雷诺一伸手,拦住他,打马上前。

    怎么可能让先生涉险?虎牙、罗艺、李言紧随其后,护着雷诺迎向女匪首,女匪首身后的沙盗明显有些骚动,那女匪首手中的大戟摇动几下,后面的沙盗安静下来。

    有点意思,这女匪首的威信不低啊。

    “小妞,报上名来。”雷诺心情不错,西南大胜,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儿了,最妙的是不用整天盯着熔炉,想啥就干啥,这是自由的味道啊。

    他是在接到大胜的战报之后,马上就带人出城了,怎么胜的,胜到什么程度,这些雷诺都不关心。

    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冶金、制造等工艺之后,雷诺对这个时代的战争,就敬而远之。他是个连鸡都没杀过的学生,科技越落后的时代,战争就越野蛮,雷诺不晕血,可真的不想看到战场上的惨烈。

    舒舒服服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多好,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小女子黑凤,请问是哪位将军的队伍?”女子声如黄鹂,悦耳动听,这样的小姑娘,当沙盗可惜了。

    “黑凤是匪号吧,原名叫什么?”雷诺继续问道,至于小姑娘的反问,他直接无视了,他已经习惯大楚的礼仪,不同的阶级,生活是完全不同的,自己现在是贵人,不需要回答沙盗的问题,她就不该问。

    黑凤面色有些复杂:“叫小女子黑凤即可。”

    这是不愿意提原来的名字,这很正常,正常人谁愿意来西南荒漠当沙盗,别说是女子,连男人也不愿意啊。

    “我就想知道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雷诺说着。

    罗艺和李言听着好笑,先生这是要把天聊死啊,沙盗原本就不是好人,好人也不会到这里来当沙盗,还是匪首。

    黑凤纠结啊,这次离的更近了,她终于认出是羽林军,就是有点想不通,在西南,怎么可能有羽林军?

    咬咬嘴唇,一狠心,都已经混成沙匪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这里的军人,与大楚朝中的文官不同。

    “我叫冯墨语。”

    “名字不错。”雷诺顺口说道,好不好的也就是个名字呗,谁在意呢。

    “姓冯?冯道远可识得?”罗艺问道,他是羽林军中郎将,又有一个左将军的父亲,从小在圣京洛城长大,对朝中文武相当熟悉,这冯姓在朝中并不多,只有两位,最有名的,就是当年贪墨案的首犯,户部左侍郎冯道远,一听姓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其实大楚朝上下,都知道冯道远是冤的,是被人推出来的倒霉鬼,正是这个原因,他的名字才会被人记住。

    “正是家父。”冯墨语没想到,已经事隔十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父亲。原本她是可以否认的,可她不想,已经这样了,再差又能如何?不过一死而已。

    “哦。”罗艺应了一声,没了下文,这不关他的事儿,何况大家都知道,冯道远是冤死的。

    不是罗艺缺乏正义感,这世道就是如此,有心人在背后推动,陛下坐在那个位置上时间不短了,依然无法完全掌控,冤死的朝臣多了,凭他一个中郎将,有什么资格伸手,换成他爹都不行。

    他选择无视,当年冯道远出事儿的时候,他父亲罗海就是无视,如今见到名义上的罪臣之女,罗艺也选择无视。

    “冯道远是什么来历?”雷诺问道,不是他好奇心太盛,而是想要尽快融入大楚,那就必须多方打探消息,把无知变成常识。

    “原户部侍郎,因贪墨之罪入刑,斩首。”罗艺轻声说道,五十米外的人是听不到的,近前几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罗艺也不怕李言多事儿,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捅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雷诺看出来了,有问题:“可是冤的?”

    “嗯。”罗艺应了一声,也不说是或者不是,这种事情,总不好说的太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