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二十六章 养心阁

    大楚洛城皇宫养心阁

    宽大的玉案上,铺着明黄色锦缎,左侧摞着厚厚的奏折,右侧比左侧的要少得多,上面皆有朱笔批示。

    玉案之后,坐着的正是掌握大楚八州七十二府,亿万生民的最高主宰,大楚当今皇帝,楚宣帝正。

    楚正帝已年近六旬,身体尚好,只是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到极度的疲惫。每日里需要处理五个时辰奏折,对于一位六旬老人,颇为不易。

    顺手拿起左侧最上面的奏折,看着上面粘着一羽雁翎,眉头微皱。这雁翎飞迅,代表这奏折是来自边疆。最近似乎未有战事儿,这奏折来自何处?

    东北、北方、西北,还是南方,又或者是水疆不净?

    大楚百年承平,那是对普通生民而言,作为守护若大疆土的帝王来说,战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区别只在大小。东北的黑水部、罗杀国,北方的黄金部,西北的沙伯人,西南的高原四十八国,南方的土司部

    这还没算两只水军,面对那些抱着强烈敌意的诸多势力。大楚如今还够强大,因此这些敌人都潜伏于暗处,偷偷的打量着大楚这个庞然大物,只要稍稍露出一丝疲态,它们就会象恶狼一般,群起而攻之,想从大楚身上咬下一块肥肉。

    “疑?是弘礼的飞雁传书?”看上面的抬头,楚正帝心生不安,验过火漆封印,取金刀破封,抽出里面的奏折。

    一目十行,将没用的问候语略过,只看正文,楚正帝的脸色如风云变幻,怒容渐起。

    可怜的九公主,她已经如此艰难,居然还有人打她的主意,那些混蛋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坐在下首位的内阁大学士魏严闻音抬头,看着楚正帝脸上的怒容猜测,这是又有哪位文臣惹陛下发怒了?

    “拿去,你们都看看。”楚正帝怒斥一声,自有小太监双手捧着奏折,送到魏严面前。

    听到楚正帝的话,另外三位辅政大臣从各自的桌案后绕了过来,轮流观看弘礼的奏折。

    等四人传阅完毕,楚正手指敲击着玉案:“看完了,那就说说吧,宜荷生而不易,活之艰难,是联最疼爱的公主,他们怎么敢?”

    楚正帝口中的宜荷,正是九公主楚佳宜的封号。自幼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诗书礼仪无所不晓,有皇室第一才女之称。因其幼而丧母,乖巧懂事,的确是楚正帝的心头肉。

    可惜,此女命理不佳,生而丧其母,嫁而丧其夫,三赐三寡,朝堂内外,皆云此女为孤星,命硬克亲,视为不祥之人。

    魏严轻咳一声:“陛下,此事当严查,其背后之人,居心叵测,定有不臣之心。”

    好吧,全是废话,敢聚沙盗攻击羽林,预劫大楚公主,这本就是死罪。

    “陛下,应传旨定西,令有力一部,入荒漠捉拿不臣。”说话的老者已经年近七旬,却满面红光,孔武有力,这身体状态比不足六旬的楚正帝好多了。

    这位正是军机辅政大臣,原羽林军大将军杜剑。楚正帝信武不信文,对文臣的观感一直很差。选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中,也是两文两武。

    “陛下,应传内诏,令密谍司加派人手,查证源头。”开口之人年纪更大,又是一位军机辅政大臣宁文广。

    “陛下,应防西南生事儿。”最后一位开口的是内阁大学士色清河,也是四位辅政大臣中,年纪最小的,刚满三十五岁。上数两百年,也是大楚最年轻的辅政大臣。

    “西南?”别看色清河年纪最小,却最受楚正帝重视,此子思维敏锐,一击而中,总是能抓住重点,再辅以魏严的老道,正是楚正帝治理亿万生民,万里江山的左膀右臂。

    至于两位军机阁辅政大臣,其实作用不大,只是楚正帝不喜文臣专权,因此无论什么时候,辅政大臣都要有一半是出自军机阁的大将军。

    色清河理顺思路,开口说道:“陛下,无论这背后之人是谁,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单单是劫掠九公主,显然是没有太大作用的。以臣之见,必要双管齐下,甚至是三方、四动才行,西南无州无府,除定西军团之外,楚民不过五百万,边市行商数万。有定西大将军在,断然是翻不起浪的,那么就只有高原四十八国了。”

    魏严听完,思了片刻,点头认可,色清河所言极是,除了高原四十八国之外,他想不出还有别的危机。

    “陛下,色学士所言有理,只是这高原四十八国,并非一体,人心不齐。另高原所产虽不丰美,也能自给自足。”说到这儿,他没继续说下去,当今并非昏聩之君,该懂的都懂。

    他想说的意思是,高原那么大的地方,与荒漠面积相当,却有四十八个国家,可想而之,是不合的。再加上产出能自给,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就不会有太大的事儿。

    在大楚君臣眼中,部落小国,若是物产丰富,自会兵精粮足,易起雄心扣边。若是产出不足,就容易袭边草谷,以充口粮。大楚八军九边,西南定军因四十八国可自足,却是最为平静的。

    “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宁文广大声说道。

    有道理,楚正帝深以为然。四十八国是很平静,可就怕朝中有心人啊。四十八国不想起战事,可总有人不想过太平日子。

    “诸卿以为,应传旨定西备战?”楚正帝问道,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轻启战事。大楚的日子并不好过,连年天灾,去年又有大河起舞,国库空虚啊。打仗打的就是钱粮,楚正帝没钱。

    “陛下英明。”色清正躬身说道。

    魏严紧皱眉头:“国库不丰。”

    什么叫不丰,根本就是穷好吧,大臣的薪水都欠了两个月未发了。大军一动,金币如流水般向外淌,如今大楚供不起啊。

    “可令朱重九自行备战。”杜剑说道,他是军中前辈,自然无需在意朱大将军的官职,可直呼其名。

    “看来也只能如此。”楚正帝轻叹一声,原本这等大战,应令户部多备粮草,工部备军械,征民十万,车万乘,将军资送至定军城的,可现在楚正帝拿不出来这些啊。

    好在定西军虽不富,在朱重九三十年经营下,倒也能勉强支应,唯军械粗糙。高原四十八国,倒也不算强敌,只要不是举国来战,应该能勉力支撑。

    现在还无法确认战事的规模,又未接到朱重九的奏折,倒是可以缓缓,等秋税收上来,可解燃眉。

    这事儿就算先这样了,除了传旨备战,也没啥好办法,只能静观其变。

    “陛下,这奏折之中,有一奇人奇事,隐而不显,臣有些不明其意。”原本以为这事儿就算完了,谁想到色清正却要把这话题继续下去。

    “哦?何事不明?”楚正帝问道,作为帝王,他一天要处理的政事如海,永远都处理不完,哪儿会关心不入流的小事儿。

    色清正道:“得百里外商队贵人助,罗将军越牛迁徒之路,阻沙盗数万,扬长而去,公主无忧矣。”

    限于飞雁能带的重量,弘礼的奏折内容并不多,只是将事情的始末,大至写了一遍,语言简练。这些过程,楚正帝和另外三位辅政大臣,都没在意,他们只看事情的本质,谁耐烦看这些。若是细看,一天怕是也处理不了多少政务。

    “有何不妥?”楚正帝揉了揉太阳穴,他已经懒得去想这些细节了。

    “臣有三问,一问商队,何来贵人。二问贵人百里之外,如何知赐婚车队,三问,身处百里之外,又如何相助,且能知牛迁徒的线路、速度、时间,恰到好处的让赐婚车队阻沙盗于牛群之后?”

    这些细节,不想的话,一扫而过,经色清正提醒,众人精神为之一震,是啊,这几个问题怎么解释?

    贵人怎么可能在商队之中,百里之外的事情,又怎么知道,并且能帮助赐婚车队,听着象神话故事。

    众人沉默良久,无人答话,也没人能回答色清正这三问,根本就是无解啊。

    见大家都陷入沉思,楚正帝敲击玉案:“诸卿不必多想,传旨询问即可,还是继续处理政务。”

    “遵旨。”

    随后,房间中君臣五人,继续埋头处理政务,却心中各有猜测。

    荒漠黄金古道

    寒暄过后,杨锋问道:“雷先生,赐婚车队受沙盗攻击,定军城外,大将军嫡子朱赋,入高原四十八国,寻天下奇珍,以为聘礼,却意外受袭,有十二国军械及活口为证,先生以为如何?”

    大楚人说话老费劲了,越是贵人,说话越是这样,反倒不如虎牙说话爽快。雷诺听完还要思考几秒,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朱赋将军如何了?”

    “遇刺而亡。”

    我的个娘啊,这位九公主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啊,这是四赐四寡,还有人能比她更倒霉吗?

    雷诺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位可怜的九公主,这种事儿,就算放在地球上,这位姑娘的日子也要过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