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五章 救或不救

    “我还是叫您雷先生吧,前方战事,雷先生可否细说。”果然不愿意听到雷师这样的称呼,那就用先生之名,据说秘师对这个称呼比较有爱。

    说完,转头对身边人说道:“还不快去准备。”

    田守业身边的人相当得用,片刻间,在地上铺了一大方毛毡,不是用不起更好的,而是毛毡折起来比较省空间。田家虽富,可走商是为了赚钱,不是享受,大车是用来运货的,车上的空间省点是点。

    接着是一盘盘的肉干、干果、还有几壶酒水,有资格上毛毡的人,还得到一块不大的厚实毛绒坐垫。

    让虎家三位意外的是,他们居然也分到一块坐垫。换作平时,也就虎妹儿因为身份,能排到最末,虎王和虎牙是没资格的。田家的人有眼力,知道虎牙和雷诺关系非浅,这会儿不亲近,更待何时。

    喝了一口酒,雷诺差点吐出去,这什么破玩艺,酸了吧唧,只有淡淡的酒味,即不是干红的酸,也没有啤酒的麦味儿,更不用提白酒的酒香了,这东西能喝?

    看到他的反应,原本还有几分不信的人,这会儿也信了。包括余家的余扶南,也觉得雷诺定非常人。要知道,田守业拿出来的可是一等一的好酒,普通人嗅到味道,也会有微醺之感,哪儿会象雷诺那样一脸的嫌弃。

    雷诺从一开始就觉得古怪,在心里捋了好几遍,也没弄明白问题出在哪儿。好在是向好的一面发展,那就不管了,以后慢慢弄清楚就好。

    把酒壶放在一边,这酒他真没法喝,走到毛毡外,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顺手一划,一条弯曲的线条出现。

    拿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放在线条的一边,接着选了块更大的,放在另一边,又选了四块石头,分别放在四个不同的地方,最后抓起一大把石子,放在第二块石头上方一点的位置。

    指着第一块石头说道:“诸位,我们在这里。”

    又指了指第二块石头:“战场在这里,应该有官军千人左右,沙盗四到五千之数,中间的距离是百里。”

    接着继续指着另外四块石头:“如果雷某没推算错的话,这四支是沙盗的援军,加上战场上的四千多,总数应在两万五千之上。”

    已经神棍了,雷诺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先把眼前的事儿办了再说。若是事不关己,他还真没准备多事儿,既然对方有可能不会放过车队,雷诺就不得不想办法了。

    最后指了指石子:“如果没推算错的话儿,这些应该是牛群,很多。”

    雷诺是学霸不假,可他最自豪的从来不是学业,而是能认清自己的位置。本就是初到贵地,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还不如将财神看到的全说出来,让这些本人土著想办法。

    事情没多复杂,车队、战场、四支沙盗援军,再加上牛群,雷诺刚说完,众人心里已经有底了,可这还不够。

    在田守业心中,秘师是贵人,大贵人,而且还是跳出俗世的贵人,他们通常不会管俗世。别说是一支车队,就算两国交战,争国之战,秘师也懒得理会。

    可就是这几万人的小事儿,雷诺这位秘师居然伸手管了,那定然是有原因的。

    “雷先生,您推算的官军,是何种官军?”田守业没弄懂雷诺的心思,在他看来,官军也好,沙盗也罢,和秘师都扯不上关系的,在车队驮帮看来天大的事情,人家秘书可能都懒得听。

    “一千皮甲骑兵,人马皆甲,应该是护送一位贵人,十六挂大车,奢华显贵。”雷诺坐在坐垫上,半闭着眼,咬着牙继续装神棍,他也知道,自己好似装过头了,可田守业等人又没觉得不妥,这真是怪事儿啊,弄不懂。

    “啊!”雷诺话还没说完,田守业惊叫一声,不仅是他,还有几位也面露惊色,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十六乘?皇族!”

    “一千轻甲战骑!”

    田守业和几位老大用目光交流起来,雷诺是外来户自然不懂,可这些大佬们,对大楚的政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九公主!”余扶南轻声说道。

    “罗艺将军!”田涯轻声叹息。

    “定军城赐婚!”居然是虎妹儿的声音。

    这就是土著的强大之处,雷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事情,对这些土著来说,早就知道,还被传的满天下都知道。

    “帮主,你知道?”雷诺看向虎妹儿问道。

    虎妹儿没敢开口,在这支车队之中,猛虎驮帮是最弱小的,当年父亲还在的时候,猛虎驮帮并不差,可现在不行啊,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底气不足,她年纪又小,有个坐位已经是祖上的余荫。

    还是田守业开口说道:“雷先生不问世事,自然不知,我大楚有八大军团,皆庇佑于皇家之下,皇室公主,成年者,必嫁入军门,以保大楚万世。”

    哦这样玩的啊,政治联姻嘛,雷诺懂。

    楚皇玩的不错,把自家闺女都嫁给军方重要人士,这样一来,皇家就和军方是一体的,至少也是实在亲戚。只要能指挥得动军队,江山自然要就稳固,这主意不错。

    脑子一转,脸色又变得难看了。联姻不新鲜,这位九公主应该是被送到定军城联姻的。可居然有人想动九公主,你说这里没点猫腻你信吗?

    有就有呗,这关他雷诺屁事啊,随他们闹去,只要不影响到他就好。

    “田帮主,既然你知道此事,就应该知道其中的风险,车队距离战场只有百里,沙盗敢向九公主的赐婚车队下手,想来诸位已经猜到一些了,我们车队已经处在危险边缘。”雷诺提醒道。

    “啊!”

    “天啊!”

    众人脸色齐变,能把家族企业作的这么大,虽是商户,自然不笨,之前是顺着雷诺的思路去猜测骑兵的身份,雷诺一提醒,他们马上就明白了。

    雷诺说的没错,车队危险了。就算沙盗不是正规军,也懂得放出斥候的,还好在百里之外,还有时间自救。

    “转道回黄沙口?”虎妹儿脸色最难看,老帮主就是死在沙盗手中的,这次走商,已经是虎家最后的机会,若是败了,怕是再难翻身。

    “静观其变?”余扶南可不想原路返回,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现在返回太可惜了,何况还有百里的距离,多派探马,等他们打完了再上路就好。

    “下道,躲兵灾?”田涯又是一种想法,他也不想返程,可在正路上还是不安全,百里之路看似很远,其实也是很近的,这要看你是怎么走。

    车队行进,大车数百,护卫千人,这样行走自然不快。车队走黄金之路,是有定数的,平均每日百里,扎营的位置都是前辈们总结出来的,或水源,或泉眼。

    可换成轻骑快马就不同了,大楚的马不错,若是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就能跑五十里,百里也不过就是两个时辰的事儿。

    若是军中驿马,那就更快了,日行六百里都是普通的,八百里、千里都是有的,不过人家那是有驿站,每隔百里就能换马。

    田守业刚听到消息,自然有些心乱,听到几位管事的话语,清醒过来,脸色一沉:“诸位可是想清了,那是九公主。”

    “九公主!是啊,那是九公主。”余扶南也变了脸色。

    “九公主啊,捐米救灾的九公主。”田守仁也反应过来了。

    “亲身入疫区的九公主”田涯的声音猛的拔高了几分。

    “三赐三寡的九公主”虎妹儿心疼的说道。

    这都什么啊,雷诺听不太懂,从这些人的话语中,他听出来这位九公主似乎很有名,而且为人不错,可三赐三寡是什么鬼?

    “救人,必须救九公主。”余正清声如洪钟,眼珠子有点红。

    “应该救,九公主是好人,也是可怜之人。”田守业可没他们那么冲动,转头看向雷诺。在他心中,雷诺是秘师,这支车队自然要听他的,你连秘师的话都不听,你想上天啊

    哦对了,好象这位秘师就能上天!

    雷诺品出点味道了,田守业明显是这支车队的灵魂人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似很尊重自己,自己说的那些话儿,换成别人说给他听,雷诺是不会信的,可田守业就是信了。

    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田守业这是在问自己的意见,自己有这么强的气场?反正雷诺是不信的,这里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田守业愿意听自己的意见,总是好事儿,有财神警戒,有田守业支持,躲过这一劫还是挺有把握的。

    如果不救九公主,只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保证车队安全,雷诺是挺有把握的。若是要救人?这道应用题不好解啊。

    罗艺轻骑一千,车队一千五百人,沙盗足有两万七,就算已经被罗艺杀死杀伤上千人,这个数据对比也太大了。

    雷诺知道,战争不完全是数据对比,可是可是还是搞不定啊。

    “雷先生可有办法?”田守业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