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地仙出征

    “那你这次来是为了?”雷诺有点明白了,能对抗地仙的,只有地仙,安王失踪,黑水公爵想占便宜,有罗杀地仙助战,消灭响水军团的可能杏不大,击溃却不成问题。

    想想看,两军交战,自己一方的重要将军,一个个被人家斩首清除,下面的将军群龙无首,而敌方是有备而来,结果还用说吗?

    “雷师,地仙,国之重器,两国开战,对方有地仙,我方的地仙也该出手了。”魏文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若是安王还在,魏文长没必要求雷诺,安王自然会出手,其实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只要知道安王还在,黑水公爵再大的面子,也请不动罗杀地仙的,没有哪位地仙愿意与同阶强者对战。

    “魏将军,你应该去请雨溪,我又不是地仙。”雷诺笑了笑说道,他突然有一个想法,为什么不扫描洛城周边呢,以安王和转轮明王战斗的地方为基点,向四周扫描。

    之前的扫描,以是影像为条件的,若是加上身体数据,会不会更好些。眼睛是可以骗人的,监控设备也会被骗,身体数据却是作不了假的。

    也不知道两位地仙受伤之后,身体数据会不会有变化,若是变化太大,这种方法就不灵了。

    “雷师,明人不说暗话,大家都知道,雨仙听您的。”魏文长说出这话儿的时候,分外的恶心,那可是地仙啊,怎么可能听别人的,就算是秘师也不行啊。

    雷诺连连摇头,这个锅不能背:“魏将军此言差矣,雨溪是自由人,不需要听任何人的话,他想作什么是他的自由。”

    自由人?很新鲜的词儿,以前魏文长没听说过,很是令人向往啊,可人活在世间,又有谁是自由的?

    “好吧,不管雨仙是什么人,还请雷诺说服雨仙。”魏文长没有长篇大论解释请雨溪出手的原因,对方可是秘师啊,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些,其中的利害关系,比自己看的都清楚。

    “我只负责转达,成与不成,不是雷某能控制的。”雷诺原本是想拒绝的,这不是让人去送死吗?在雷诺看来,两虎相争,不是必有一伤,而是两者皆伤,甚至可能同归于尽。

    这已经是第八天了,安王和转轮明王都没有出现,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可一想到两位地仙打架

    热水沸腾啊,雷诺不是好战份子,看热闹可以,看地仙打架,还是通过财神的镜头看比较稳妥,距离近了会死人的。

    可是地仙打架啊,会产生散逸能量,是可以被财神新能源模块吸收的,之后可以压缩成能量球,就算漏气漏的比较厉害,那也比自己修行强太多了。

    地仙打架,一次能收集四个单元的能量,不少了,就算三个单元,雷诺也乐意啊。之前他就愁能量来源的问题,你说安王、转轮明王两位,那么大的名气,怎么就打了一下下就完活了,你们倒是多打几架啊。

    打的多了,没准自己就成宗师了,若是天天打,说不定一两年后,自己也能成为地仙。

    虽说按漏气的程度来看,这种可能杏比较小,人总得有点理想是吧。只要成为地仙,就不用总是小心翼翼,担心被谁坑死。

    纠结啊,雷诺觉得,雨溪和他不熟,而且自己帮过他大忙,虽说不是有心的,可毕竟是事实,所以呢,请雨溪和罗杀地仙打一架,也是合理的吧。

    问题是,地仙打架的后果比较严重,不说雨溪是否愿意,就算同意,雷诺又觉得自己反过来欠雨溪人情了,地仙的人情,可不那么容易还。

    何况,这些都是雷诺自己琢磨的,雨溪会听他的吗?

    太扯蛋了,雨溪就算人傻好骗,君婷可是鸡贼着呢,她肯定不会同意,所以这事儿成不了。

    “多谢雷师相助,我们这就去请雨仙吧。”魏文长说道。

    “现在?”雷诺觉得自己没准备好,让人去玩命这种事情,不好开口啊,总要让雷哥缓几天,通过李斯旁敲侧击几回,等对方明白了,看看他的意思,再决定是否开口比较好。

    雷诺记得,上学时旁听人际关系学,好象就有类似的案例,直接去谈,容易谈崩的。

    “自然,军情如火,就算雨仙马上动身,动用黑毛飞翼,赶到前线,也需要半月时间,甚至可能更久,等不得啊。”魏文长说道。

    传递信息,可以使用更快的飞鸟,种类很多,数量也不少,能够驮人的飞翼,整个大楚也没多少啊。

    黑毛的名字不好听,长相丑陋,可这种飞翼是三翼之中,最能吃苦的,飞行速度稍慢,却能持续飞行。

    就算动用黑毛,也要半个月呢,半个月的时间,鬼才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变化,魏文长有些担心程亮,若是罗杀地仙出手,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响水军团大将军程亮。

    “好吧,那我们去试试?”

    雨溪的习惯并未改变,在君婷分到的小院里住下,一步都没有迈出去过,连驱赶那些恼人的宗师,都不需要现身,坐在小院里就能办到。

    若说差别,还是有的,首先是成亲了,与雷诺想的不同,晚上的爆炸声,并未影响到雨溪和君婷,在探查结束后,回到院中,淡定的继续未完成的造人大业。

    其次,这小院里,没有葡萄架,门前也没有两棵比他年纪还大的树,这让他稍稍有点遗憾,毕竟雨溪是准备在这里长住的。

    雨溪觉得亏欠君婷,而君婷则急着为雨家传宗接代,如今雨家,就只剩下雨大哥一个人了,这可不行,自己先生下长子,接着还要为雨大哥纳几房妾侍,等生下孩子,都养在自己膝下,总要有十个八个的男孩子,君婷才会放心,全靠自己一个人,可生不过。

    至于身为女宗师,怀孕生产的时候,是一生中最虚弱危险的时候,君婷是不会考虑的,有雨大哥在身边,需要担心这些吗?

    “雷师!”看到雷诺和魏文长走进小院,君婷惊讶的问好,她已经看出来了,雷师很宅,极少走出内院。

    她和魏文长很熟,倒是不用特意打招呼,而且最近几天,君婷象防贼似的防宗师,这些上门来的宗师,都想占雷师的便宜,雨大哥说了,雷师的麻烦是因他而起的,自然要由他来结束。

    魏文长,不仅是羽林大将军,也是大楚最顶尖的宗师。

    “雨溪在吧。”雷诺抬腿迈进小院,扫了一眼,收拾的挺不错的,有种幽静的感觉。

    “雷师安。”雨溪不知何时,站到雷诺身后,这都什么毛病,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而且通常不会站在你面前,而是在你身边或者身后

    这让雷诺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据说猛兽都喜欢隐瞒在暗处,眼睛盯着你的脖子瞧,随时准备给你来上一口。

    “不用客气,我喜欢有话直说。魏将军送来战报,北方辽东,罗杀国黑水公爵请了罗杀地仙,想要对响水军团下手。你也知道,安王未归,如今大楚就只有你是地仙。”雷诺说道,锅还是要扣到魏文长的脑袋上,雷诺说什么都不愿意背。

    果然,雷诺话未说完,君婷就怒视魏文长,你个该死的东西,不知道老娘是新婚吗?

    出乎意料,君婷除了瞪了魏文长一眼,看不出有多愤怒,而雨溪更是忧郁男的本质,一脸的平静,谁也别想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没有犹豫,雨溪点头说道:“安王未归,雨溪的确该出面,只是此去辽东,山高水长,还需魏将军安排飞翼。”

    地仙是能飞的,短时间内,可以飞的比大多数鸟儿快,却不持久,时间长了,是没办法和飞翼相比的。两万多里地,疯狂赶路,能把地仙累死了。

    “没问题,可以从密谍司调用黑毛飞翼,轮换骑乘,十数日就能到达辽东。”魏文长拍着胸脯说道,如今密谍司内也是一片混乱,原本密谍司只听从老楚王的命令,如今要另寻靠山了。

    就算新王登基,他们这些老人也要考虑一下未来,毕竟君王的疑心病是没得治的,喜欢用自己信任的人和,老王留下来的密谍司肯定会受到清洗,还不如在此之前,找个靠谱的靠山,至少能保命。

    魏文长是密谍司选中的最佳人选,楚王心腹,手握军权,不管谁上位,都离不开他的支持。

    这就完了?雷诺感觉太奇怪了,雨溪不怕死?君婷也没太多的反应,你说这正常吗?

    “雨溪,此去辽东,要面对的是罗杀地仙,一切小心。”雷诺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在他看来,不说是必死之局,必伤甚至是重伤,那是肯定的。

    雨溪笑了,君婷眼中带着感激之銫,雷师这是不懂啊,可心却是好的。

    “雷师不必担心,鬼基见到雨大哥,自会收敛。”君婷笑着解释道。

    鬼基,应该是罗杀地仙的名字,这什么破名字?

    哦

    雷诺突然反应过来了,自己想错了啊,雨溪去辽宁,是没有危险的,难怪答应的这么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