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一章 梦里嫁给一个鬼

    昏沉沉的天空,气氛极其压抑。周围都是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不是,好像是古代的某种服饰。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泛着怪异的笑容,我想要仔细看清楚,他们脸上却又像是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雾,让我看不清也摸不着。

    他们像是在说笑着,眼前的路渐渐开阔起来。我徐徐望去,看见的是气势磅礴的建筑,一根笔直巨大的柱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金龙,张牙舞爪地像是要挣脱束缚腾翔于天。

    眼前呈现出白玉的石阶,我抬头向上缓缓望去,大约有是有百来阶,最后的视线定格在了宫殿上的一人身上。

    他站在高处俯视着,我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能看清他身上的红袍艳丽血红。

    我这是在哪里?我停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我身上穿的也是红袍,脚下踩的红鞋,而且身上的衣服明显也是古代的式样。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他们都不像是现代人,甚至不像是活人。

    这是怎么回事?我脑袋还没转过弯来,就听见旁边的女子轻轻地催促道:“夫人,您怎么不走了,公子还在等着您呢。”

    夫人?公子?我身上的红袍,还有他身上的红袍,难道我在跟他举行婚礼?我才多大啊就结婚,况且这个人我都没见过。

    我想转身离开,却被女子一把拽住,她的手像铁钳一般紧紧抓住我,而且没有半点温度。

    “夫人要到哪里去?”她对我说出这句话,可我明明没有看见她张嘴,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周围所有人都朝我望了过来,他们全都脸銫惨白,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气氛异常的诡异。

    一股寒气从我的脚下升起,这个女子离我不过几公分,我却没有看到她的胸腔有起伏,这分明就不是人。

    想到这里我越是害怕,想要逃离却发现根本就挪不动脚,反而身体不受控制往前面的台阶迈去。

    我拼命想停下脚步,可身体里像是有另外一个人控制着,我身体僵硬地一步一步踏在石阶上,慢慢的离宫殿上的人越来越近。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离他几乎只有厘米之隔时脚步停了下来,我也看清了眼前的人。

    是一个俊俏的男子,一双桃花眼半眯着,薄薄的唇有些泛白,脸上是说不出的冷漠。

    他跟周围的东西不一样的是,我能看清楚他的面貌,而且他身上没有那种怪异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是人是鬼,但不管是什么,要是惹到了都没有什么好事,所以我还是先跑为妙。

    刚才走了那么多台阶,我脚又酸又麻。我试着活动了一下关节,没想到能动了!

    既然能动了,管你美男女鬼,通通拜拜了!

    我一转身就开始跑下台阶,怕周围的东西会来阻拦我,几乎是豁出命来,终于跑完了台阶。

    我看了一下后面,幸好没有人追上来。

    尽管累得气喘吁吁,但我还是要继续走,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怎么出去?只能漫无目的地到处摸索。

    天空中升起一轮满月,月亮挂在天上发着柔和的光线。

    突然月亮像是被什么遮住了一样,光线也越来越暗,几乎都快看不见路了。

    而且这个皇宫也太大了吧,我走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看到围墙,这得走到什么时候啊。

    管他呢,先休息休息。

    我走到一颗树下,靠着树干席地而坐。环顾着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我从跑出来到现在没有淤见到一个人,哪怕是鬼都没有见到影。难道这是一座空城?

    一阵冷风吹过来,吹得我心慌。眼看着最后一丝亮光也消失了,整个皇宫陷入了一片黑暗。

    对了,我的玉佩。我摸了摸脖子,还好,玉佩还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我竟然在树下睡了一个晚上。

    我摸了摸玉佩,心里稍稍踏实了些,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去。

    我挣扎着起身,脚却发麻了,还没站稳就往旁边倒去。以为会摔得很惨,却落入了一个怀抱中。

    “夫人这是要去哪里?”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又是夫人?难不成是果然我转过头就看见一双冰冷的桃花眼,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连忙从他怀里挣脱,虽然说他长得帅,但谁知道是不是鬼,我浑身紧张,满眼戒备地看着他。

    他还是穿得昨天的红袍,依旧是一脸冷漠,见我往后退了几步,竟然又往我靠了过来。

    “你别过来!”我大声喊了出来,他竟然真的停了下来,脸上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冷笑。

    “夫人,我们该洞房了。”他继续一步一步逼近我。

    我魂都吓掉了,马上掉头就跑,也不知道方向,就一头乱跑,却突然撞到什么东西上。

    我一抬头就看见熟悉的桃花眼,他是怎么过来的,我转过头往后跑。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到了我身后,不管我往那边去,他都会马上拦在我面前。

    我几乎可以肯定了,他不是人。

    “你要干嘛?”我鼓起所有的勇气看着他的眼睛问出这句话。

    他把手背在身后,围着我慢慢踱步,在绕到我身后时,突然打腰横抱起我,不知道往哪里走去。

    我一时间吓懵了,这个鬼要带我去哪里,不会真的要洞房吧!我可不要和鬼结婚,妈呀!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在他怀里胡乱挣扎着,可他的力气也太大了,我根本挣不脱。

    对啊,他可是鬼我哪是他的对手。不行不行,不能硬来,我想想该怎么办?

    我渐渐安分下来,他见我没在挣扎,手里的力气也小了许多,只是嘴角的邪笑依然挂着,看得我心惊胆战。

    只有这么做了,我纠结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我的手轻轻勾上了他的脖子,眼神迷离地看着他。

    他明显身体一僵,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有反应就说明有希望,我勾着他的脖子,头也往他脸上凑去。他没有躲开,只是任由我。

    我的脸几乎快要贴在他的脸上了,他还是没有反应。

    对,就是现在!我一把扯掉我脖子上的玉佩,往他额头上拍去。

    他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玉佩在他的额头上嵌住,几乎是镶进肉里面了,浓浓的黑血从中涌出。

    他受了伤放开了我,我连忙跳到一旁去,看着他浑身冒烟,面目狰狞着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般。

    看着他异常痛苦,我心里竟然有些于心不忍,我慢慢地试着靠近他,他没有攻击我。

    他的眼睛里都发着血光,我明明非常害怕,可还是控制不住地揭开了附在他额头的玉佩,他马上安静下来。

    黑血流遍了全脸,原本苍白是皮肤现在变得有些发青,眼里的怨气像是一把刀刺向了我。

    我咽了咽口水,不可抑制地向后退。我不知道眼前这个被我激怒的鬼会做出什么来,我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杀气,所以我刚刚为什么要救他,我是不是有病啊!

    还在心里懊恼着,一团黑影就飘到了我面前。我睁眼一看,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哪里还有什么俊美少年,眼前只有一个腐烂的黑脸,眼珠子粘在烂肉上,嘴巴那里只有一片白骨,还往外冒着黑血。离我只有毫厘,我能闻到了腐烂的臭味,还有吗密密麻麻的白蛆在肉里面蠕动着。

    我的妈呀,也太恶心了!我胃里一阵翻滚,还没有吐出来就被他扑倒在地。

    他掐着我的脖子,我话都说不出快要断气了。

    我手里有东西,对,是玉佩。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不管了,死马当成活马医。

    我把玉佩再一次按在了他额头上,接着他一声惨叫,颈上的力度消失,我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