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九,入学!

    第二天一早,闹钟叫醒了陈泥,他洗了澡,出了房门,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胡乱吃了早餐,赶紧让小林送他去学校。

    浣碧别墅离大运高中并不远,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到学校的时候才发现,来得太早了点,校门都还没开。

    陈泥让小林回去,并吩咐他晚上不用来接,他自己走回去。他在门外等了近半个小时,才有保安过来开校门。

    陈泥问了让保安带他到校长室,校长还没有过来,他又是一个人在外面等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个戴着金边眼镜、圆滚滚的秃顶男子小跑着过来了,对陈泥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塞车!你是陈泥吧?”

    陈泥恭敬地一鞠躬。“您是丁校长?”

    “是我。是我。”丁校长似乎比陈泥还要卑躬屈膝,开了门,让进陈泥,请他坐下,还泡了一壶好茶。

    “你的情况苏董跟我说过了,听说你的基础不是特别好?”丁校长颇有些小心地问。

    “我没有上过学。”陈泥老老实实地说。

    “啊?这样啊”丁校长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竟然还有没上过学的孩子,随即作出理解万岁的样子,“要不这样吧,按你的年龄呢,是应该上高三了,可以插到其中的一个班,但是你的基础确实比较薄弱,一般的上课内容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提升作用,只能帮你加强做一个学生的感觉。我另外再帮你安排一个语文老师,在课外辅导你,着重培养你的读写能力。行不行?”

    陈泥自然是万分感谢,对校长又是一鞠躬,把这个胖子受宠若惊得连椅子都不敢坐了,赶紧扶着陈泥。

    “你是校董贵宾,不用这样生分!”丁校长说,“我们高三有十三个班级,你看你进哪个班级比较合适呢?”

    “您定!我听您的!”陈泥说。进哪个班对他来说真没有什么区别。

    “那就进一班吧!重点班,氛围好!”丁校长谄媚地说。

    “好的!”

    大运中学是大汉国重点高中,是苏弘毅一手创办的,苏家两代人都是在这里读过书。所谓的丁校长是苏开炳的一个表兄,随手提拔上来的,说换就可以换的。昨天苏开炳可是对这个大表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陈泥当祖宗一样供着,千万不能得罪了他。

    丁校长随后领着陈泥到了教师办公室,找到了一班的班主任宋继伟,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宋继伟连连头点,口中说“我懂我懂我安排”。把陈泥交给了宋继伟,丁校长才放心地离开了。

    宋继伟对陈泥说:“你叫陈泥是吧?我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宋继伟,以后就是你的班主任了,你跟我来吧!”

    陈泥跟着宋继伟来到高三一班,这时已经开始上课了,一位娴雅的知杏美女老师正在上课。宋继伟敲了敲门,径自进来了。

    “许老师,打扰一下,这里有个学生,要插到我们班级来。”

    许老师眉头一皱,将课本往讲台上一扔,抱着胸不说话,显然对宋继伟贸贸然领一个插班生进来很有意见。

    所谓的插班生,多数都是托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安排进来的,而且学习成绩普遍比较差,品格也不好,将班级的风气都带坏了。

    但是这些事情不是她一个普通教师能够左右的,只能听之任之了。

    “自我介绍一下吧!”宋继伟笑眯眯地对陈泥说。

    陈泥向大家深深一鞠躬。“大家好,我叫陈泥。”

    今天陈泥的打扮依旧是布衫布鞋,虽然不是乡下的那套,而是在城里铺子里买的,依旧是土里土气的。他的名字更是奇怪,哪有叫“泥”的!同学们都是一阵哄笑。

    宋继伟说:“你挑个位子坐吧,随意挑!”

    一旁许老师的脸銫更黑了。可以随意挑座位,说明这个学生的来头不小,说不定又是一个刺儿头,班级又不得安生了。

    “这里!大骗子,坐这里来!”一个高挑靓丽的女生使劲地向陈泥招手,示意他过去。陈泥都不用看就知道她是谁。除了苏选真,“大骗子”三个字还能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吗?

    同学们纷纷疑惑地看着陈泥,难道这个乡巴佬竟是和苏家小姐认识?是乡下的穷亲戚吗?

    陈泥自然不会过去和她一起坐,他说:“我个子高,就坐最后一排吧,不影响别人上课。”

    最后一排正好有个空座,陈泥就过去坐下,跟同桌善意地一笑。同桌是个精瘦的黑皮,也冲陈泥友好地一笑,说了句:“你可真会挑位子”

    安排妥当,宋继伟一抬手。“许老师,你继续上课!”

    许恩雅气呼呼地拿起桌上的课本,继续讲解,眼光有意无意地扫过陈泥,带着一丝不满。

    这样的课堂,对于从未上过学的陈泥来说,如坐针毡,既听不懂,又不自在。一会儿背痒,一会儿屁股酸。幸亏他心境修为已是八风不动,要不然真坐不住。

    “词人的最后这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大有深意。哪位同学愿意解析一下?”许恩雅目光扫过全班同学,最终落到了陈泥身上。

    “新来的陈泥同学,不如你来说说!”

    “我?!”没想到老师居然会点他的名,陈泥满脸通红,心跳得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站起来!”同桌黑皮悄声地提醒他。陈泥赶紧站了起来,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也无风雨也无晴词人想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意思呢?”许恩雅问道。

    陈泥吭哧吭哧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说:“那个人想说是阴天。”

    “哈哈哈哈!”整个高三一班爆发出巨大的笑声,所有人都笑得东倒西歪,不能自已。

    “人才!绝对的人才!终于有比我牛逼的存在了!”后排一个健硕的学生哈哈笑着说。

    就连许老师也几乎忍不住了,憋笑憋得身体直抖,傲人的双峰跟着迷人地摇晃着。

    “活宝!”许恩雅心中瞬间对陈泥下了结论,随后她又问道,“你是传文生还是传武生?”

    如果是传武生,那么成绩差点也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们的文科成绩只作为最后的参考分。

    陈泥抓抓头,喃喃地问:“传文是什么?传武又是什么?”

    这一次教室里的笑声几乎把玻璃都给震碎了!

    这小子连传文生、传武生都不知道,来上什么学呀!

    “你坐下!”

    许恩雅已经没有心思笑了。成绩差点可以理解,可是连最基本的分科都不知道,那就是脑袋有问题了。这种人也能够被塞进一班,实在是其他上进同学的不幸。

    这节课余下的时间里,每一分钟对陈泥来说都是煎熬,他几乎都没有淤抬起头来,害怕看到许老师美丽但又冷酷鄙视的眼神。

    好不容易下了课,许老师一走,同学们都朝陈泥围了过来。班里来了位新同学,那是新鲜事,而且还特幽默!

    “喂,陈泥!听你口音不是大运城的呀,你是哪里的?”同桌问道。

    “龙口湾白鹿镇的。小地方。”陈泥呵呵一笑。

    “我叫艾森,”同桌黑皮说,“刚才苏选真叫你过去坐她那儿,你们认识啊?”

    陈泥唔了一声。“亲戚,有点远。”

    他不想让别人太关注他的身份以及他跟苏家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就你这样的学生也能进我们一班,咱们学校只要能够跟苏家搭上一点边的,校长都会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旁边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同学,有些愤愤不平地说。

    “哎,你不会真的连传文生、传武生都不知道吧?是不是看许老师漂亮,故意逗她的吧?”一个身材特别挺拔健壮的男生在陈泥胸口捶了一拳,笑着问道。

    陈泥苦笑着说:“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传文传武?”

    那个男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如同看到了山里野人一般。“原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传文就是传统文化科,传武就是传统武学课。学传文的就是考各类文化大学,学传武的就是考各个武学宗派。这些宗派也和大学一样,是分等级的,正宗、羽翼、旁流。第一等正宗,只有四家,汉武学院、天青峰、蓬莱阁、桃花岛;第二等羽翼,那就多了,比方说万剑宗、大旗门、青城派等等,第三等旁流,更是有上百家。我田宇就是学传武的,目标就是羽翼宗派嵩山派!”

    “田宇你得了吧!就你那实力,也就是旁流宗派的命!还想入羽翼门派?!”一旁另一位看模样也是传武生的学生嘲笑起他来。一时间,大家都哄笑着互相开撕。

    跟苏选真同桌的一位女生,有着竟不输于她的美貌,她好奇地看了会儿男生们的打闹,又问苏选真道:“选真,你认识那个叫陈泥的男生?”

    “大骗子呀!”苏选真笑了,“认识!他是呃我家远房的亲戚,到这里来借读。”

    “你干嘛叫他大骗子呀?他很会骗人吗?”

    苏选真抿嘴忍住了笑,说:“他真的是个骗子。董俏,你可别看他憨头憨脑的样子,小心被他骗走了你的心!到时候你那市长父亲可就要打上了我们苏家门上来,找我爷爷算账了。”

    董俏哼了一声,说:“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就凭他?文也不行、武看样子也不行,钱估计也没什么钱,别说骗我了,骗张美凤那个丑丫头都骗不到!”-

    教师办公室内,高三一班班主任宋继伟与许恩雅相对而坐,许恩雅满面怒銫地质问道:“给他额外补课?还不可以拒绝?凭什么?!”

    宋继伟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说:“你小声点凭什么,就凭他是苏家推荐过来的人,而且是校董苏开文亲自找丁校长说的。再说了,你给他补课,虽然占用了你的个人时间,但是好处却是很大的!你的职称、你的绩效工资,不全在里面了嘛!”

    听到宋继伟这么说,许恩雅不做声了。谁能和钱过不去呢?况且她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太好,如果能够增加工资,她还是愿意多付出一点的,即使补课的对象是那个看起来一点都不着调的关系户。

    “好吧!我答应你。”许恩雅说,“不过,我要先试教几课看看,如果他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那我宁愿不要涨工资!”

    “好好好!他也是要求上进的孩子,肯定会好好配合、让你满意的!”宋继伟见她答应了,乐得眉开眼笑。一桩心事算是了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