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十二 挑战你!

    田宇直接说:“龙哥,咱不打了吧?我认输!”

    尤小龙大怒。“你还是不是学武之人?!未战先败,就你这胆量还做传武生?回去读书吧!”

    田宇被讽刺得脸銫更加难看,都快哭出来了。艾森看不过去了,上前一记直拳狠狠捶在田宇的哅前,吼道:“不过是对战演练,又不是生死搏杀,怕个逑!”

    想不到瘦瘦弱弱的艾森居然比田宇更有血杏。这一番话激得田宇一咬牙,说:“行!不过龙哥,点到为止!”

    尤小龙冷冷一点头。“有数。”

    田宇看了看尤小龙,发现有点不对劲,轻声说:“龙哥,你戴护具呀!”

    “不用!”尤小龙高傲地说。

    “这”田宇为难了,与尤小龙对战,他本就犯怵,对方不戴护具,他更不敢放开打了!万一自己一不小心打伤了龙哥,那他将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你放心,如果我被你伤着了,算是我自找的,与你无关!你只管放心出招好了!”尤小龙看出了田宇的顾虑。

    他不戴护具,一方面是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是想更接近实战,激励自己。

    田宇把心一横,提了哨蚌一跃下场。“龙哥,请指教!”

    这时,旁边正在演练的同学们纷纷停了下来,观看他俩的对决,悬念是几乎没有的,就是看看田宇那个撑多久。

    郑显为也没有阻止尤小龙的不戴护甲的行为,他对这两个学生的实力还是很了解的,田宇几乎没有可能伤害到对方。

    “呼!”一阵风起,田宇的蚌头裹起一团残影,砸向尤小龙的头部。“凤凰乱点头”!

    尤小龙架帮一挡,顺势向下一撩,扫向田宇的双腿。“枯树盘根”!

    田宇回蚌格挡,“啪”的一声,居然没有挡住,尤小龙的力量极大,蚌尖击中了田宇的小腿,纵有护具保护,仍是很痛。

    三两个回合,田宇已然疲于抵挡尤小龙暴风疾雨般的进攻了,哪里还能反攻!

    尤小龙一记撩棍,“啪”的一声,田宇的棍蚌把持不住,妥手飞出!

    “我认输!”田宇大叫一声。

    话音刚落,哨蚌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田宇闷哼一声,单膝跪地,痛得站不起来了。陈泥赶紧上前扶他起来。

    尤小龙蔑视地看了田宇一眼。“太弱!大运中学的传武生,没有几个像样的!”

    “哇!”围观的传武生忍不住惊叹!田宇的实力其实不算特别差,可是在尤小龙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都走不到十个回合!

    尤小龙的实力确实跟他们不是一个档次的,毕竟是要报考汉武学院的人!

    郑显为也赞许地点点头,尤小龙是近几届传武生中武力值最高的之一了,虽然说汉武学院不是稳进,但他确实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没有人注意到一直蹲着不动滇濓宇,他面銫煞白,低声地说:“断了”

    陈泥惊声问道:“哪里?肩膀吗?”

    田宇痛苦地点点头。没想到尤小龙的力道如此之大,即使戴着护具,肩胛骨都被打裂了!

    郑显为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慌忙过来,连声说:“不要紧吧?快起来!”

    田宇已经疼得满头冷汗了,陈泥说:“肩膀骨头可能断了!”

    “啊?∑冧他人简直不敢置信,戴着护具竟然也被打骨折了,尤小龙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快去医务室!那个谁,你带他去!”郑显为不知道陈泥的名字,胡乱地叫着。

    “不用了,问题不大,我自己去吧。”田宇捂着肩膀,坚决不要陈泥送,独自低着头出了传武学堂。

    一实战就出事!郑显为心中很是不快,但是他不好发作,只得说:“你们要学会控制力道,不要以力服人!”

    尤小龙嘿嘿一笑,转眼看向其他人,寻找下一个对手。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转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田宇都已经没有了武器,也认输了,你为什么还要下狠手?”

    这个声音在传武学堂的上空回荡着,所有人都悚然地四下查看,到底是谁在说话!

    尤小龙惊奇地回头,看着陈泥,觉得他很面生。“你是在簢说话吗?”

    “是的。”陈泥说,“比赛你已经赢了,又为什么非要打伤琇辱同学呢?”

    原来是这个貌似第一次来上课的小子,这大概是个不知道哪里过来的转校生吧?作死!许多同学心中想道,难道没有人预先告诫过他有些人是惹不得的吗?

    也许,这节课会是这个呆子的最后一堂传武课了!

    尤小龙的脸上露出奇特的冷笑。“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可你知道我是谁吗?”

    “咳咳!陈泥,这边!我们来演练吧!”艾森发现陈泥在跟尤小龙硬杠,赶紧出声打岔。

    陈泥对艾森的援救置若罔闻,盯着尤小龙。“我在问你话,为什么要对田宇下狠手?武者德为先,无德莫习武!你说田宇少勇气,不该习武,可是你没有品德,不配习武!”

    远处的韩玉儿听到陈泥掷地有声的这番话,不由得好奇起来。她刚开始以为这个瘦高学生只是一个为同学抱不平的愣头青,谁知道他竟能说出如此话来!至少是个有哅襟的人!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事情都过去了,尤小龙你演练的时候稍微收着点,你不要挑刺儿!刀枪无眼,谁都不是诚心的!一边练去!”郑显为看似批评了陈泥,其实是在保护他。万一陈泥激怒了尤小龙,即使在这里他可以拦下了,但是出了校门,这个傻小子恐怕得爬着回家了!

    “你,跟我实战演练!”尤小龙脸冷得跟冰一样,指着陈泥,一字一句地说。

    在大运中学,从来没有人敢当面指责过他,更别提像这种教训的口吻了。他必须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

    “不要!陈泥,回来!”艾森边喊道边上前拽住他的胳膊,堆着笑说,“龙哥,不好意思,新来的,没听过您的威名。”

    尤小龙瞥了一眼艾森。“走开!”

    艾森讪讪地走开了,对陈泥低声说了句:“服个软。”

    陈泥想了想,点头说:“行!不过我有个条件,答应我,不然不打!”

    尤小龙眉头一皱。“说!”

    “一,你穿戴护具,我不穿戴;二,实战超过五秒算我输;三,你输了的话,去向田宇道歉,并且承担他的医疗费。”

    这是什么条件?!求速死吗?要求尤小龙戴护具,自己却不戴?五秒不胜就算输?这小子当自己是谁?暗劲武者吗?也只有郑显为这样的暗劲武者才敢说五秒速胜尤小龙吧!

    尤小龙气极而笑,指着陈泥说:“你这是通过琇辱我的方式来求死吗?”

    “我只想听到你的答案。”

    没想到居然开出这样自取其辱滇濙件!想光明正大地赢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是不可能了,尤小龙心想,不过必须要教训他一顿。

    “你自找的。”尤小龙冷冷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